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快笑了一聲,看了對面的房子一眼。「我想這樣最好。妳先過去一步。」

「好。」

「我不會太久,事實上──」他又看了房子一眼:「事實上──噯!你等我按鈴好了。要是我進去,妳就先到藤原太太那裡去。我真是太大意了。」

「不要緊的,爸。您聽仔細唷,不然您會找不到麵店的。您還記得外科醫生開刀的地方嗎?」

可是,尾形桑並沒聽我說。對面的大門開了。一個戴眼鏡、面容清瘦的男子走出來。他穿著短袖上衣,臂下夾著手皮包。走到陽光下,他的眼睛瞇起來。他把手皮包翻過來,在裡面找了一下。繁男比我印象中瘦些,也年輕一些。


第九章


繁男把手皮包的釦子釦上,不經意的四面望望,然後過了馬路,向我們走來。他好像看了我們這邊一下,並未認出我們,又繼續往前走。

尾形桑看著他走過。等他走到幾碼遠了,從後面叫道:「嗨!繁男!」

松田繁男停住腳轉過身,一臉迷惑地向我們走過來。

「繁男,你好呀!」

他從鏡片後盯著我們,接著開心地大笑起來。

「是尾形桑啊?真想不到。」他鞠了躬,又伸出手。「真太高興了。悅子桑也在。好嗎?真高興見到您呀!」

我們彼此鞠躬握手。

「你們不會是來找我的吧?真不巧,我中午休息時間就要過了。」他看了一眼錶,「不過,我們還是可以進去談一下。」

「不,不!」尾形桑很快說,「別耽擱工作。我們剛巧經過這裡。我記得你住這兒,正在指給悅子看呢!」

「請,請。我耽擱幾分鐘不要緊。至少進來喝杯茶。外頭太熱了。」

「不,不,你得去上課了。」

他們倆對看了一下。「你一切都好嗎?繁男?」尾形桑問。「家裡怎麼樣?」

「老樣子。您曉得的嘛!您呢?尾形桑,退休生活還愜意吧?我不曉得您回長崎來。次郎和我好久沒聯絡了。」他轉向我說:「我總說要寫信的,老是忘記。」

我微笑著客套幾句。他們兩人又講起來。

「您喜歡福岡嗎?」

「不錯呀!是我老家,你曉得吧?」

「真的?」

話鋒中斷。尾形桑說:「別讓我們耽擱你公事。你要是急著走,我瞭解的。」

「呵,不。我還能多待幾分鐘。真可惜你們沒早點來。也許您走之前能來家坐坐?」

「嗯。我盡量好了。要看的人真多。」

「是啊!我想像得出。」

「令堂好嗎?」

「很好。謝謝您。」

他們又靜了下來。

「很高興聽到你一切順利。我們剛巧經過,我正在跟悅子桑說你就住在這兒。說真的,我正巧記起你小時候過來同次郎玩的樣子。」

繁男笑了。「時間可真快!不是嗎?」

「不錯。我正在同悅子說這些事。對了,我剛要跟她提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我看到你家,剛好記起來的。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哦?」

「嗯。我看到你家,碰巧就想起這件事來。不久前,我在期刊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在《新教育文摘》上。我想是這麼個名稱。」

年輕人並未開口,換了個姿勢,把手皮包放在地上。

「哦?」

「我讀後很吃驚。說真的,我簡直驚訝到難以置信。」

「是的。我猜您一定很驚訝。」

「這真的太難令人相信了。繁男,難以置信。」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