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德又問道。青年僧人臉上馬上露出輕蔑的神色,一直保持沈默的另一位僧人說道:

“已經讀過的經卷,寥寥無幾,而尚未讀過的經卷卻浩如煙海。吾等有心讀經,故而立志留守。”

這一番話使行德感到羞愧難當,臉上滲出細微的汗珠。曾幾何時,自己不也暗自立下過同樣的誓言嗎?

 

行德匆匆從寺中走出來,他很想立刻就見到延惠。延惠一定在曹賢順的府上。行德想到這里,朝著王府的方向大步流星地走去。街上仍然一片混亂,一路上他至少遇到幾十起避難的人群,還不時地要給他們讓路。

行德來到王府門口,讓門人稟報,他要見延惠大人。不一會,門人回來,引行德走進府內。府內的道路曲折,他們一直走到一間大房子的外邊。門人退下,行德自己進去。他看見延惠坐在一把大椅子上,身體緊緊地縮成一團,跟瓜州撤退的前夜時一模一樣,只是這間房子比先前的瓜州太守府豪華得多。室內的陳設和地上鋪的地毯都非常講究。幾支燭臺把房間里照耀得富麗堂皇。


“夤夜來訪,定有要事相商。”

延惠無精打采地問道。行德趕緊向延惠打聽沙州王曹賢順的去處。延惠無可奈何地說道:

“你找到他也沒用。家兄正在一心備戰,其它的話一概不聽。”

“那麽寺廟打算怎麽辦?”

行德問道。

“只好付之一炬了。”

“還有僧人呢?”

“聽說已經出城避難去了。”

“剩下的經卷如何處置?”

“只好化為灰燼了。”

“如此行事,恐非上策。”

“只是別無他法。其實值此危急存亡之秋,家兄也無心顧及此事了。”

“那他何不親自下令,了結此事呢?”

“即使下了命令也無濟於事。從昨夜到現在,城內十七座寺廟的主事僧人一直在聚會商議,到如今也沒有想出一個好辦法來。”

延惠從椅子上下來,在屋里慢慢地踱步。過了一會,他好像是自言自語似地說道:

“不管他們怎麽商量,都得不出個結論來的。十七座寺廟中所藏的經卷太多了,光想拿出來,就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打包、裝運又要幾天。再說,這支幾百頭駱駝組成的龐大隊伍何去何從啊?向東、向西、向南還是向北?無路可走!”

 

延惠說完,長噓了一口氣,又坐到大椅子上去了。 

“瓜州已經燒了,沙州也在劫難逃。城池、寺廟、經卷都將被燒毀!”

行德一直站在一旁。誠如斯言,沙州城中十七座大廟里的經卷汗牛充棟,實在太多。值此緊急關頭,要想挽救這些經卷,已是無計可施了。

行德告辭了延惠,走出府來。他的眼前又浮現出三個年青僧人埋頭整理經卷的身影。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