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3)

就我們所掌握的艾哈德的情況來看, 萊尼完全可以成為一位高級中學教師( 主課德語) 的夫人, 一位電臺晚間節目編輯的夫人( 或終身伴侶) , 一家先鋒派雜誌發行人的太太( 必須在這里指出, 她通過艾哈德也會熟悉她後來通過另一個人才熟悉的那位德語詩人: 格奧爾格特拉克爾) 。毫無疑問, 艾哈德會永遠愛她的, 至於她是否也永遠愛他——二十年以後就不能打保票了, 但可以肯定一點, 即艾哈德決不會堅持要求任何權利, 因此他肯定會終生得到萊尼的好感, 雖然她不一定會與他白頭偕老。筆者( 這出乎他意外) 也未見到海因里希, 無論在什麽地方, 在任何假設的職業情況下都不見他的蹤影——他就像所有耶穌教士都不曾見過一樣。

 

這里——和百科詞典上的某些解釋相聯系——還要提出一個問題: 什麽是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誰能告訴我們, 對誰什麽東西是美好的, 對誰什麽東西是不美好的? 這些都是百科詞典甚至享有盛譽的詞典中令人難堪的缺陷。有事實為證的, 有人把二點五馬克看得比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的生命遠為寶貴, 甚至有人為了一片血腸的得失, 竟冷酷無情地拿著自己妻子兒女的美好事物, 例如同享天倫之樂和看到父親終於面露笑容等去冒險。向我們吹捧為G的那種東西究竟又是怎麽一回事呢? 活見鬼, 有的人撿到三四個煙蒂, 夠卷一支新的香煙, 或者從一隻被扔掉的瓶子中能夠咂咂地喝一口剩下的苦艾酒, 就以為G是近在眼前的了; 有的人為了——至少是按照西方快速做愛的做法——十來分鐘的幸福, 確切地說, 為了同自己正在渴望得到的人匆匆睡上一覺, 竟是需要一架私人噴氣式飛機的, 在教規和法律規定向他合法提供G的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 利用早餐和下午咖啡之間的幾個鐘頭, 匆匆飛往羅馬或斯德哥爾摩或( 這就需要到下一次早餐的時間) 阿卡普爾科——以便同自己所思念的人來一次男男、女女或簡單的男女交歡。

 

必須在這里完全肯定, 還有許多帶著許多電子計算機的飛碟尚未被人發現。

 

例如, 什麽地方記錄著心靈上受到的S? 什麽地方記錄肉體受到的S? 什麽地方就像心電圖那樣記載我們結膜囊的活動? 當在夜里我的偷偷地W的時候, 誰來計算機我們的T呢? 誰又來關心我們的L1和L2呢? 該死的筆者, 難道要來解答所有這些難題嗎? 我們將那些貴重的玩意兒送去收集月球的塵土, 或將光禿禿的石頭取來, 卻無人能測定那個能說明生活中美好事物的相對性的飛碟的方位, 那麽, 我們要科學有什麽用呢? 打個比方, 為什麽有的女人同別人睡一小覺, 兩座別墅、六輛汽車和一百五十萬現金就可以得到, 而——有統計數學證明——在一個青樓花院蔚然成風的古老而神聖的城市中, 為了一杯價值十八芬尼( 包括小費在內二十芬尼, 確切地說是十九點八芬尼——當我們的萊尼七、八歲大的時候, 可是有哪家造幣廠又會想到鑄造每十個或五個才值一芬尼的硬幣呢? ) 的咖啡和一枝價值二點五芬尼的香煙, 也就是總共為了二十二點五芬尼, 少女們就委身於人, 甚至還滿足額外的親熱呢?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