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出發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朱王禮一到,就率領一千餘人的隊伍從北門出城而去。行德率留守的三百名官兵到城門口送行。行德看到出征的將士鬥志並不旺盛,與當初作為西夏軍前鋒的時候相比,朱王禮的這支部隊已經不能同日而語了。部隊中半數以上的人是延惠的部下,缺乏訓練,也沒有什麽戰鬥經驗,只是在瓜州城受到過西夏軍火箭攻擊的洗禮。朱王禮將自己的老部下組成一支騎兵隊,而將瓜州兵編成步兵隊。步兵隊與騎兵隊隔得不遠,人和馬都吐出白色的氣息。部隊一出城門就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趙行德送走朱王禮的部隊後,隨即命令自己的三百名部下到北門集結,他在那里設置了大本營,並對六座城門各自分派了少數士兵把守。

然後,行德直奔曹府,他向延惠稟報此事。去曹府的路上,看到民宅中並無人跡,想必都出城避難去了,只剩下一個個的空房子。他到達曹府時,東方泛白,晨曦映照在猶如廢園一般的庭院中。

 

延惠還是像昨夜那樣,呆坐在那張大椅子中。似睡非睡,一時還看不出來,但從他的姿勢可以判斷出他從昨夜到現在就一直沒有站起來過。

行德向他稟報,西夏軍正在向沙州進發,為了迎敵,朱王禮已率部出征,王府中的大小人等都必須趕緊出城避難,一個也不留。延惠還是那種遇事就緊張的樣子,一聽這話立即站了起來,有點像自言自語似地、用低沈的語氣說道:

“談何容易。”

接著他又絮絮叨叨地問個不停,自己的瓜州兵馬現在怎麽樣了?城里的居民到哪里去了?使人覺得他的神志是否已經恍惚了。

 

“瓜州軍皆已隨朱將軍出征,城中百姓也都出城避難而去,無一人留下。此時此刻,城里僅剩下官自己率三百名士兵留守。除此之外,還有府上大人及其家族人等。”

行德向延惠打聽現在曹府中的剩餘人數,延惠告訴他,現在府上所剩人數並不太多。行德想起剛才進來時,看到的近侍已不似往日那麽多了。里邊大廳內十七寺的僧侶還在沒完沒了地討論,確切地說,除了府上的人之外就只有那些僧人了。

“不知大人有何打算?”

行德問道。

“萬般無奈,進退兩難,還有什麽打算可言?”

延惠的話中含有責怪的口氣。

 

“瓜州遇難之時,尚有沙州一條退路,而今沙州遭劫,則無路可退也。東有西夏兵馬,西有回教徒,兩面向我襲來,吾等除了在此坐以待斃之外,難道還有其它良策嗎?”

延惠能說的也就是這樣的喪氣話。他這幾天一直都是坐在這張大椅子中,這真是老天爺為他安排的天下獨一無二的最終座位。

行德從延惠的房里出來,再朝里邊走。各個房間里都同延惠的房間一樣,一些人正在收拾細軟,打點包裹,一片混亂。而每間房里都有一名曹氏家族的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在眾人中顯得更加起勁地忙碌著。

行德從其中一人的口中得知,他們準備黃昏時分向西北的高昌國進發。

 

行德又回到延惠的房間,一進門就聽到延惠說道:

“你已經看到了,我的族人們為了保住財物和性命正在拼命地收拾東西,準備外逃,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到底能夠逃到哪里去?就是跑出去了,也只會落得人財兩空。曹氏遭此滅門之禍,多年珍藏的經典付之一炬,城池化為灰燼,瓜州慘劇又要在沙州重演,天啊,難道這真是命中注定的嗎?”

 

延惠像一個巫師一樣,聲嘶力竭地說道。行德的眼里又映出了撤離瓜州時見到的火光。這樣的火光之災今夜又要向沙州襲來,滅曹氏一門,燒佛教經典,將城中的一切化為灰燼。不能指望朱王禮僥幸地殺了李元昊,從而阻止西夏兵馬來犯。城毀人亡,看來已是回天無術,但是也許那些佛教經典還不致於遭到同樣命運。行德想,別的東西是不可能挽救的了,而唯有這些書籍還有希望搶救出去。

財寶、性命和權力都是屬於其所有者的,而佛經則不同,它不屬於哪一個人,不應該讓它就這樣毀掉,要盡力保存下來,誰也奪不走,誰也不能據為己有。只要不被燒掉,定會成為無價之寶。

突然,行德心中閃現出一個想法。他感到體內有一股熱血湧動。經典只要不被燒毀就算是得以保全了,哪怕是救出一小部分那也是無量功德。至少為了那三個僧人,也必須這樣做。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