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德的臉色十分嚴峻,他想起尉遲光說過的千佛洞中的藏寶洞穴。此時此刻,這些洞穴太有用處了。想到這里,行德轉身從延惠的屋里出來,走出王府,向先前朱王禮率部集合的校場飛奔而去。來到校場後,行德大步斜穿過校場,他終於看到尉遲光與他手下的人仍在昨日相同的地點整理貨物。行德向坐在篝火堆旁的尉遲光走去。

 

尉遲光一臉的不高興。

“王府的人在幹什麽?”

他問道。王府的人到現在還沒有來求他幫忙保管財寶,因此尉遲光非常惱火。

 

“他們正在收拾東西,打包裝運。”

行德回答道。

“打包裝運?”

 

尉遲光的眼里發出驚異的目光。

“是的,正在打包裝運。沒人會想到找你幫忙收藏東西。曹氏族人今日黃昏時分就要向高昌進發了。”

“什麽?”

 

尉遲光一下子站了起來,激動地揮著手說:

“不相信我尉遲光,混蛋!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我也有我的辦法。出城一步就是沙漠。”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顯,不消等到阿西亞人和龍族人來襲擊他們,他尉遲光自己也可以變為沙漠中的土匪。

“不要這樣大喊大叫,聽我把話說完。你就是在沙漠中把曹氏家族的財寶都搶了,到時候也還是難逃西夏軍之手。西夏軍已從四面席卷而來,不僅東、西、北三面,就連南面,也佈置了兵馬。我來找你,就是要將曹氏財寶中的重物委托你代為保管。”

 

聽到這里,尉遲光急忙一臉正色地問道:

 

“真能做到嗎?”

 

“當然能做到。今日黃昏時分就可將貨運來。”

行德答道。

“要到那時候?能不能再早一點?”

“不行。再不能早了。”

 

行德一口否認,不容商量。行德想起昨天夜里去過的大雲寺中的經卷,堆得滿屋子都是。更何況除了大雲寺以外,其它廟里也還有大量的經卷,應該搬走的也要想方設法搬走。

 

“駱駝越多越好,要一百頭。”

“現在我就有八十頭。再搞二十頭也不難,就答應你一百頭吧。”

尉遲光還告訴行德,他已經派人到千佛洞中找到了兩三處藏寶的洞穴。

 

行德告別尉遲光後,回到部隊的大本營,帶了幾名士兵直奔大雲寺而來。那三個僧人還與昨夜一樣,正埋頭在書堆中,將各種經卷分門別類地整理好。

行德帶著人走進廟時,他們驚呆了,以為是外敵入侵進來了。一夜不見,這三個年青的僧人眼圈已經發黑,眼睛里閃現出異樣的、冷峻的目光。行德對三個僧人說明了來意,他想將這里的經卷搬到千佛洞的石窟中去藏匿起來,這樣敵人奪不走,戰火也燒不到,經卷可以得以保全。

 

三個僧人聽完,死死地盯著行德,好像要把他的五臟六腑都看穿似的。可能他們最後覺得行德的話不像謊言,三個人相互看了看,一起坐了下來。很明顯,他們對行德的提議雖然不情願,但也無可奈何。

行德再三叮囑,為了便於駱駝背載,在天黑以前一定要將所有的經卷都裝入箱中,運到指定地點。不能向任何別的人透漏箱中所裝的內容。三個僧侶現在有了幾名士兵的幫助,他們開始將經卷從昏暗的藏經堂中搬到充滿了冬日陽光的大院中來。

 

行德看到他們已經開始有條不紊地工作,他一個人走出廟門,再次向王府方向走去。在王府中,他見到延惠仍然不知所措,還是坐在那把椅子上發呆。他說明了來意後,延惠打發一個人帶他去後面的一間大房,城內各家寺廟的主事僧們還在那里沒完沒了地爭論不休。

到了門口,行德讓領路人回去,他自己推門進去。但見屋里有好幾個僧人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像是氣絕身亡了。這些僧人其實並沒有死,只是太累了,倒在地上睡著了而已。

 

行德將門口附近的一個人推醒,對他說明了處置經卷的辦法,並詢問他對此事的看法。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連日聚會議事,倍受辛勞,老和尚睡眼朦朧地告訴行德,尊駕的意見今天下午再議,還要征求其他人的看法。十七座寺廟的主事僧侶只剩下五個人了,所以只能代表其中的五座。雖然不能代表沙州全部寺廟的意見,但眼下也只好權且如此了。他所說的五座寺廟是指開元、乾元、龍興、凈土和報恩寺。這五座廟中除了這五位方丈之外,還有五百幾十名僧尼和沙彌,但他們都已出城避難去了。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