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世芳《印尼西加里曼丹華人史》(7)

1824 年,荷軍只特許坑尾的婦女自由出入,同年向僅存的四公司發起突襲,四公司人馬在一個狂風暴雨的深夜悄悄帶著金和財產撤退,荷軍又進攻色哇勞並霸占鹿邑四公司,經過這場戰鬥,孟加映、廬末一帶地區的華人,全部被驅趕出境,這些地區華人辛苦開發的礦場全落入荷軍手中,荷蘭殖民軍以得勝者姿態,統治這一帶地區,掠奪華人用血汗所取得的碩果。

1825 年,蘭芳公司派出幾位代表,到鹿邑請求捐助,援助喃吧哇(Mempawah)華人去襲擊荷軍。和順公司接受了請求且馬上派出五百人,開往喃吧哇,荷軍運用土炮和土銃,和順公司的援兵終於無法抵抗,五百人中生還的不上兩百人。和順公司又為了復仇,重新招募兵馬兩千人,開往喃吧哇,但因為瘟疫流行而病逝六百人。

當時有意制造分裂者傳言稱,蘭芳公司要乘鹿邑人馬空虛而進襲礦公司,因此鹿邑人馬馬上撤回,決定跟蘭芳公司算賬,後來鹿邑和蘭芳公司雙方在和談中取得和解,認清有人想中傷造謠,分裂華人反荷力量,於是他們化敵為友,加強團結。

1830 年,和順公司因形勢影響而縮小只剩下三個公司,荷蘭人厄爾(G. W. Earl)於 1834 年訪問西加,目的是要同華人建立貿易關係。荷蘭人和馬來人勸他不要去,認為華人的集結地是一個危險地帶,他不聽勸告,有一個人陪同他去,他對這次出行感到滿足,他說,坤甸和三發各有華人的聚集地,相距 90 英里,他去了位於兩地之間的打勞鹿(鹿邑)一行人抵達打勞鹿時,受到華人的殷勤招待。

厄爾說公司給人的印象是,華人對地方的治理井井有條。沿途偶爾看到的房舍,是為了人客下榻而興建的。打勞鹿鎮由單獨一條長約四分之三英里的街道所組成。“其客長之私邸”在街道的一端,距離市鎮不遠,是一座形狀獨特的大型建築物。雖然當時下著大雨,客長和市鎮的頭人們依然身穿上好衣服,在庭院的大門迎接來客,並鳴三響禮炮,以示隆重歡迎。翌日,厄爾與頭人們會面,並討論是否可以同新加坡打開直接貿易的途經,厄爾對於客長的政治才幹留下深刻印象。

對於當地的政府組織,他認為極適合這個華人社區的客觀形勢。他強調這個公司具有絕對的獨立性,既不受中國皇帝的管轄,也不受荷蘭人的統治。他認為荷蘭對貿易的壟斷手段,將破壞華人蓬勃發展的經濟,使華人村社遭受毀滅。四年之後,羅啻(Loty)和波羅滿(Pohlman)這兩位教士訪問打勞鹿鎮時,印證了厄爾預言,因荷蘭的干預人口大幅減少,只剩約一萬人。

1837 年坑尾、新屋合並入大港,和順公司僅存大港一家,其勢力除鹿邑以外,遠達孟加映。(十二公司已並入坑尾和新屋,以後遷往砂拉越的第一批礦工人員)1839 年至 1843 年,和順公司在擴充勢力時,侵犯了達雅族的礦區,又受馬來首領的煽動,當時許多華人被殺害,於是華人不得不進行反抗。

1850 年,鄭宏繼任甲必丹,鄭宏碰到許多困難,華人從星加坡偷運各種貨物進鹿邑,當年最著名的商運領導人為林三安,於 1854 年 6 月 12 日被荷軍拘捕,被控暴動首領,於 1854年 10 月 24 日被判處死刑,頭顱割斷後,在鹿邑梟首示眾,為時 15 天。

1850 年,烏樂的霖田公司或廬末的十五分公司跟三條港聯合,荷殖民政府挑潑蘇丹,打算把華人的礦場封閉占為己有。於是大港聯合兩公司並入和順公司加強力量,因此又形成“和順三公司。

第 5 節. 1950 年邦戛象嘴抗荷之戰

1850 年 7 月,和順公司是西加勢力最強大的公司,荷蘭人為了搶奪和順公司的經濟領導權力,它們發生過多次衝突,華人認為只要落入荷蘭之手,它必對這塊地區的華人施苛捐雜稅,暴政與剝削,因此華人極力維護公司與村社利益,這一帶的礦產和農田還未落入荷蘭人統治

之手,他們還沒能從華人手中奪取公司權益,此時三發蘇丹國已落入荷蘭人的控制下了。1850 年 8 月在安卡杜斯·約翰·安德烈森(Angatus Johanes Andresen) 領導下,2 千名荷軍進攻大港,抵達三發,以山口洋為主要攻擊對象,第八營在汶島嶼 selakau 登陸,從汶島嶼向山口洋進軍,遭到山口洋華人軍隊的阻擋,進入山口洋時下大雨,荷軍與華人軍作戰,把華人軍打散,但公司部隊不屈服,他們還堅守在邦戛至高地象鼻山。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