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荒原》二、對弈 (上)

二、對弈


她所坐的椅子,像發亮的寶座

在大理石上放光,有一面鏡子,

座上滿刻著結足了果子的藤,

還有個黃金的小愛神探出頭來

(另外一個把眼睛藏在翅膀背後)

使七枝光燭臺的火焰加高一倍,

桌子上還有反射的光彩

緞盒里傾注出的炫目輝煌,

是她珠寶的閃光也升起來迎著;

在開著口的像牙和彩色玻璃制的

小瓶里,暗藏著她那些奇異的合成香料——

膏狀,粉狀或液體的——使感覺

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沒在香味里;受到

窗外新鮮空氣的微微吹動,這些香氣

在上升時,使點燃了很久的燭焰變得肥滿,

又把煙縷擲上鑲板的房頂,

使天花板的圖案也模糊不清。

大片海水浸過的木料灑上銅粉

青青黃黃地亮著,四周鑲著的五彩石上,

又雕刻著的海豚在愁慘的光中遊泳。

那古舊的壁爐架上展現著一幅

猶如開窗所見的田野景物,

那是翡綠眉拉變了形,遭到了野蠻國王的

強暴:但是在那里那頭夜鶯

她那不容玷辱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沙漠,

她還在叫喚著,世界也還在追逐著,

“唧唧”唱給髒耳朵聽。

其它那些時間的枯樹根

在墻上留下了記認;凝視的人像

探出身來,斜倚著,使緊閉的房間一片靜寂。

樓梯上有人在拖著腳步走。

在火光下,刷子下,她的頭髮

散成了火星似的小點子

亮成詞句,然後又轉而為野蠻的沈寂。

“今晚上我精神很壞。是的,壞。陪著我。

跟我說話。為什麽總不說話。說啊。

你在想什麽?想什麽?什麽?

我從來不知道你在想什麽。想。”



我想我們是在老鼠窩里,

在那里死人連自己的屍骨都丟得精光。

“這是什麽聲音?”

風在門下面。

“這又是什麽聲音?風在幹什麽?”

沒有,沒有什麽。

“你

“你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沒看見?什麽都

“不記得?”

我記得

那些珍珠是他的眼睛。

“你是活的還是死的?你的腦子里竟沒有什麽?”

可是

噢噢噢噢這莎士比希亞式的爵士音樂——

它是這樣文靜

這樣聰明

“我現在該做些什麽?我該做些什麽?

我就照現在這樣跑出去,走在街上

披散著頭髮,就這樣。我們明天該作些什麽?

我們究竟該作些什麽?”

十點鐘供開水。

如果下雨,四點鐘來掛不進雨的汽車。

我們也要下一盤棋,

按住不知安息的眼睛,等著那一下敲門的聲音。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