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靖《敦煌》(51) 第09章

09章·朱王禮出征托後事 趙行德抄經了夙願

趙行德辭別延惠,回到自己的營房後,腦海里還不時地浮現出三位僧人埋頭整理經卷的形象。正像延惠所說的那樣,沙州城不久就會燒成灰燼。寺廟、財寶、經卷,一切都將在大火中化為烏有。瓜州發生的悲劇將在沙州再現。但是眼下就真地無事可幹,只好坐以待斃嗎?

行德全無睡意,躺在炕上,閉著眼睛冥思苦想。部隊要到天亮才會出發,這一夜看來是睡不成了。也許此生像這樣躺著休息的時間再也不會有了,這是最後一次。行德心神不定地躺在炕上,周圍寂靜無聲。行德感到這一夜比以前的任何一夜都安靜,這是一種滲入骨髓的靜謐。

行德突然間回想起宋都開封的繁華街市,街上身著綾羅綢緞的男男女女,熙熙攘攘的來往車馬,透過路旁的榆樹拂面吹來的清風中沒有一點沙粒。街道兩邊店鋪中陳列的商品,應有盡有,大大小小的飯店酒樓中吆喝聲不絕於耳。東角樓附近是專營舊貨的地方,各種估衣、字畫、玉器,價格高低不等。還有歌舞升平的青樓妓寨、儀仗威嚴的禦前街、達官貴人出沒的藩府街、酸索門……

“唉……”

回首故國,行德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感嘆。但是他心里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重歸故里了。自西陲邊關到中原東京相隔幾千里,中間多少艱難險阻,不可勝數。突然,行德感到一陣暈眩。他甚至懷疑現在是不是真地離開中原故土如此遙遠,而這一切到底是怎麽發生的呢?

行德開始回顧自己這麽多年來在西部邊關的經歷。這是一種情不由衷的思想意識,就像水從高處向低處流動一樣,很自然地就這樣想起了過去的一切。從開封出發,進入河西,然後被西夏軍抓了壯丁,轉戰河西各地,最後又遇兵變,成了反叛部隊的一員。現在在沙州與其他漢人共同準備與西夏軍拼死一戰。如果有幸再度人生,只要機遇相同,可能還會走到這條路上來的。追昔撫今,行德感到即使自己的生命與沙州城共存亡也毫無後悔。的確沒有什麽值得後悔的。從開封到沙州幾千里的道路,猶如一條平緩的斜坡,在似水的流年中,自己從這條斜坡上滑過來,現在只身一人躺在這里,再也不抱一絲重返中原的希望。雖然有些初衷未如人願,尚存遺恨,但是既然已經來到這西陲邊疆,而又不能重歸故里,也就只好聽其自然了。

正在胡思亂想,行德忽然聽到叩門聲,他趕緊從炕上起來,一個士兵進來傳話說,朱王禮大人讓行德到他那里去一趟。

老隊長朱王禮的駐地不遠,行德一到,朱王禮身著全副甲胄,來到中庭迎接。見到行德後朱王禮說:

“我已接到探馬來報,西夏軍的前鋒正在向我方逼近,這是前線曹賢順大人傳來的消息。我打算立即率領城中的兵馬奔赴前線。僅從兵力上看,我部與曹大人的部隊合在一起,人馬也是有限的,難以與黑雲壓城之勢的西夏軍抗衡。但是現在評論勝敗,還為時過早。因為我想拼死向李元昊的大本營發動一次突襲,無論如何也要取了那廝的首級。李無昊一死,西夏軍必然全線崩潰。”

 

朱王禮說到這里,盯著行德,接著說道:

“你必須為我立一塊碑。一塊朝上仰視的大石碑。幾年前我們有約在先,我並沒有忘記。建碑的榮譽還是歸與你,為了完成這件事,你必須活下來。”

“這麽說來,此次我就不上戰場了?”

趙行德問道。

 

“你就是參加戰鬥也出不了什麽力。我給你三百名士兵,留在城里等候捷報吧。”

“行德願與大人共赴疆場,拼死一戰!”

行德說。實際上他很想親眼看到老隊長一生中最後的決戰。

“我雖非猛士,但也征戰經年,決無貪生怕死之心!”

“愚蠢!”

朱王禮忍不住大喝一聲。

“此次戰鬥不同尋常。你不怕死,這我知道。可以說對於生死一事,你比我還看得開。但是你不能去參加這次戰鬥,給我留在城里,這是命令!”

 

說完,朱王禮走了出去。趙行德趕緊跟上一步,與朱王禮並肩而行,但是他再也沒有提及留守城中還是出城參戰的問題,因為他知道朱王禮是個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人。不管怎麽樣,自己必須留守城中了。

作戰命令已經發出,所以兩人一路上都看到士兵們急急忙忙地向集合地點的校場趕去,校場上集結的的士兵越來越多。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