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4)

厭倦不再是我鍾愛之所在。激怒,惡行,瘋狂,它們的種種衝動和禍害,我都清楚,——我所有的沈重負擔都可以解除。請珍視我的天真無辜,這種天真開闊明朗,不會讓你感到暈眩不能自持。

 

我大概不會要求自我鞭撻以激勵自己。讓耶穌基督充作嶽父大人,和他一同乘船前去舉行婚禮,我相信我不會做出這種事。

 

我不是我的理性的囚徒。我說過:上帝。我只求在得救之中保持自由:如何求得自由?輕浮無聊的惡癖我已經放棄。無需什麼獻身,更不需要神聖的愛。過去那個心靈明慧的時代我並不惋惜。人各有自己的理性,各有各自的鄙視,也有自己的仁慈:我在天使良知的最高一級保留有我的席位。

至於現已建立的福祉,不論是馴順如奴隸與否……不,不,我都無能為力。我太放縱自己,心早已分散,太軟弱了。生活因為辛勤勞作正像繁花怒放那樣繁榮,這是由來已久的真理:我麼,我的生活負擔也不太重,我的生活飄飄搖搖,浮蕩在行動的上方,這是這個世界上一個小小的可珍視的位置,一個點。

 

我因為缺乏熱愛死亡的勇氣,已經成了老處女!

祈禱,願上帝賜予上界天使般的安寧——像古代的聖徒那樣。——聖徒!強人!隱修士,古代的藝匠,已經不合時宜了。

無休止的鬧劇!我的天真只能讓我悲哭,生存是人人都必須扮演的滑稽戲。

 

————

 

夠了,夠了!這就是懲罰。——前進!

啊!胸口有火在燃燒,時間在咆哮!正因為有這樣一輪太陽,我眼中卻是黑夜茫茫!心……四肢五體……

到哪里去?去戰鬥?我是弱者!別的人正在前進。工具,武器……時間!……

 

開火吧!對準我開槍!打吧!我投降。——懦夫!——殺死我吧!讓我匍伏在奔馬的鐵蹄之前!

啊!……

——我會習慣的,我可以適應。

也許這就是法國的生活,通往榮譽的小徑!


[1] 施瓦本平原,德國南部符騰堡與巴伐利亞間地區;索利姆,即耶路撒冷。此處所述施瓦本、拜占庭、索利姆,指十字軍東征所經途程。

 

[2] 即數量、數學的數。

[3] 聖靈(Esprit),另一意為精神。

[4] 即今法國布列塔尼地區,七世紀以前,稱阿爾摩里克。

[5] 為亡靈祈禱的拉丁經文首句,引之以示對宗教信念的嘲弄。

[6] 蘭波一八七三年五月在一封信中稱他正在寫“散文體的小故事”,題作《異教之書》(Livre païen)或《黑人之書》(Livre nègre),一般認為此即《地獄一季》最初的題目。此處譯為黑奴以與下文“黑人”(假黑人)有所區別。一八九〇年二月二十五日蘭波一封信中說到“所謂文明國家的白種黑人”,即此處所說商人、法官、將軍、帝王之類。

[7] 含是挪亞的三個兒子之一。大洪水後,挪亞種植葡萄園,“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棚里赤著身子。迦南的父親含,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因此迦南受到咒詛,被咒為人奴。見《聖經·舊約·創世記》第九章。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