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光輝·論喜感被敘述的存在感(4)

這里的 “快樂”略不同於 “愉快”,但是快樂以愉快為基礎。弗萊認為 “構成喜劇情節的是主人公願望受到阻礙,而克服這些阻礙即構成了喜劇的情節”。[17]( P221) “克服”即意味著主人公的生命價值得以實現。簡克爾認為, “在悲劇中彌漫在兒子心中的犯罪感,在喜劇中似乎移置到父親身上,有罪過的是父親”,因而 “喜劇是癲狂的審美關聯物”。[18]( P324、332)


父親象征著生命的老化,兒子象征著生命的活力。父親的犯罪感,就是對生

命的超越,也是新生命價值得以確認。所以,生命價值的實現,就是 “喜”之所以產生的基本規定性。蘇珊·朗格說得更直接: “喜劇情感是一種強烈的生命感,它向智慧和意志提出挑戰,而且加入了機運的偉大遊戲,它真正的對手就是世界。”[19]( P404)


至於生命價值被確認是否必然引發笑,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本文討論的問題,是喜感而不是笑感,這一點必須首先說明。一般而言,笑使人喜悅,哭使人悲傷,但是笑亦有多種區分,笑很可能是痛苦的感受。例如被無休止地撓癢癢,很可能是極其痛苦的事,甚至可以是 “笑刑”。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中的笑,恐怕既不好笑,又不可喜。所以,區分喜感與笑感,就是討論喜感的前提。



二、存在感的確認是喜感的基礎


正如上文所述,生命價值的確認,是喜感的基礎。在現代哲學中,一般將生命價值被確認的感覺表述為 “存在感”。“存在感”一詞被用得很多,但是卻很難有一個像樣的解釋,原因是 “存在”問題太過復雜。西方近代哲學正是從思考 “存在”問題開始的,笛卡爾的 “我思故我在” 的 “在”,就是存在。存在感,就是對 “我” 的存在的感知。人最初的自我意識,就是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沒有存在感,情感無從談起,因為存在是 “形而上學的最高範疇,存在概念的內涵決定著整個形而上學的形態”。[20]( P138) 那麽,什麽是存在呢? 海德格爾的存在主義哲學,正是始於對此問題的追問。

[17] [加] 諾思羅普·弗萊. 春天的神話: 喜劇 [A]. 弗萊等. 喜劇: 春天的神話 [C]. 傅正明,程朝翔,等譯.北京: 中國戲劇出版社,1992.
[18] [德] 路德維格·簡克爾. 喜劇心理學 [A]. 弗萊等.喜劇: 春天的神話 [C]. 傅正明,程朝翔,等譯. 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1992.
[19] [美] 蘇珊·朗格. 情感與形式 [M]. 劉大基,等譯.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6.
[20] 劉旭光. 實踐存在論的藝術哲學 [M]. 蘇州: 蘇州大學出版社,2008.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