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6)

操練的及摹擬的舞蹈之貢獻於演者和觀者的快樂,在這里不必再作冗長的敘述。再沒有別的藝術行為,能像舞蹈那樣的轉移和激動一切人類。原始人類無疑已經在舞蹈中,發現了那種他們能普遍地感受的最強烈的審美的享樂。

多數的原始舞蹈運動是非常激烈的。我們只要一追溯我們的童年時代,就會記起這樣的用力和迅速的運動,倘使持續的時間和所用的力氣,不超過某一種限度是會帶來如何的快樂。因這種運動促成之情緒的緊張愈強,則快樂也愈大。人們的內心有擾動,而外表還須維持平靜的態度總是苦的;而得能藉外表的動作來發泄內心的郁積,卻總是樂的。

事實上,我們知道給予狩獵民族跳舞的機會的,就是那觸發原始人民易動的感情的各種事情。澳洲人圍繞著他獲得的戰利品跳舞,正和兒童圍繞著聖誕樹跳躍一樣的。

 

但是倘若跳舞的動作僅僅是動,那麼因激烈運動而生的快感,不久將變為因疲勞而生的不快之感。舞蹈的審美性質基於激烈的動作少,而規則的動作多。

我們曾經斷言節奏是舞蹈最重要的性質,同時已經說明原始民族的特殊感情,在他們的舞蹈里,他們首先注意動作之嚴格的合節奏的規律。埃爾在他的“澳洲人跳舞記”中說:“看到他們拍子如何嚴正不茍以及舞者的動作和音樂的抑揚如何精確一致,實足令人驚嘆。”22

觀察過原始民族跳舞的人們,都獲得同樣的印像。23這種節奏的享樂24,無疑深深地盤踞在人體組織中。

但是,倘若說我們動作的自然形式常常是合節奏的,那又未免近於誇張了;然而動作的大部分,特別是那些移動地位的動作,自然地表現出節奏的形態。還有,正像斯賓塞(Spencer)所正確觀察的,每一個比較強烈的感情的興奮,都由身體的節奏動作表現出來。

革尼(Gurney)更恰當地補充說,每一個感情的動作在他自己本身上是合節奏的。這樣看來,舞蹈動作的節奏似乎僅是往來動作的自然形式,由於感情興奮的壓迫而尖銳地和強力地發出來的。這種觀察自然還不能充分解釋當作快感的一個因子的節奏的價值;但我們既然不能拿這種解釋造作一個定義,我們暫時也只有把它作為最後的定論。

無論如何,原始民族所感受的快感的強度和文明民族所感受的沒有兩樣。將來研究他們的詩歌和音樂的時候,會供給我們更進一層的憑證。

 

在這里我們不必將操練式的舞蹈,與摹擬式的舞蹈加以區別,因為任猛烈和節奏動作中的快感,兩種舞蹈中同樣可以享受著的。摹擬式的舞蹈給原始人類以一種在操練式的舞蹈之中,所找不出的更進一層的快樂。“他們欣賞他的模仿嗜好,有時候這種嗜好真會變成一種真實的情緒。”

布須曼人在“摹擬特殊的人和動物不甚正確的動作”中得到最大的快感。“一切澳洲的土人都有驚人的摹擬天才,”這種天才他們在任何機會都實施出來;據說一般的翡及安人“如果有人在他們面前說一句他們喜歡聽的話,他們就能很神似的學出來,甚至連發言者的一舉一動也摹仿出來。”

關於這種特性,在原始的民族和原始的個人——就是兒童——之間,有一種深刻的類似。原始民族沈溺於摹擬舞,在我們的兒童之中也可看到這種同樣的摹仿欲。

22.見EyreVolIIP231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