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米沃什《被禁錮的頭腦》(7)

職業工作凱特曼。一個學者能夠做到嚴格按照黨所指引的方向,做符合某個要求的報告。

懷疑論者凱特曼。即犬儒主義凱特曼。

形上學凱特曼。在原有的宗教背景之上,理解新信仰帶來的處境,覺得這未必不是一場新的、不可或缺的贖罪煉獄。

倫理凱特曼。人們搖身一變,披上了“新人”的外衣。他們表現出根除了舊社會的惡習,自覺將個人利益服從整體利益,工作勤懇,任勞任怨,嚴格限制自己的私生活,常常表現得歡天喜地,對一切都感到很滿意,並要求別人也這樣做。米沃什認為,倫理凱特曼,是一種最為強勁的凱特曼,包括能夠做到對原先的朋友鐵面無私,告發周圍的人得到鼓勵。

“凱特曼”遍地,則是偽裝遍地,謊言遍地。事情的真相被一層層覆蓋了起來,被無數次地折疊在里面,無從打聽。結果是人們患了各種精神分裂症,重度和輕度的、長期和短期的。一個人與他自己相分離,與他自己之間隔著一條大河,他弄不清楚在他自己身上那些是真實的,那些是重要的;弄不清什麼是該喜歡的,什麼是該拋棄的。事情原有的界樁被一再移動,他日益變成含糊含混。


對一些人們來說,他們一開始也許並不是故意要撒謊和作惡,他們本性上也許是善良的,但因為擁有某個不謹慎的開頭,繼而步步邁向謊言的深淵,越走越深,難以自拔。如果說最初還有良知的愧疚,知道自己的良心在什麼地方,漸漸地,他變得不辨是非、不分善惡,因為他本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模模糊糊地認為能夠蒙混過關就是真相本身。即使他原來是一個普通人,結果照樣也可以挑戰社會和他人:打著真與善的旗號,兜售他本人的假和惡,與他的大環境處於互為輝映“鏡像關係”當中。

不難想像,也許有一天人們對這些厭倦了,想要重新開始,卻不知道從何開始,源頭在哪里。人們離事情的本源久矣。不知羞恥成了新的道德觀。

米沃什承認,他本人也玩過被要求的“遊戲”,也妥協讓步過,因此該書既是與他留在波蘭的朋友之間的對話,也是與他自身的對話。這樣一種自我反省的立場,正是我們今天特別匱乏的。在溯本追源的今天,也應該包括通過審視自身的道德狀況,找到自身的道德源泉,以自身的道德努力,促進整個社會的道德復原。一個人起碼要堅持住自己,不能讓自己成為一塊僅僅是遭受損失的大陸。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