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昌英《成都、灌縣、青城山紀遊》(5)

由離堆向西北數里地方,水面很寬,水流亦極湍猛,地勢當然較高。那里就是天下傳名的竹索橋的所在。索橋的起源是一個動人的故事。我的老同學美髯劉先生是本地人,他把那淒愴偉大的故事,用著莞爾而笑,徐徐而談的學者風度,說給我們聽了。不知幾何年月以前,彼此兩岸的交通是利用渡船的。有鄉人某,家居南岸,逢母病,求醫得方後,必得往北岸的縣城檢藥。他急忙取了藥,匆匆奔走於回家的路上。到得渡船處,苦求艄公急渡,而艄公竟以厚酬相要挾。鄉人窮極,窘極,實無法多出渡資。艄公畢竟等著人數相當多,所得夠他一餐溫飽,始肯把他一同渡過。鄉人回到家里,天已黑,而老母亦已辭世多時了。


有其夫,而且有其婦!他的妻子,在飽嘗喪姑喪子喪夫的悲哀中,繼承夫志,破衣草履,拋頭露面,竟也捐募得一筆更大的醵金,架起一座貨真價實的索橋,從此解除了不可以數目字計算的同胞的苦痛!


天師洞的臘味,泡菜,綠酒,非常可口。逛山水,住寺觀,而能茹葷飲酒,那是峨眉山上所不可得,而是道家特別體貼人情的地方。晚飯後,山高風厲,寒氣不免襲人。我們八個同伴於是又令人焚起熊熊的炭盆,一面剝著落花生,嚼著油炸豆腐乾,一面大擺龍門陣(四川人稱談天為擺龍門陣)來。主要的題目是相法。蘇先生對於相法頗有研究。相法的故事又多又妙,可惜不能一一記得清楚了。只記得某人的鼻子生得奇緊,連風都吹不進去,所以他的為人非常猶太。據相法而論,我的一生好處都生在鼻子上,但是我的手,指縫生得太松疏,任如何合緊,也是一個個的空洞,照見白光的。所以我的鼻子賺來的錢,全由兩手的指縫里漏出去了!難怪十年一覺粉筆夢,贏得兩袖盡清風!命也如斯,其何言哉!可是笑聲送入的夢來得異樣甘香。一夜清潔溫暖的睡眠。把前兩夜坦克車苦戰所耗費的精神都完全恢復過來了。

回到淩雲旅社,寒氣確實有點逼人。張先生命人買了木炭,我們圍竈向火,大談起天來。索橋起源的故事是劉先生這時候講給我們聽的。那一夜我們與坦克車的苦戰也一樣的夠勁。我一人所截獲的就比昨夜還多一輛咧。

隆隆!隆隆!……第二批又來了。這一批不知從何方而來,而未從我們頭上經過。可是這次連一個蛋也沒下,就被我們的飛將軍趕逃了。


索橋北岸附近有二郎廟,倚山而立,建築相當宏敞,園地亦甚清幽。廟內有李冰父子神像,乃都江十四縣人民對於先賢崇敬的具體表征。廟側有一崇奉土地菩薩的偏閣,上面額一頗為有趣的匾: “領袖屬於中央”六個大字,平立於中,旁署光緒某年月立。我們當時計算一下,距今約有五十多年了。灌縣傳為可喜的預言。其實,中央者五行之土也。原立匾的人無非尊敬土地菩薩而稱其為領袖之意而已。然而“領袖屬於中央”在當時實也是一種不普通的說法,稱之為一種可悅的預言亦無不可。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