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5.8

我們的學說只能是什麽呢?——沒有誰能把人的特性給予人,無論是上帝,社會,他的父母和祖先,還是他自己(這裏最後所否定的觀念的荒謬性,作為“知性的自由”,已為康德、也許還為柏拉圖所教導過)。沒有誰可以對以下情形負責:他存在了,他是被造成如此這般的,他處在這樣的情形和環境之中。他的天性的宿命不能從一切已然和將然之物的宿命中解脫出來。他不是一個特別意圖、一個意志、一個目的的產物,不能用他去試驗實現一種“人的理想”,或一種“幸福的理想”,或一種“道德的理想”,——想要按照某一目的鑄造他的天性是荒謬的。我們發明了“目的”概念,實際上目的缺如……某人是必然的,某人是命運的一個片斷,某人屬於完全,某人在完全之中,——沒有什麽東西可以判決、衡量、比較、責難我們的存在,因為這意味著判決、衡量、比較、責難全……然而在完全之外只有虛無!——沒有誰再要對存在的種類不可追溯到一個 causa prima (編註:拉丁文:第一因) 承擔責任,對世界是一個既非作為知覺、又非作為“精神”的統一體承擔責任,這才是偉大的解放,——生成的無罪藉此才重新確立起來……迄今為止,“上帝”概念是對生存的最大異議……我們否認上帝,我們否認上帝所意味的要人承擔的責任:我們藉此才拯救了世界。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