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光輝·論喜感被敘述的存在感(3)

這就說明朱光潛是把笑感納入喜劇進行論述的。朱光潛還討論了柏格森的 “發現

旁人的 欠 缺”,德國哲學界的 “乖訛說” 和“失望說”,康德的 “一種從緊張的期待突然轉化為虛無”,斯賓塞的 “精力過剩說”,英國的薩利、法國的杜嘉、美國的莎笛斯等人支持的“遊戲說”,弗洛伊德的 “心力節省說”等。朱光潛列舉的這些學說大部分都是談的 “笑感”。


他認為,“笑的來源既不同,所生的快感也就不一致”,[13]( P375) 比 如 嬰 兒 的 笑,可能只是喜悅,並不 “好笑”,但還是與 “笑”有關,似乎感到 “喜”必然想 “笑”。


常識告訴我們,笑不一定意味著喜,比如悲傷極了可能反而發笑; 有喜感也不一定發笑,高興至極反而可能 “喜極而泣”。因此,討論喜感,首先就是要把 “笑”進行懸置。喜感是一種內心感覺,至於笑與不笑,想笑還是不想笑,則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可喜的事”與 “可笑的事”,雖有交叉,但根本就是兩回事。黑格爾專門提醒

不要把可笑的和真正的喜劇混淆,認為: “任何一個本質與現象的對比,任何一個目的因為與手段對比,如果顯出矛盾或不相稱,因而導致這種現象的自否定,或是使對立在實現之中落了空,這樣的情況就可以成為可笑的。但是對於喜劇性卻要提出較深刻的要求。”[14]( P291)



康德區分了 “愉快”和 “笑”,令人愉快的東西不一定使人發笑,比如 “草地的綠色”,以令人舒適為特征,是因為對象具有和諧的特征而“賞心悅目”。使人發笑的也不一定帶來愉快,“笑是一種從緊張的期待突然轉化為虛無的感情”,[15]( P175)二者的區別是很明顯的。黑格爾理解的喜劇也不同於單純的 “笑感”,他說: “這是一切普遍的東西之返回到自身確信,有了這種自身確信,一切異己的東西就完全不顯得可怕並失掉其獨立存在,而且這種確信也是意識的一種健康狀態和自安於這種健康狀態,這是在喜劇以外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找到的。”[16]( P231 - 232)

他強調的是“自身確信”這一面。

康德的 “快樂”和黑格爾的 “喜劇”有一個共同點: 喜以自身的生命價值得到確認為其特征。確認自身的生命價值,既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反面的。康德說: “快樂是生命力被提高的感情,痛苦則是生命力受阻的感情。”[6]( P106)

[14] [德] 黑格爾. 美學 ( 第三卷下) [M]. 朱光潛,譯.北京: 商務印書館,2009.
[15] [德] 康德. 判斷力批判 ( 上) [M]. 宗白華,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2009.
[16] [德] 黑格爾. 精神現象學 ( 下卷) [M]. 賀麟,王玖興,譯.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