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吉林·聶家岩:未來故鄉的經典比喻或神話(7)

七、聶家岩,必將成為未來故鄉的經典比喻和神話

聶家岩詩篇的內容,當然永遠不只是前面所述這些意義。橫向展開的內容是故鄉的三個維度:人物、風物及心靈史。當作者人到中年重新回顧童年的生活場景,回憶那些遇見的人,把玩兒的物件和遭遇的事件,像向教授這樣的敏銳詩人,不可能用退休老幹部的筆法,再去簡單描寫那個已經面目全非的故鄉。如何在故鄉的重新解析裏,找到鄉村人類學的文化本質意義,才是一個優秀詩人在這個時代所應該肩負的責任。

前文有問,一部優秀的詩集,第一層是記載事實,第二層是表達愛與哀愁,第三層是反躬自省,第四層和第五層又幹什麽呢?大多數認真的詩人,都做得到回憶、抒情和反省,大多數詩人也只能止步於此。

向以鮮一直都是獨步現代漢語詩壇的詩人,他的筆觸像明亮的手術刀,可以庖丁解牛一樣,輕鬆地理清眼前詩意和表達詩意的萬物萬象,把他們鞭辟入裏地重新解構,比如《香樟樹》《銀卷尺》《粉筆與貨幣》《鬧鐘散》《牛糞如煙《砍柴少年》,通過詩人的重新翻閱,我們能夠透過時間的表面,發現很多不朽的意義;當然,也可以從《烏龍傳》《地主羅婆婆》的解構中,發現同樣一片土地裏,早已腐朽的邪惡。

所以優秀的詩集,第四層意義,就是對過往存在的重要事件進行個人化的“解構”。《我的聶家岩》整部詩集,詩人大多數篇章都在用新的角度重新理解和組合過往的一切,在解構後重新獲得事物隱秘的意義。在《蜻蜓遊》中,那只蜻蜓——火紅的飛行家,作為戰鬥機、挑戰者、驕傲的空中戰將,最後落進孩子們的蜘蛛網的時候,從兒童的角度,應該享有勝利的喜悅。結果呢,卻是“望著垂死挣扎,試圖重返上蒼的手下敗將,夏天的孩子,突然集體失聲”,通過這種細節的抓取,激烈的戰鬥頓時轉折為生命的憐憫。這種慈悲,瞬間進入了我們的語言,記憶和基因裏。

從縱向角度,解構聶家岩的利刀,至少有“格物致知”“天道探幽”“神話還原”三種方式。在《墳梯子》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縱向解構經絡,《挑水的距離》《影子屋》等,也同樣體現出作者獨家的解構刀法,令微塵一般的小意像,小事物,都有一種上達天聽的生命至理,甚至上吊的鬼魂這樣的陰森恐怖事件,在作者的筆下,也變成故鄉陰柔神秘美學的內核。


一部詩集的意義就在於,他對某種題材的書寫具有創新意義。作者對於故鄉的解讀,已經完全超越了所謂童年生活的懷鄉之作,而是在懷念的基礎上重新理解,建設和重塑。對於我們這一代正在痛失家園的人群,作者即使在寫到母親的詩篇——《鬧鐘散》《夢花樹》《媽媽的菜園子》,也都沒有太多情感的表達,而是把更多的筆墨,落在能夠引起一代人、幾代人共鳴的情義和事理的挖掘上,這樣的工作,就是詩人的使命,唯其如此,才真正做到了“文以載道”。

因此,詩集的第五步就是“載道”,把聶家岩的日月摘下來、把聶家岩的山河放下來、把聶家岩的人物活起來,在詩歌裏收藏、解刨、漂洗、翻新、壓縮,存入我們的記憶中。故鄉成長樂園,那裏有流傳的故事和神話、那裏有演繹的喜怒哀樂、那裏有凝固的天荒地老、那裏有父親的卷尺和目光、那裏有母親的溫柔和擔當、那裏有危險和徹悟等等一切。在現代城市,狗窩一樣狹窄的空間裏,上述內涵沒有任何一樣可以承載、值得言說。現代的都市眾生,大多數是沒有故鄉的木偶人。從這個意義講,你曾經有過故鄉,有過聶家岩這樣的歡樂與痛苦,你是多麽幸運的人啊。

《我的聶家岩》以小觀大,見微知著,為失魂落魄的都市人,奇妙地呈現了故鄉應有的精微景致,從文化細胞學的角度,把故鄉的幹細胞基因提取出來,存在薄薄的詩集裏;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來看,這一幅幅故鄉的妙華勝境和中國業已消失的鄉村範本,在未來的世界,當人們再次談起故鄉談起童年談起從前,《我的聶家岩》,必將會成為人們關於未來故鄉的經典比喻和神話。(2018/11 成都金沙)


(向以鮮,四川萬源聶家岩人,現居成都。詩人、四川大學教授。有詩集及著述多種,獲詩歌及學術嘉獎多項。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與同仁先後創立《紅旗》《王朝》《象罔》等民間詩刊。)

Views: 4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