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萬偉譯 傑夫·格林伯格·這塵世的羈絆(6)

但是,在他們停止有意識地思考死亡之後,死亡想法傾向於縈繞在意識的邊緣。在心理學的靈泊區,它們的可理解程度很高,這意味著它比正常情況更有可能浮上意識層面。我們測量死亡想法的可理解性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讓人根據詞根完成填空,其中有些可以通過與死亡有關或與死亡無關的方式完成,如coff__,可以填成咖啡(coffee)或者填成棺材(coffin)。如果與死亡有關的單詞完成得越多,死亡想法的可理解性就越高。其他方式是在屏幕上快速閃現詞匯或非詞匯,然後評估人們能多快地辨認出與死亡相關的詞是單詞。他們做得越快,死亡想法的可理解性就越高。 

在提醒死亡幾分鐘後,死亡想法的可理解性通常變得更高,此後,人們就將意識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問題上去了。那麼,他們強化了改善信仰和為自己的世界觀和自尊辯護的努力。因此,在被提醒死亡之後,接著思考死亡的過程又被干擾,看重曬太陽的人將更願意特別不是很有效率的太陽鏡保護,他們渴望看起來更神氣而不是更安全。一旦人們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和自尊更好,死亡想法就會消失,其可理解性就下降了。但是,如果世界觀或者自尊受到威脅,死亡想法的可理解性就再度升高。

 

人們通常很少或者根本意識不到這些過程持續進行或者它們以這些方式受到死亡的影響。我們是在詢問參與者時發現這一點的。大部分人匯報說她們很少想到死亡,即使死亡提醒就在身邊---新聞報道、電影、電視節目、社交圈子里的健康恐怖事件等等。世界各地發表的很多研究讓我們知道這些事情會發生,但是在人們並不是有意識地關注死亡的時刻,很少有人意識到死亡擔憂對他們產生的影響時,恐怖管理的這些努力就出現了。

 

恐懼管理理論以及它引發的研究對眾多話題具有隱含意義。很多心理健康相關問題包括上癮在內都源自人們感受到的死亡焦慮,因為他們並沒有覺得自己在為這個有意義的世界做出積極貢獻。缺乏意義和自尊心程度低或者自尊心受到威脅等將使人更容易受到死亡焦慮的襲擊。因此,我們需要心理治療、教育和社會構建的更大焦點集中在增強這些關鍵心理資源來降低心理健康問題在當今世界的支配地位。感受到死亡和族群世界觀的可靠性所遭受到的威脅刺激和強化了族群間的緊張關係和衝突。在和平談判和不同族群的成員之間互動中減少這些威脅將能夠大幅度方便族群之間建立起更有建設性的關係。雖然恐懼管理理論能夠幫助解釋為什麼人們尋求延長壽命和抗拒安樂死,但它也能解釋為什麼瀕臨死亡者常常更看重維持自己的尊嚴和做對自己親人最好的事而不是延長不再令人覺得滿意的生存。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