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昌英《成都、灌縣、青城山紀遊》(4)

那夜在淩雲旅社所遭遇的; 恐怕是我平生第一次的經驗。恰巧電燈廠修理鍋爐,電燈賦缺。在小油燈的微光中,周夫人發現我們的床上埋伏著無數的棕色坦克車,在帳緣床緣及鋪板上成群結隊地活動著,宛似有什麽大員在那里檢閱的神氣。我們甜血動物最怕這種坦克車。周夫人和我就大大地懷起“恐懼病”來了。其餘三位,雖是色變,可是病症來得輕鬆一點。周夫人堅持著不肯睡,我是簡直不敢睡,然而夜深了,疲倦只把我們向睡神的懷抱里送,實在不能熬下去了,她們三位早就呼呼打打的睡熟了。可是,哎呀!癢呵!你瞧這麽大個疙瘩!……夢囈般的傳到我們耳內。最後,我也不顧一切地糊塗地倒在床上了。周夫人最後的一個故事,大約失了一半在我的夢里。她一人也就和外套斜歪在我的旁邊,用盡心思去提防坦克車的侵犯。我大約朦朧了五分鐘,脖子上一陣又痛又癢又麻木的感覺把我刺醒了,兩手往脖子上一摸,荸薺大小的疙瘩佈滿一頸。趕著把手電筒一照,只見大隊坦克車散隊各自紛逃。氣憤之餘,一鼓作氣,我一連截獲了五大輛。捷報聲中,以為可以得片刻的安寧,無奈負傷過重,用了朋友大量亞蒙尼亞,亦無法再睡下去。

五月十三日,得好友張先生之伴,約了顧陸二友,同上成都。張先生是我在英國愛丁堡大學的老同學,一向和我們家里的交誼是很深的。他現在擔負著後方建設的重任,領著人員,往各處已建的及尚在計劃中的重工業區域視察。我們和他同行,當然各有各的目的。我除了要配一副眼鏡的重要事件外,還要去看一個四年闊別,初從英國返國的少年朋友周小姐。


耳聞不如目見。歷史只是增加我們對於現實的了解與興味。秦朝李冰父子治水的事跡,在史冊上只是幾句很簡單的記載,不料擺在我們眼前的,卻是一件了不得的偉大工程!灌縣的西北,是一派直達青海新疆的大山脈。群山中集流下來的水,向灌縣的東南奔放,直入岷江,春季常成洪瀑,泛濫為災。山瀑入岷江口的東北角上有石山擋住,阻塞大水向東流淘,使川中十餘縣缺乏灌溉。李冰是那時候這地方的郡守,秉著超人的卓見,過人的膽量,居然想到將石山由西往東鑿出一條水道,將山瀑分做外江與內江二流。他自己的一生不夠完成這偉大的工程,幸有賢子繼承父志,如愚公移山般,竟將這驚人的事業成就了。塊然立在內外二江中間所餘的石山,名為離堆,成為一個四面水抱的島嶼。灌縣公園即辟於此離堆上。外江除分為許多支流外,直入岷江,向南流淘,灌溉西川十餘縣,因為水量減少,從此不再洪水為災了。內江出口後,辟成無數小河,使川中十餘縣成為富庶的農業區,使我民族已經享受了二千余年的福利,而繼續到無盡期。讀者如欲得一個鳥瞰的大意,可以想像一把數百里長的大馬尾展開著的形勢。馬身是西北的巨大山脈。由馬身泄下來的山洪,順著一股股的無數的馬尾鬃,散向東北東南徐徐而流,使數百里之地,變為雨水調勻的沃壤。我們後輩子眼見老祖宗這種眼光遠大,氣像浩然,在絕無科學工具的條件下,只以人工與耐力完成了這樣功業的事實,何能不五體投地而三致敬意!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