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9)

8

 

薩賓娜似乎感到弗蘭茨撬開了他們隱私的大門,似乎瞥見了在日內瓦認識的一颗颗腦袋:克勞迪,安娜,畫家阿倫,握著手指頭的雕刻家。現在,不管她願意與否,她成了她毫無興趣的一位婦人的對頭。弗蘭茨會提出離婚,而她務必在他那張大大的結婚床上取代克勞迪的位置。人家在表演的時候還與觀眾保持著或長或短的距離,而她卻要在這所有的人面前演戲,不是薩賓娜,是不得不演薩賓娜的角色,並決定怎樣演這個角色更好。一旦她的愛被公開,愛便沈重起來,成為了一個包袱。薩賓娜一想到這點就畏縮不前。 

他們在羅馬一家餐館吃晚飯,她默默地喝著酒。 

“你沒有生氣吧?”弗蘭茨問。

 

她使對方確信她沒有。她仍然處於混亂之中,不能確信什麽才是幸福。她回想起他們在開往阿姆斯特丹的快車廂里相遇的情景,那時她真想跪在他面前,求他抓住她,緊緊擁抱她,永遠不要鬆開。她期望結束那危險的背叛之途,期望終止這一切。 

她可以強化那種欲念,試圖把它看作自己的救助,自己的依托,可這隻能使乏味之感更趨強烈。 

他們在羅馬街上走回旅館。周圍的意大利人又鬧又叫又手舞足蹈,他們默默走著,卻聽不到自己的沈默。

 

薩賓娜在浴室里洗了很長時間;弗蘭茨蓋著毯子在等她,像通常那樣,亮著一盞小燈。 

她回來時,把燈關了。這是第一次她這麽做。弗蘭茨應該注意到這一點的,他沒有。燈對他來說沒有什麽意義,如我們所知,他總是閉著眼睛做愛的。

 

事實上,正是他那雙閉著的眼睛使薩賓娜關掉了燈。她一刻也受不了那雙低垂的眼瞳。常言說,眼睛是心靈之窗。因此弗蘭茨閉著眼睛在她身上扭動著的身體,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而已。像一隻剛剛出生的幼畜,閉著眼微喊地尋找奶頭。強壯有力的弗蘭茨在交合的時候,像一頭巨大的幼狗在吮吸她的奶汁,他也真的含著她的奶頭如同在吮吸!一想到他的下身是個成熟的男人而上身卻是個吮奶的嬰孩,她便覺得自已是在與一個嬰孩交合,實在近乎厭惡。不!她不再願意看見這個在她身上瘋狂扭動的身軀,不再願意把自己的乳頭交給他。一條母狗和一隻小狗,今天只是最後一次,不可更改的最後一次!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