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躍剛《南中國海喻言》(5)

“他 們 拿 我 們 當 狗 一 樣 !”
潭門鎮是一個美麗的小鎮。距瓊海市30公裏,距海口市120公裏。遠遠望去,椰林,棕櫚,芒果樹,還有許許多多叫不出名字的奇花異草,掩蔽著一個個小漁村。海南島永遠沒有秋天和冬天。10月的海南島,除了綠色搖曳、濕熱的海風,便是毒毒的日頭。港灣裏一片沈寂,成百條的漁船像沙丁魚一樣地擁擠在一起。它們剛剛受到了一場驚嚇,神色張皇。它們本該在南海的熱帶風暴過後出航,可今年不行。它們不敢去冒同伴一樣的風險。10月1日“國慶”節,海南省政府包租的專機接回了被菲律賓抓扣的漁民。海南機場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但是,人們發現被扣押的62名漁民只回來了58名,還有4名船長沒回來。他們分別是00373船船長黎德權,00488船船長孫文安,00406船船長麥運秀,00308船船長王瓊。拉莫斯說,還要以“非法入境罪”和“非法捕撈罪”起訴四名船長。按常識理解,4名船長應該和其他58名漁民一起回國。看來,8月份的中菲副外長在北京的第二次外磋商及其聯合聲明,中方采取了較低的姿態,並作出了妥協。菲方沒有歸還扣押的船只和船上的設備,還要繼續審判4名船長。事實只能讓我們作出這樣的判斷和解釋:4名船長被當作了給拉莫斯“留面子”、“下臺階”的人質!
9月,當菲律賓宣布釋放中國漁民時,漁民不理解,為什麽不同時釋放他們的船長。漁民們不肯離開菲律賓。他們的想法是,“我們62個人一起出來,應該一起回去”!
“菲律賓繼續扣押中國漁民”,令國際輿論大嘩。這不符合情理。
9月13日,拉莫斯在記者招待會上失口否認上述事實。他理直氣壯地說:“只要願意,這58名中國漁民可以隨時離開菲律賓。但不包括4位船長。”4位船長還要“受到起訴”。
在解釋58名漁民不願意離開菲律賓時,拉莫斯說:“(這58名漁民)也許因為忠於他們的船長而不願意離開拘留地。”
拉莫斯說,他已下令有關方面同中國大使館合作,“以便我們的管理人員不至於要向他們提供一日三餐而加重負擔”。
菲律賓向中國大使館施加了壓力。
拉莫斯如願以償。
漁民們無能為力,無可奈何。他們在菲律賓巴拉望省監獄與他們的船長揮淚告別。
漁民王開福、王瓊法、王興祖孫三代同在一條船上。爺爺王開福摟著孫子王興,在鐵窗外緊緊拉著王瓊發的手,久久不願松開。祖孫三代哭作一團。場面十分淒涼。
64歲的王開福老人責問菲方人員:“你們為什麽要分開我們一家祖孫三代?!”
菲方人員沈默不言。
王開福老人轉而安慰兒子:“你在這裏要好好照顧自己。家裏的事你放心。政府不會不管你們的。政府一定會來救你們出去。”
王家住潭門鎮竈坡村。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通向王家的院門口。王家是一個兩進大院。見有生人來,看家狗輕輕地吠了兩聲便躥了。王開福老人不會說漢語,旁邊需要人翻譯。老人神色茫然。他指著全家福照片中一個健壯的漢子說:“這就是我還關在菲律賓的大兒子。”
王家這回損失慘重。00308船是50多噸的機動船,是7個漁民1994年合夥買的新船。不算船上的設備,光是買船就花了近40萬元。其中一半是自己湊的錢,一半是信用社貸款。兒子和船都被扣在了菲律賓,可以說是血本無歸。王開福老人心情沈重地說:“將來拿什麽來還貸款歐?”
為了丈夫、兒子、孫子,家裏的老伴、兒媳望穿了大海,哭腫了眼睛。
聽說有人來采訪“美濟礁事件”,鎮政府大會議室一會兒就聚攏了十幾個剛從菲律賓回來的漁民。天氣大熱,衣服都濕透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爭著訴說半年前被菲律賓軍艦擄掠的經歷。
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1995年3月25日淩晨6點30分。這時,菲律賓“本蓋特”號登陸艦和“米格爾-馬爾瓦爾”號巡邏艇朝漁船撲來。
逼到100多米遠的時候,軍艦停住了。漁民看見軍艦上放下了4只橡皮艇,每只橡皮艇上有七八個荷槍實彈的菲律賓軍人。
菲律賓軍人分別登上了漁船。他們上船後的行動迅速而準確,直撲駕駛艙,首先拆除通訊設備,像是精心排練過一樣。大海上航行,只要沒了通訊設備,所有聯系中斷,漁船便又聾又啞了。
緊接著就是拆除衛星導航設備。漁船光聾啞還不行,還必須弄瞎嘍。
語言不通,軍人和漁民只能互相打手勢。在拆00373船的導航設備時,船長黎德權忍不住上去制止。他急得直喊:“不能拆!不能拆!”不管菲律賓人是否聽得懂話。00373船是一條80多噸的大船,通訊、導航設備加起來值好幾十萬元,船和設備都是幾個漁民合資買的。那是全船的命根子啊!黎德權撲在儀器上不讓拆。立即有幾個軍人沖過來,槍口對著他,蠻橫地把他推出艙外。他還要往裏沖,被他兄弟黎德民拉住了。好漢不吃眼前虧。黎德民勸道:“他們手裏有槍!”
菲律賓軍人拆完通訊、導航設備,把漁民們全部趕到船頭,然後進艙搜查。菲律賓軍人進艙後,見什麽拿什麽。黎德民說:“他們像海盜一樣,拿走了我們的衣服,拿走了我們的現金。”
4條船被菲律賓軍人洗劫一空。
漁民被全部集中到了登陸艦上。每條船只準留一個人,由兩名士兵押著看船。
58名漁民像囚犯一樣,被一條尼龍繩攔在了登陸艦的前甲板,兩邊各站著一名士兵看守。隨菲艦而來的20多名外國記者紛紛擁上前來拍照。漁民怒目而視。
兩艘軍艦各拴兩只漁船,向菲律賓本土駛去。
我在這裏要說的是,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周邊國家抓扣中國漁民,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這天大雨,淋了我一個透身濕。大雨滂沱中,我找到了海南省漁政局。管海事的漁港監督科科長郭義權是個瘦削精幹的中年人。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煙,對南海發生的事情如數家珍。
這是一本1989-1995年海南省漁船被周邊相關國家襲擊抓扣的明細帳,其中絕大部分內容鮮為人知,國內各種媒體查不到線索,好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因為涉及維護國家主權和如何有效地保障中國公民生產生命安全等重大問題,在這裏我將詳列如下,以備查考:
○1989年4月13日,瓊海00224船在南沙中業島附近海面捕魚時,船員黃昌標、郁業友、郁業軒被菲律賓駐島軍隊抓扣。15日下午1時,菲軍用飛機將三名漁民送往菲律賓巴拉望島軍營拘留所看管。三名漁民被抓扣期間,遭到菲士兵拳打腳踢等非禮待遇。後經中國駐菲大使館和當地華僑的交涉,三名漁民於6月2日返瓊。
○1990年5月11日,瓊海00585船14名漁民在南沙安渡礁海面捕魚時,被馬來西亞軍隊抓扣。8月27日,馬來西亞納閩地方法院以我漁船侵犯其領海為罪名公開判決:1.沒收漁船及一切財產(價值20多萬元人民幣);2.船長罰款20萬馬幣,船員每人罰款10萬馬幣;3.如不交款,坐牢一個月。9月28日,我漁民坐牢期滿,取道香港返瓊。
○1992年1月2日,瓊海00559船南沙六門礁附近海面捕魚時,遭到占礁越軍槍擊,一名漁民腿部中彈。該船為了搶救傷員,不顧大風惡浪強行,航行中遭風浪擊沈。全船14名船員,除兩名獲救外,其余全部罹難。
○1992年3月17日,瓊海00460船在南沙中業島附近海面捕魚時,7名漁民被菲律賓軍隊抓扣。後經外交途徑解救,4月3日返瓊。
○1992年8月26日,瓊海00344船在南沙中業導附近海域捕魚時,11名漁民被駐中業島菲律賓軍隊抓扣,船長何君法被押往菲律賓。後經外交途徑放行。
○1992年12月6日,儋州06002船在北部灣533海區捕魚時,遭越軍抓扣。越軍沒收我漁船起網機等生產工具,搶走魚貨及私人現金。經濟損失7萬元。
○1993年2月9日,臨高12169、12150、12001、12162、12002、12163等六艘漁船在北部灣338海區捕魚時,遭越軍三艘軍艦抓扣。62名漁民均遭越軍毆打,船員楊文慶被打傷。越軍沒收我漁船流刺網1600張,起網機6臺,蓄電池6塊,搶走漁民全部生活用品,並對每艘漁船罰款5.76萬元。我漁民直接經濟損失100余萬元。
○1993年3月17日,臨高03108船在北部灣北緯18 23'、東經108
捕魚時,被越軍抓扣。越軍搶走漁民全部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品,並罰款3萬元。該船直接經濟損失10.5萬元。
○1993年3月27日,臨高11010船、海漁12109船在北部灣534-8漁區捕魚時,遭越軍抓扣。越軍沒收我漁船生產用具,每船罰款6萬元。我漁民直接經濟損失27.5萬。
○1993年6月10日,臨高11329、臨高11030船在北部灣487-5漁區捕魚時,遭越軍抓扣。越軍沒收全部生產工具,並對11329船罰款5萬元,11030船罰款4萬元。兩船直接經濟損失18.6萬元。
○1993年12月27日,臨高03026、03106、12145、11092、11135船,瓊漁12208船,海漁12234船,在北部灣441-4漁區捕魚時,遭越軍抓扣。越方通過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五處一辦中介,每艘漁船付款6.7萬元人民幣後才贖回漁船。瓊漁12208船無錢交付,被越方沒收。直接經濟損失共計101萬元。
○1995年3月25日,潭門鎮62名漁民及船只被菲律賓抓扣。
○1995年5月6日,瓊海00339船在南沙南薇灘海面(北緯7 50'、東經111 44')捕魚時,被越軍19號供給船搶走海參等一批魚貨,價值8萬元。
○1995年5月17日13時,臨高03013船在北部灣442-1漁區航行時,造一艘越軍炮艇開槍射擊,漁民黃
五腿部中彈。越方7名無標誌持槍人員登我漁船,搶走保險箱一個,對講機兩部,電泵一個,風布兩塊,手表一只,共計6000多元。
○1995年5月31日,儋州00513船在北部灣442漁區捕魚時,被越軍開槍追趕,並被越軍抓扣,拖往越南吉婆島。越軍搶走生產工具和魚貨,經濟損失2.8萬元。6月6日我漁船返瓊。
○1995年5月17日,臨高11363、05023船和海漁12107船三艘漁船在北部灣北緯19 18'、東經107
10'海面生產時被越軍抓扣,我三艘漁船生產工具、魚貨等物資被越軍沒收,並對我每艘漁船罰款4400美元。經濟損失共計55萬元。我三艘漁船於6月11日交付罰款後於18日被越方放行返瓊。
○1995年5月12日,儋州11036船在北部北緯20 20'、東經107
35'海面上生產時,被越邊防軍抓扣,越軍沒收我漁船生產工具,魚貨等生產、生活用品,經濟損失3.3萬元,其後越方將我漁船及其人員放行返瓊。
○1995年9月4日,我省瓊漁12114、海漁12123船在北部灣北緯20 35'、東經107
49'海面生產時被越軍抓扣,我兩艘漁船及其23位漁民至今未歸。(作者按:這個消息作者知道的更早一些。9月11日上午11點20分,作者在農業部漁業局漁政處采訪時,一個辦事員給正在接受采訪的高黎明處長一份電傳。“海南來的。”辦事員說。高處長看完後,把電傳遞給我。“你也看看吧!看看越南人在幹什麽事兒!”高處長憤憤地說。)
○1995年9月5日,儋州17007船在北部灣北緯19 47'、東經107
58'航行時,遭一艘越軍武裝船追趕射擊,當場打死我漁民吳大儒、李小三,打傷漁民李鎮傑(重傷)、符戰義(輕傷)。
還有上百起中國漁船被周邊國家軍人漁船和不明國籍的海盜船打人、殺人、搶劫的事件。據有關資料統計,1988-1994年,海南省漁船在南沙遭到越南、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軍艦及不明國籍的海盜船抓扣搶劫槍擊事件13起,漁船14艘,漁民162人,死亡漁民16人,受傷16人,直接經濟損失71萬元。北部灣的情況更糟。1991-1994年5月,海南省漁船在北部灣捕魚,遭到越南及不明國籍的海盜船襲擊110起,漁船141艘次,死亡漁民1人,受傷2人,直接經濟損失819萬元。其中被越軍抓扣事件12起,漁船30艘,漁民286人,經濟損失401萬元;被越軍和海盜船槍擊事件2起,漁民死1人,傷2人,經濟損失3萬元;被不明國籍沒有船號的海盜船搶劫事件96起,漁船109艘,直接經濟損失417.2萬元。如果再加上廣東、廣西兩省的統計數字,會更加觸目驚心。
“你來得正好。”郭義權拿出記事本,說:“今天(1995年10月17日),越軍又在北部灣白龍尾島東北部抓扣了一艘中國漁船,船號是13113,船上有8名漁民。”
中國人既可悲可憐,又窩囊。被別人打碎了牙齒,強往肚子裏咽。
我們註意到,在3月25日之前,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都先後抓扣過中國漁船。馬來西亞還公開審判了中國漁民。我國公民在自己的海域捕魚,被搶,被抓,被扣,被審判,國外沸沸揚揚,國內渺無音訊。如此重大的事情,國內公眾完全蒙在鼓裏。這種情景太不正常了!
我們註意到,3月25日之後,越南活動頻繁。他們毫無顧忌地在南海和北部灣抓扣中國漁船,搶劫魚貨,打死打傷中國漁民。沒有越南最高當局的允許,越南軍人絕不敢這麽幹。這些嚴重的事件發生在中國領導人剛剛訪問了越南之後,越南人也太不給中國領導人面子了。這些嚴重事件發生在越南最高領導人11月份即將訪問北京之前,這似乎是想在熱情擁抱中國領導人時,先給你點顏色看看。越南人似乎有持無恐。1995年7月,越南加入了東盟。新加坡資政李光耀訪問越南時說:越南加入東盟,無疑會給越南在南沙等問題上的發言增加分量。不久,越南又與美國恢復了外交關系。這一連串的事件絕不是偶然的。越南是在與菲律賓遙相呼應,趁火打劫。
我們註意到,國內有一些利欲熏心的卑鄙小人,鉆了中國外交軟弱的空子,和越南人互相勾結,榨取同胞的血汗錢。郭義權科長介紹說,1993年12月27日,越軍艦抓扣中國7條漁船,押往越境吉婆島。越方以我漁船進入其領海偷捕海產資源為由,對我每條漁船罰款8.5萬元。正當中方通過外交途徑與越方交涉時,廣西區黨委五辦一處私下分別與越方和臨高縣調樓鄉有關單位聯系,簽訂了“私了”協議書。我方船長被迫在罰款通知書上畫押簽字,被迫交清罰款走人。這種結果讓中國外交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五辦一處”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單位?我們現在還搞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明確,這幫人的行為極其惡劣,在國際上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郭義權給作者提供了“五辦一處”和臨高縣調樓鄉的私了“協議書”文本:
甲方: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五辦一處
乙方:海南省臨高縣調樓鄉漁業開發公司
雙方就乙方瓊漁:12124、12208號,海漁:12234號,臨高:03025、03106、12145、10011號,七艘漁船被越南邊防部隊扣押,乙方願意出錢贖回漁船,甲方協辦等事宜協達如下協議:
一、乙方同意讓甲方負責辦理贖回七艘漁船的具體工作。
二、甲方負責與越方聯系辦理贖船的一切手續。
三、乙方按越方提出的漁船贖金,每艘9500美元,共66500美元(陸萬陸仟伍佰美元)付給甲方,由甲方付越方。
四、甲方負責與越方協商盡量保全漁船上的一切生產工具和儀器,並負責要求越方把罰款通知書交由漁民帶回。
五、自乙方付完贖金給甲方之日起,甲方應盡快聯系辦理保證漁船和人員安全返回海南,如在十天內乙方的漁船沒有安全返回海南,甲方應把七艘漁船的全部贖金66500美元如數退還給乙方。
六、協議執行中如發生意外之事,雙方協商解決。
本協議一式四份,甲方執一份乙方執三份。
甲方: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五辦一處
乙方:海南省臨高縣調樓鄉漁業開發公司

一九九四年元月十九日

這裏要提出的問題是:為什麽越南在我方領海(起碼是有爭議的海域)抓扣漁船都是以中國漁民交納贖金來了結?“五辦一處”的真正背景是誰?誰賦予了“五辦一處”這種權力,使它敢於置國家形象、國家利益而不顧?如果沒有某種強有力的背景支持和默契,一個小小的處級單位敢於超越外交途徑來處理國際爭端?要不然,真是吃了豹子膽了!
這裏還要提出問題:為什麽漁民不願意依靠國家來保護自己的財產,反倒願意忍痛罰款,私下了結?郭義權說:“你不了解情況。這麽跟你說吧。我當漁民,你當外事部門的人。我的船被抓扣了,我去找你,把情況告訴你。你說:'通過外交途徑來解決。'我;'我同意。但是,你能不能保證通過外交途徑一定能夠解決?如果不能解決,你賠不賠償損失?'你就不好說話嘍。我看到這種情況,就不會耽誤功夫跟你糾纏了。我就趕緊借錢去越南贖人贖船了。搞得好,還能趕上幾個'流水'挽回損失呢!實際上,你也決定不了。層層匯報,層層耽誤,陪你不起。說到底,漁民對你的能力和效率不信任。這就是漁民為什麽在自己的領海捕魚被抓、被搶、被敲詐、被淩辱卻不願意求助政府的原因。”
國家的首要任務就是要保護公民或納稅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但是做得怎樣呢?在我所開列的清單中,中國漁民在南沙和北部灣捕魚,與周邊國家發生海事,大致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在南沙水域,漁民被抓扣,都是通過外交途徑來解決的。即使如此,漁民仍然不能避免被審判、被侮辱,漁船及其昂貴的設備被沒收,血本無歸的命運。一種情況是,“北部灣私了”,按照對方的要求繳納贖金,換回人和船的自由。總之,漁民沒有任何安全感,出了事,腰桿子也不硬。這與美國、菲律賓對待本國公民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照。美國、菲律賓為了一個公民在異國他鄉的命運,總統都要出面搭救,最大限度向對方施加壓力。我們呢?要漁民自己去“私了”,借錢去越南贖船贖身!真是丟臉!真是天大的笑話!
菲律賓軍人用槍把中國漁民趕到登陸艦的前甲板,拖著四條漁船,得勝回朝。
已經是下午4點半了,整整10個小時的驚嚇和折騰,漁民們已經是疲憊不堪。前甲板幾十平方米的地方,擠了58個人,互相都挪不開身。鐵甲板被38度的太陽暴曬了一天,人在上面如同烤魚幹!頂著曬,沒法躲。南海的太陽忒毒,一般人去,不到一個小時,便能狠狠地揭掉一層皮!可惡的是,菲律賓人不給水喝,即使給一點水,根本不夠分。有心計的漁民帶幾瓶礦泉水,你一口我一口,一會兒便喝沒了。甲板燙,站沒法站,坐沒法坐,更別說躺下來休息一會兒了,加上口渴難耐,真是活活地受罪。小便就地解決,大便報告,由當兵的押著去廁所。
從仙娥礁到菲律賓巴拉望省的烏爾幹港,走了一天兩夜,兩夜都是下雨。小雨淅瀝,海風淒涼,無處遮蔽。菲律賓人把中國漁民當作了任憑風吹雨打、沒有知覺的礁石!風雨中,大家身子貼著身子,互相倚靠,互相取暖。船長王瓊法,既要照顧老,又要照顧小。老父親64歲,兒子15歲,都經不起這般折磨,日曬雨淋,饑寒交迫,病在路上麻煩就大了。爺爺更是愛惜孫子,他把孫子摟在自己薄薄的胸膛上捂著。上了菲律賓軍艦後,漁民一天兩頓稀飯,而且不管飽。五六個人一小缽稀飯,小缽六七寸直徑,也就是一公分深,不夠一個人吃!每條漁船都有1000多斤大米,菲律賓人也是用這些米煮稀飯,但是偏偏不煮夠。漁民黎德民講述這段經歷時,余怒未消。他說:“他們拿我們當狗一樣!”狗都不如!狗還給飽飯吃呢。這是故意虐待。船上有20多個外國記者,對此似乎沒有提出異議。他們可能與菲律賓人一樣認為,中國漁民應該受到懲罰。他們此刻正在船艙裏,喝著香檳幸災樂禍呢!

Views: 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