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硯歌〈黑格爾:什麼是詩?〉(6)

語言

黑格爾認為,詩的語言應該是不同於日常說話的由詩的心情產生的語言,它是形象的,自然流露的,精煉的和獨創的。

關於形象的,他指出,由於詩的想像性特征,詩不僅一方面要防止表現形式降落到平凡猥瑣的散文領域,另一方面要避免宗教信仰和科學思考的語調。

詩尤其要避免可以破壞形象鮮明性的憑知性的生硬的割裂和聯系,以及下判斷作結論之類哲學形式,因為這類形式會立即把我們從想像領域搬到另一個領域裏去。


這是因為,散文的、宗教的和科學思考的語言訴諸知性,要求精確地闡明內容的抽象意義,使人便於理解;而詩的語言卻要求生動形象地顯現意象,訴諸想像力。所以他認為:

“從散文的觀點看,詩的表現方式可以被看成走彎路或是說無用的多余的廢話。”

關於自然流露的,原始詩歌由於詩人的觀念就是精神的普遍本質與個別具體現象未曾分裂的統一體,詩人有了發現,出口就是詩,語言是自然質樸而極其簡單的;詩人的精神在寧靜氣氛之中,處於神智清醒的凝神狀態。


但“散文時代”,散文語言流行,日常間脫口而出的刻板套話往往幹預甚至代替詩的語言。詩人必須努力掙脫這種散文性束縛,而保持對意象凝神觀照的寧靜心理和清醒頭腦,抑制過分的熱情,使詩的語言保持由內而外的自然流露狀態。

在談到語言的自然流露時,黑格爾著重指出必須保持語言的新鮮感,本來是新鮮的語言,如果重復沿用,人們習以為常,它就由詩的領域轉到散文領域去了。


關於精煉的,黑格爾指出:


“文字這個因素也和用在散文表現裏有所不同,它在詩裏本身就是目的,應該顯得是精煉的。”

詩的語言文字的精煉是由內容的精煉所決定的,因為最完美的詩所表現的就是凝聚於二個具體情境的心情。因為,深刻的心情本來用不著說很多的話,特別是在浪漫型的詩裏,凝煉的心情宜於用親切簡煉的方式,才會產生巨大的效果。

關於獨創的,黑格爾要求詩的語言,必須是詩人個人所特有的而且作為他自己的東西表現出來的,這是由詩向個別特殊分化的原則所決定的。


總上所述,既然詩對語言有著特殊的要求,詩人對語言的修養就是十分重要的任務,所以黑格爾把語言修養一項作為詩人必須具備的三項條件之一,而與想像力、藝術構思方式兩項並列,認為詩人必須對此下苦工夫。


音韻


黑格爾認為詩必須有音韻,因為:

“韻是詩的原始的唯一的愉悅感官的芬芳氣息。”

這是他從藝術詩之源——原始民間詩歌總結出來的經驗:

“詩的音律也是一種音樂,它用一種比較不太顯著的方式去使思想的時而朦朧時而明確的發展方向和性質在聲音中獲得反映。從這一點看,詩的音節須表現出全詩的一般調質和精神的芬芳氣息。”


這是從音律變化適應內容發展的關係來說的。如果從音律與構思、結構的關係來說,就是:

“詩人的任務就在於在這種無規律之中顯出一種秩序,一種感性的界限,因而替他的構思及其結構和感性美界定出一種較固定的輪廓和聲音的框架。”

黑格爾認為,音律可以:

“在嚴肅的內容之外添上一個特色,內容的嚴肅就立即顯得仿佛推遠或沖淡了,使詩人和聽眾都擺脫這種嚴肅的束縛,置身於一種超越嚴肅內容之上的更高更優美的境界。”

這是從審美效果的角度來說的。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