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6)

談生命與向上創造

談到向上創造,必先明白生命。生命是怎樣一回事呢?在這裏且先說:生命和生活是否有個分別?

生命與生活,在我說實際上是純然一回事;不過為說話方便計,每好將這件事打成兩截。所謂兩截,就是,一為體,一為用。其實這只是勉強的分法,譬如以動言之,離開動力便沒有活動;離開活動就沒有動力,本是一回事。宇宙之所表現者雖紛繁萬狀,其實即體即用,也只是一回事,並非另有本體。猶如說:我連續不斷的生活,就是“我”;不能將“我”與連續不斷的生活分為二。生命與生活只是字樣不同,一為表體,一為表用而已。

“生”與“活”二字,意義相同,生即活,活亦即生。唯“生”“活”與“動”則有別。車輪轉,“動”也,但不能謂之“生”或“活”。所謂“生活”者,就是自動的意思;自動就是偶然。偶然就是不期然的,非必然的,說不出為什麽而然。自動即從此開端動起——為第一動,不能更追問其所由然;再問則唯是許多外緣矣。

生命是什麽?就是活的相續。“活”就是“向上創造”。向上就是有類於自己自動地振作,就是“活”;“活”之來源,則不可知。如詩文書畫,興來從事,則覺特別靈活有神,此實莫名其所以然。特別靈活就是指著最大的向上創造,最少機械性。雖然在人的習慣上,其動的方式可以前後因襲,但此無礙於特別靈活,因為它是促進創造的。

一般人大都把生活看作是有意識的,生命當作是有目的的,這是錯誤。整個生命的本身是毫無目的的。有意識的生活,只是我們生活的表面。就人的一生那麽長的時間言之,仍以無意識生活為多。並且即在自己覺得好像有目的,其實仍是沒有目的。就一段一段瑣碎的生活上,分別目的與手段,是可以的;就整個生活說,沒法說目的——實在也沒有目的。如果要有目的,在有生之初就應當有了,後來現按上去一個目的就不是了。


向上創造就是靈活奮進,細分析之可有兩點:(一)向上翻高,(二)往廣闊裏開展。生命(或生物)自開頭起就是這麽一回事,一直到人類——到現在的人類,仍是這麽一回事。生物進化史、人類文化史,處處都表明這向上與擴大。以至現在我們要好的心、奔赴理想的精神,還無非是這回事。發展到此,已證明生命的勝利。但這個勝利,不是開頭就規定如此,今後的歸趨,仍然是不能有一個究竟的!

與向上創造相反的就是呆板化機械化的傾向。很奇怪的,亦是奇妙的事,生命為了求得更進一步之向上與擴大,恒必將其自身機械化了才行。他像是沒有法子一蹴的上去,必須逐步進展,走上一步是一步。要邁進於第二步時,即把第一步交代給最省事的辦法,就是把他機械化了,但這一段在生活裏面就不用再去操心。例如動物生理現象中,循環系統消化系統種種運轉活動,就是生命之機械化。生命在此一段,很鄰近於機械,他不覆是不能追問其所由然的第一動,不覆是自動,而為被動矣。人類生活中必須養成許多習慣,亦是此例。習慣化即機械化。騎腳踏車未成習慣時,必得操心;既熟練後,不須再用心力,而可遊心於更高一段的活動;在車上玩種種把戲之類。在生理現象與習慣之間的本能,亦是生命之機械化者;人類社會中之有禮法制度,正亦相同。這都是省出力量,再向前開展;一步步向上創造,一步步機械化,再一步步的開展去;生命就是始終如此無目的的向上創造。人類的向善心,愛好真理,追求真理,都從此一個趨向而來,不是兩回事。這一趨向極明朗;但趨向只是趨向,不是目的。

Views: 6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