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之光:解構與生成—後現代哲學從德里達到德勒茲(5)

後來,我一想他把這個文字的作用,有點誇張了,有時候我們感覺有一點,就是你這個文字是啥意思呢?感覺到好像不能確定,四面發達的到四處撒播開來了。

他認為,一個詞的意義不僅取決於它與其他詞的區別,而且存在於它在時間中的流動,在流動中與其他詞語交叠、貫穿,從而推延了它的意義的出現。

 

就是這個詞是什麽意思,同別的詞需要叠起來,而別的詞又需要另一個詞叠起來,才能明白它的意義,我們寫作難也難在這個地方,你用什麽詞好,好像一滴墨水下去了以後,擴散了,一擴散我可能就控制不住了。

寫作難就難在這個地方,尤其是搞文科的人,搞理科的人相對來說文字還比較好寫一點,他把這個實驗意思表達清楚,別人能理解就可以了,相對來說比較確定。

但是文科的博士論文要一本書,20萬字,你怎麽寫,有時候寫下去以後,像畫山水墨一樣,一滴墨水下去以後,不知道寫到哪里去了,本來這滴墨水不應該放在這個地方,這是文本比較難寫的地方。

意義也是在這個地方,這個人啊一輩子,能寫作確實是一個比較重要的能力。但是,一個人要是能把這個文字練就,真是不容易,文字練就非常不容易,我們好多人做學問,到現在為止,我發現很多人還寫不好。


甚至是一寫出來的文字,沒有他的個性,千篇一律,好像是很多人寫的都是一樣的,就是假大空的比較多。大部人還是在模仿別人在寫,沒有形成自己的一套風格,大段大段的引證,你說,讓他自己去寫,寫不下去了。

我認識到一個搞寫作的教授告訴我,他說他們這批教授現在寫文章離不開電腦,我說你怎麽離不開電腦,我寫的時候就瞎寫了,寫到哪里是哪里,他說,我們很多寫作都是復制粘貼,把不同的書中的這一段,那一段拼接起來。


這種寫法稱不上寫作,因為沒有寫作者自己的獨特的思想和想法融入進去,全是別人的觀點,在我看來,連摘抄都算不上。可是,我們的大學教授們就是這個寫法。他們的水平也許有,但他們的書並沒有表達出來,因為他們是通過摘抄來進行寫作的。

如果你真有自己的思想,寫到這個程度的話,那真是不容易的。

撒播是分延的方向,撒播的過程不是直線式地、單向度地傳遞信息,而是向四面八方的擴散、分佈。


墨水掉下去了怎麽辦,你走到哪,你自己都不知道了,你別看一篇文章出來了,好像有很穩定的主題一樣,實際上寫作者在寫作的過程中,可能也沒有預測到最終這篇文章是什麽樣子,所以才說寫作是一種創造。

如果事先知道寫出來的東西是什麽,那還是創造嗎?

5.人們惟一可以把握的是撒播的“印跡”(trace)。印跡是撒播通道,編織的經緯。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