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果然就像老土司所預言的那樣。 

多年以後,在廣大的雪山柵欄所環繞的地方,到處都在傳說一個前所未有的銀匠的名字。土司已經很老了,他喃喃地說:“那個名字是我起的呀!”而那個人在很遠的地方替一個家族加工族徽,或者替某個活佛打制寶座和法器。土司卻一天天老下去了,而他渾濁的雙眼卻總是望著那條通向西藏的驛道。冬天,那道路是多麼寂寞呀,雪山在紅紅的太陽下閃著寒光。少土司知道,父親是因為不能容忍一個奴隸的驕傲,不給他自由之身,才把他逼上了流浪的道路。現在,他卻要把自己裝扮成一個用非常手段助人成長的人物了。於是,少土司就說:“我們都知道,不是你的話,那個人不會有眼下的成就的。但那個人他不知道,他在記恨你呢,他只叫你不斷聽到他的名字,但不要你看見他的人。他是想把你活活氣死呢!”老土司掙扎著說:“不,不會的,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他的名字是我給起下的。他一定會回來看我的,會回來給我們家做出最精致的銀器的。”“你是非等他回來不可嗎?”“我一定要等他回來。”少土司立即分頭派出許多家奴往所有傳來了銀匠消息的地方出發去尋找銀匠。但是銀匠並不肯奉命回來。人家告訴他老土司要死了,要見他一面。他說,人人都會死的,我也會死,等我做出了我自己滿意的作品,我就會回去了,就是死我也要回去的。他說,我知道我欠了土司一條命的。去的人告訴他,土司還盼著他去造出最好的銀器呢。他說,我欠他們的銀器嗎?我不欠他們的銀器。他們的粗糙食品把我養大。我走的時候,他們可以打死我的,但我背後一槍沒響,土司家養得有不止一個在背後向人開槍的好手。所以,銀匠說,我知道我的聲名遠揚,但我也知道自己這條命是從哪里來的,等我造出了最好的銀器,我就會回去的。這個人揚一揚他的頭,臉上浮現出驕傲的神情。那頭顱下半部寬平,一到雙眼附近就變得狹窄了,擠得一雙眼睛鼓突出來,天生就是一副對人生憤憤不平的樣子。這段時間,達澤正在給一個活佛幹活。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