做完一件,活佛又拿出些銀子,叫他再做一件,這樣差不多有一年時間了。一天,活佛又拿出了更多的銀子,銀匠終於說,不,活佛,我不能再做了,我要走了,我的老主人要死了,他在等我回去呢。活佛說,那個叫你心神不定的人已經死了。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是想在這里做出一件叫人稱絕的東西,你就回去和那個人一起了斷了。你不要說話,你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但好多藝術家因為自己心靈的驕傲而不能偉大。我看你也是如此,好在那個叫你心神不定的人已經死了。銀匠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叫這個人給看穿了,他問,你怎麼知道土司已經死了,那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活佛笑了,來,我叫你看一看別人不能看見的東西。我說過,你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藝術家。 

在個人修煉的密室里,活佛從神像前請下一碗凈水,唸動經咒,用一支孔雀翎毛一拂,凈水里就出現圖像了。他果然看見一個人手里握上了寶珠,然後,臉叫一塊黃綢蓋上了。他還想仔細看看那人是不是老土司,但碗里陡起水波,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銀匠聽見自己突然在這寂靜的地方發出了聲音,像哭,也像是笑。 

活佛說:“好了,你的心病應該去了。現在,你可以丟心落肚地幹活,把你最好的作品留在我這里了。”活佛又湊近他耳邊說,“記住,我說過你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也許是因為這房間過於密閉而且又過於寂靜的緣故吧,銀匠感到,活佛的聲音震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響。

 

他又在那里做了許多時候,仍做不出來希望中的那種東西。活佛十分失望地叫他開路了。 

面前的大路一條往東,一條向西。銀匠在歧路上徘徊。往東,是土司轄地,自己生命開始的地方,可是自己欠下一條性命的老土司已經死了,少土司是無權要自己性命的。往西,是雪域更深遠的地方,再向西,是更加神聖的佛法所來的克什米爾,一去,這一生恐怕就難以回到這東邊來了。他就在路口坐了三天,沒有看到一個行人。終於等來個人卻是乞丐。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