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常開車去懷柔或十三陵水庫度周末。一般我會停好車,然後走路。我遇到了她,朝她偏偏頭,讓她跟著我。她卻停了停,似乎在猶豫,但沒一會兒就與我並肩而行。

她個子並不高,梳了一條辮子,身上的白絲綢裙子皺巴巴,被刮破了,手臂上也有兩道淺淺的傷痕,已結痂了。她和我走在樹叢中那條似有似無的小徑,車道遠遠地拋在身後。

 

空氣很清新,她說一個人活著沒勁,真害怕他不在身邊,現在必須找到他。她的話似乎沒完。

“他說他愛我。”她說。

“他也對我說他愛你。”我湊趣地說。

 

她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我說:“就憑你能找到這兒證明你聰慧過人。”

她一高興,來挽我的胳膊。

我重重地打掉了她的手,步子越走越快。

 

“站住!再不站住我……”我聽見她叫,轉過了頭。

“他在哪兒?他怎麽了?”她厲聲說。

我前腳進木屋,她後腳跟進,目光狠狠地盯著我。

 

我不敢向她說,你要找的他其實就是我。好多年了,我恨做一個男人,於是我變了性。我走到門口,看著遠處的羔羊,有公有母,全在安靜地吃草。

她說,奇怪,這房間仿佛在夢里出現過,我記得有金黃的谷草,在潮濕陰冷的雨天閃閃發亮。

她在地板上坐了下來。房間里沒有點燈。閃電頻頻閃現,雷悶聲悶氣,羔羊低低地咩叫,穿過成片的樹林而來。好像想起來什麽,她的神情變得格外溫柔,一步步挪向我,向我伸出雙手。

 

我記得那天,天空不藍,細碎的烏雲拖拖拉拉,遠遠瞧去跟細花朵一般,像一條邊嵌在池塘四周。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