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1)

關於這件事只有一點值得一提: 萊尼不肯戴孝表示哀悼, 她盡義務地把阿的一張照片掛在艾哈德和海因里希兩人的照片旁邊, 不過, 到一九四二年底, 就從墻上取了下來阿的照片。接下來的是兩年半平靜的時光。萊尼滿十九歲、二十歲, 終於到了二十一歲。她再也沒有跳過舞了, 雖然瑪格蕾特和洛蒂有時給她提供機會。有時她上電影院去看( 據一直還給她買電影票的洛蒂霍伊澤所說) 《小夥子們》、《為德國騎馬疾馳》和《勝過世界上的一切》。她看《克律格舅舅》和《天狗》——這些影片中沒有哪一部引得她掉一滴眼淚。她彈鋼琴, 對舊病復發的母親體貼入微, 開車出去兜風是經常的。她到拉黑爾那里去得更勤了, 每一次都用一個暖瓶帶去咖啡, 用一個早餐盒帶去夾心麵包, 還有香煙。戰時經濟管制由於越來越嚴, 萊尼在公司里的工作越來越有名無實。一九四二年初公司受到嚴格審查後, 她的汽車有被取消的危險, 知情人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見到萊尼開口求人, 她求父親把“那東西( 指她的鷹牌汽車) 留給”她, 父親說這事已不能完全由他作主了, 萊尼聽了以後求得更加迫切, 直到他最後“動用一切手段, 設法給她再寬限了半年”( 洛蒂霍伊澤語) 。

 

筆者這里, 不揣冒昧嘮叨幾句, 對人物的命運作一番假設: 可能、必然、應當萊尼變成什麽樣子, 假如第一, 對萊尼關係重大的三個年輕人中, 迄今唯有阿洛伊斯在戰爭之後仍活在人世。

 

由於顯然當兵是他的合適職業, 阿很有可能不僅打到莫斯科城下, 而且勇往直前馬不停蹄, 當上少尉、上尉, 或許——假定他未被蘇聯人俘虜——到戰爭結束時已是少校, 胸前掛滿勛章, 幸免於死在一座俘虜營中, 不知什麽時候, 迫不得已或受到強制, 他那帶幾分天真的性格失去了, 回國以後幹兩年——回國晚則幹一年——小工, 很可能與寧願見到一個低聲下氣而不是趾高氣揚的女婿的老格魯伊滕一道, 然後肯定很早就會重返部隊, 聯邦國防軍是現在的名稱, 如今已有五十二歲, 肯定會當上將軍。他是否能再次與萊尼鳳凰于飛, 甚或像一對打得火熱的鴛鴦? 筆者斷言: 不可能。萊尼此人很難進行假設, 當然給推斷增加了困難。一次尚有待敘述的熱戀萊尼是不會再經歷的, 如果筆者斷言: 她會經歷的, 即使?

毫無疑問, 即使阿洛伊斯到五十二歲也仍然是個美男子, 普家美髮使他無禿頂之虞, 完全在缺乏人手的情況下可以自我推薦, 到波恩大教堂或科隆大教堂充當祭壇侍者。那些能熟練地揮動彌撒書、謙恭地奉上洗手水壺和小酒壺的英俊將軍還會幹什麽呢? 幹什麽呢? 萊尼假定對他不忠貞, 但“仍留在他身邊”, 時不時履行做妻子的義務, 那麽, 她會不會領著三四個“可愛的”孩子參加一九五六年十月十日在科隆格雷恩教堂舉行的、由弗林斯紅衣主教主持並由阿洛伊斯充當祭壇侍者的聯邦國防軍首次( 而且不是最後一次) 禮拜儀式呢?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