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潛談讀書·讀《委曲求全》(4)

寫戲劇難在布局,布局難在於每幕之中造成一種緊張空氣,把聽眾的注意和興趣引起而又抓住。就這一點說,《委曲求全》幾乎是無瑕可指。也許有人嫌第一幕稍沈悶一點,但是這是不易避免的。戲劇第一幕的任命向來是在埋伏線索和介紹角色,免不著一些比較沈悶的解釋。第一幕的成功和失敗不在劇情的轉變是否生動,而在所埋伏的線索能否醞釀出生動的劇情來。

部戲好比個問題和它的答案,第一幕的職務就在把問題引出來。如觀眾看到第一幕閉幕時,一方面很具體地瞧見一個有趣味的局面,一方面還提心吊膽的等待下文,第一幕就算盡了它的責任。


《委曲求全》的第一幕成功,就因
為到它閉幕時我們站在一種極緊張的空氣中,想知道顧校長和王太太所做的那副可嫌疑的姿勢,在下文究竟如何分解。第一幕不僅要引出問題,最要緊的是要埋伏一些線索,讓觀眾自己替問題找一個答案,換句話說,它應該引起一種預料。戲劇能否引起趣味,就看它能否不斷地引起預料;它能否引起快感,就看它能否不斷地跳出觀眾的預料之外。

《委曲求全》的第二幕和第三
幕就是這樣地不斷地戲弄我們的預料。宋先生和陸海抓住把柄,我們預料他們一定會串通關教授去倒顧校長,可是他們卻幫顧校長去做掩飾嫌疑的串套。宋陸既然釣魚,我們預料關教授無隙可乘,顧校長也可以安然無事了,可是釣魚的串套終被拆穿,而顧校長的秘密會議反成為陷害他自己的鐵證。

關教授既有人證,又有張董事做靠山,當然會趕去顧校長取而代之了,可是結果使他掃興的偏偏是這位張董事。從第一幕以後,《委曲求全》的劇情轉變是那樣離奇而卻又那樣自然,從頭到尾,一氣貫串下來,沒有一絲兒裂縫,沒有一刻兒松懈,這樣緊張完密的結構是最能引起一般觀眾叫好的。


就性格說,《委曲求全》的主要角色都是一個模子托出來的。他們無論
是男是女,是主是奴,全是一群壞蛋。嚴格地說,他們只能算是一個性格在不同的身分中現出不同的花樣,根本很少個性。他們都會阿諛逢迎,都好欺騙嚇詐,都慣拿別人做自己的工具,目的都在爭飯碗或是保全飯碗。“委曲求全”者並不只是王太太,從顧校長關教授張董事以至於陸海馬三,都是如此。王先生是唯一的例外。他是成達大學的唯一正經人,可是也是唯一的大傻瓜。我們只見過他兩次面,他每次都是很寒酸地爭風吃醋,一點也不知趣,但是每次都被他的太太提醒他的位置要緊,很勉強地忍氣吞聲,到底他也還是一個“委曲求全”者。

“天下烏鴉一般黑”,《委曲求全》的世界仿佛令
人起這樣的感想,但是正因為這一層,它的顏色似乎單調一點。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