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麽早我從不開玩笑的。好,在我們去找法蘭岑之前,我們先去哪兒?塞納河還是鐵塔?” 

塞納河贏了。他們一過八點便離開酒店——不巧的是,沒幾分鐘之後,一通電話打來說要找派因先生,想要更改早上的安排。門僮沖到大道上,希望能傳達這則訊息,不過晚了一步。在上班潮流的人群當中,已見不到派因的蹤影。 

如往常般,他們采取另類路線,經由後街抵達安德烈最喜愛的巴黎角落,也就是布奇街附近,在這里,每一天都是市集日。

 

該區的氣氛不像一國的首都,倒像是忙碌的鄉下小鎮。攤子布滿街道;市場的狗在隔板桌下相互爭奪食物的碎片;攤販和他們的老顧客之間交換著問候。侮辱、對健康以及尤其是肝狀況的熱切關注。空氣中充斥著令人胃口大開的氣味,其中大部分是乾酪、面包和香腸;還有各種形狀和顏色的蔬菜,從叫做“老鼠”的大肚馬鈴薯到細得像火柴棒的四季豆都有,後者非常的新鮮,折斷時還會發出劈啪聲。攤販的後面是固定商店,其中有許多是專門辦酒席的,櫥窗中擺著如藝術品般的凍肉卷、陶制蓋碗、水果餡餅和美味小吃。在角落里,正值當令時,就會有幾桶牡蠣和戴著皮手套的男士坐在一旁,他負責把牡蠣去殼,放在碎冰床上面。再來就是永不缺席的花朵——數量極為龐大,為路人的鼻子提供各種樂趣:小蒼蘭的郁烈。花瓣的潮濕、蕨類植物的細膩綠味。 

露西在賣花攤位停下來,做出她在法國的第一筆交易:兩朵暗紅色的小玫瑰花,她把它們別在男士的夾克翻領上。“好了,”她說。“現在你們已經可以上鏡頭了。”他們沿著多芬尼路走向塞納河以及巴黎最老的橋,被命名為“新橋”,實在夠很自然。

 

一個小時過去了,稍顯愚蠢的一個小時,為了沃科特祖母,露西在所挑選的背景上擺姿勢,由塞魯斯和安德烈輪流拍照。沒在相機後面時,每個男士都扮演起一件額外的人形道具——安德烈一隻腳跪在露西面前,塞魯斯則從燈柱背後瞅出——直到最後安德烈得以說服一名警察讓他為他們三人在橋上拍照,手臂連在一塊,背景里有“城市島”。當警察同意和露西拍照時,她很肯定這張照片肯定會成為巴貝多島的話題。 

“很有意思,”她說,此時他們正一塊走向裴瑞街的約會。“我經常聽人家說巴黎人蠻橫無禮。你知道的?難相處、粗魯、高傲。但是你能想像在紐約找個警察幫你照相嗎?” 

“你必須記得的是,”安德烈說道,“他們先是法國人,然後才是警察。而典型的法國人總是會願意為美女效勞的。”

 

“說得一點也沒錯。”塞魯斯看著手錶,加快腳步。“還很遠嗎?我們最好不要遲到。” 

在他們轉離碼頭,走上聖裴瑞街時,帕拉多把一連串煙屁股,彈出車窗,將他的雜誌擺在旁邊——有好幾頁做了折角,以便將來參考——然後專心地監視街道的動靜,尋找霍爾茲先前描述的人物:銀髮的高個子男人,穿著講究;較年輕的男子,膚色黝黑,有可能背著照相機;苗條的、漂亮的黑人女子。這樣的三個人應該很容易察覺才對。帕拉多從一旁的乘客座位上的袋子里,拿出引爆裝置。差五分鐘十點。現在隨時都會出現。 

他看到他們從聖傑曼大道的方向匆忙地走過來,表情生動,春風滿面,女孩幾乎得用跑才趕得上二位男士。他冷冷地觀察他們,將他們視為套著鞋子的七萬五千美金,而非人類,他的心里盤算著時機。在他們進入庭院大門五分鐘之後,但是如果那個老的樓梯爬得慢,大概還要多一點時間。然後,砰!

 

他們在門外停下來,塞魯斯自口袋取出紙條,瞄一眼法蘭岑給他的密碼,然後把數字按入迷你鍵盤。他站到一旁,讓另外兩位通過,弄正他的蝴蝶結,臉上掛著半個微笑。帕拉多看著大門關了起來,開始計時。他決定給他們七分鐘。 

他們穿過庭院,在前門尋找門鈴,此時門剛好被打開,走出一個推著腳踏車的男子,耳邊貼著行動電話。他幾乎視若無睹地從他們身邊擦過,他們進門來到室內的走道。塞魯斯再度查閱紙條:頂樓,右手邊的門。他們開始爬上右邊樓梯。外頭的街道上,帕拉多的眼睛從未離開過手錶,不耐煩的手指敲打著方向盤。

 

“嘿,”塞魯斯有點喘不過氣來的說道,此時他們抵達樓梯頂端,“住在這上頭經常會有運動的機會。”安德烈敲了兩下,舊黃銅門環的低沈音調.在墻壁之間回響;他只是碰了一下門把,門就晃了開來,成半掩的狀態。他們等待著,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他的門沒鎖,。一定是因為我們要來。”安德烈說道。“進來吧。”他將門推開。“尼可!早安。我們到了。” 

他們停留在門檻上,鼻子由於聞到彌漫的瓦斯味而皺了起來,覺得自己有點像是非法的侵人者,就在這個時候,後頭傳來穿有拖鞋的腳在走廊上拖曳的聲聲。 

“他走了!”細而起疑的說話聲,來自一位年長的女士,她從對門的房子出現。她的手在褪色的圍裙上擦拭,明亮的老眼睛從塞魯斯瞄向露西,再瞅向安德烈。“走了。”她又說一遍。 

“但是他知道我們要來。”安德烈說道。

 

老女人聳聳肩。她說,這當然有可能,不過藝術家很難捉摸,不太可靠。昨天晚上,有人在這里來來去去。她——睡得不深,你知道,並非出於下流的好奇心,雖然鄰居之間有守望相助的責任——她聽到了噪音。顯然是離開的聲音。然後她以鼻子嗅嗅空氣,說道,一定是有人離去時把瓦斯打開。她對這種粗心、鬼祟的行為搖搖頭。“藝術家都是這樣。有點瘋狂。” 

帕拉多看到手錶的秒針標示出七分鐘的結束,他按下按鈕。 

雙重爆炸如一陣雷擊般扯過房子。毀掉廚房、畫室的一端、天窗、窗戶,以及一大片的屋頂。由瓦斯所輔助的爆炸威力,將整扇門轟離鉸鏈,掀起樓梯平臺的一群人,把他們四位丟擲在墻壁上。接著是一片靜寂,只有一塊磚頭掉下的撞擊聲以及灰塵墜落的浙瀝聲。

 

然後,當老婦人挣扎著把躺在她胸前、頭昏眼花的塞魯斯推開時,她的嘴里發出一陣怒罵。安德烈耳鳴得厲害,甩甩頭,感覺到露西的手碰著他的肩膀。他們兩人同時說話。“你還好吧?”接著兩個安心地點頭。 

“塞魯斯?你呢?” 

“應該沒什麽問題。”他謹慎地移動手臂,導致老婦人又破口大罵起來。“很抱歉,夫人。請你原諒。安德烈,趕快告訴她,我不是故意的。”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