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永波《本地現實:必要的虛構》(6)

6

因此請允許我虛構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把它放在二十世紀一家虧損的工廠
十三樓一間臨江的辦公室,一個中年人
沈悶的愛情。不是在公園,也不是
在欲望的舞池裏旋轉、放屁,在鱈魚身上
踐踏大海,或者天堂在一個詞中越升越高
這需要耗費我半小時的集體時間和個人激情
包括中間喝水上廁所造成的停頓
他在遲疑的跳棋上看似無意地碰她的手
身體裏的寒冷促使他握住它,“你冷嗎?”

她的手像一條溫暖的小蛇反纏過來
(她剛分配來的時候坐在他的身後
不停地可憐他,還有他不合時宜的詩)
她窄小的臀部讓他感到命運的吝嗇
他開始升華,為他的怯懦尋找借口
“不要以為生活可以無休止地進入,
到我這個年紀,才懂得愛情不是遊戲,
而是人性的尺度。”他引用別人的句子
玩味幼稚的感覺。“我們不該這樣。”
她起伏的化學臉拍打他的道德感

“我們寫信吧,那是唯一值得珍藏的東西。”
兩年過去她還是那麽瘦,除了某些局部
在增厚。他更加愛她,把它當作青春
的尾聲而不是插曲,用身體培養一個
無奈的老人。他們沒有告別也沒有信
他更像一個導師,陪她走過青春的煉獄
把她交還給幸福的婚姻。世界奪走了
他最後一根稻草。只留下無聊的記憶和
內臟形狀的痛苦。現在他寫下這些
仿佛寫下別人的故事,仿佛他自己並不存在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