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0)

會很容易的,伊斯梅想。你走出去,遊一陣子,遊得太遠了,不去努力遊回來,你的肺里全是水,會難受一會兒,可是隨後一切都結束了,哪里都不會再疼,意識一片空白。你不會留下一個爛攤子。也許有一天你的尸體會被沖上來,也許不會。丹尼爾根本不會去找她。也許他會找,但是他肯定不會很盡力地去找。

 

當然!那本書是凱特肖邦[94]的《覺醒》。她十七歲時,可真是愛那部長篇小說(中篇小說?)啊。

瑪雅的媽媽也是這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伊斯梅想知道瑪麗安華萊士是否讀過《覺醒》,這個念頭可不是第一回出現。這幾年她想到過瑪麗安華萊士很多次。

 

伊斯梅走進水里,水比她原以為的還要冷。我做得到的,她想。只要繼續走。

 

我也許就是要這樣做。

“伊斯梅!”

伊斯梅不由自主轉過身。是蘭比亞斯,A.J.那位討厭的警察朋友。他拿著她的鞋子。

 

“游泳有點冷吧?”

“有點兒,”她回答,“我只是想讓自己的腦子清醒一下。”

蘭比亞斯走到她身邊,“當然可以。”

伊斯梅的牙齒在打架,蘭比亞斯把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膀上。“肯定不好受,”蘭比亞斯說,“看到A.J.跟不是你妹妹的人結婚。”

 

“是啊。不過阿米莉婭看著挺好的。”伊斯梅哭了起來,可是太陽基本下山了,她拿不準蘭比亞斯是否能看到她哭。

“婚禮就是這樣,”他說,“會讓人感覺孤獨得要命。”

“對。”

“我希望這話說得不過分,我也知道我們彼此並沒有那麼熟。可是呢,嗯,你的丈夫是個白癡。如果我有像你這樣一個有職業的漂亮妻子……”

 

“你說得過分了。”

“對不起,”蘭比亞斯說,“我失禮了。”

伊斯梅點點頭。“我不會說你失禮的,”她說,“你的確把你的外套借給了我。謝謝。”

“艾麗絲島上的秋天來得急,”蘭比亞斯說,“我們最好回屋里去。”

 

丹尼爾在吧臺那邊跟阿米莉婭的伴娘大聲地講話,頭頂上是裴廓德餐廳的那條鯨魚,這次鯨魚身上應景地纏了聖誕燈飾。雅尼納是位希區柯克電影中的那種金髮女郎,戴著眼鏡,跟阿米莉婭一樣在出版業一路干過來。丹尼爾不知情的是,雅尼納已經領了任務,確保這位大作家不要失了分寸。

為了這次婚禮,雅尼納穿了一件黃色的條格平布裙子,阿米莉婭幫她挑的,而且付了款。“我知道你再也不會穿這衣服了。”阿米莉婭當時說。

 

“這種顏色不容易穿好,”丹尼爾說,“不過你穿上很棒。雅尼納,對嗎?”

她點點頭。

“伴娘雅尼納。我應該問一下你是做什麼的嗎?”丹尼爾說,“或者這麼問是乏味的派對套話?”

“我是個編輯。”雅尼納說。

“性感又聰明。你編過什麼書?”

 

“幾年前,我編的一本關於哈麗雅特塔布曼的繪本獲得了凱迪克榮譽獎。”

 

“不簡單。”丹尼爾說,盡管事實上他感到失望。他正在為自己尋找一家新的出版社。他的作品銷量大不如前,他認為原來的出版社為他做得不夠多。他想在被拋棄前,先拋棄他們。“那是頭獎,對吧?”

“沒有獲頭獎,是榮譽獎。”

“我打賭你是位好編輯。”他說。

“有何根據?”

 

“嗯,你的書沒有得頭獎,你並沒有讓我以為得了頭獎。”

雅尼納看了看手表。

“雅尼納在看手表,”丹尼爾說,“她對老作家感到了厭煩。”

雅尼納微笑了。“刪掉第二句。讀者會知道的。表現出來,別講出來。”

 

“你要是這樣說,我就要喝一杯了。”丹尼爾朝酒保示意,“伏特加,灰雁伏特加[97],如果有的話。兌點賽爾脫茲礦泉水。”他轉向雅尼納。“你呢?”

“一杯桃紅葡萄酒。”

“‘表現出來,別講出來’,完全是一派胡言,伴娘雅尼納,”丹尼爾教導她,“這句話來自悉德菲爾德關於編剧的書,但是跟長篇寫作一點關係都沒有。長篇小說都是要講出來的,至少寫得最好的都是。長篇小說可不能模仿剧本。”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