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

這回我又到了家鄉,
前面就是我的家鄉;
遠遠的凝著青翠一團;
眼前亂晃著幾根旗桿。

轉個灣小車推到溪旁,

嘶的一聲奔上了橋梁;
面前迎出些熟的笑容,
我連忙踏步走入村中。

故鄉啊仍舊一般新鮮,

雖然遊子是風塵滿面!
你瞧溪菏還飄著香風,
歌聲響遍澄黃的田隴,
溪流邊依舊垂著楊柳,
柳蔭下搖過一隻漁舟。

聽呀井欄邊噗噗洗衣,

炊煙中遠遠一片呼歸,
算命的鑼兒敲過稻場,
笛聲悠揚在水牛背上。
這回我又到了家鄉,
前面就是我的家鄉。

—1925年1月12日(選自《晨報詩鐫》第4號)


【賞析】


“清華四子”之一的饒孟侃,為早期新月詩社成員,與聞一多、徐志摩等致力於新格律詩的倡導和實踐。《家鄉》一詩發表後受到同仁的推崇和新詩界的注目。這首詩寫法較別致,以“心頭幻影”再現家鄉的情景,抒發一個遊子對家鄉的眷戀之情。

詩一開始便營造了一種強烈的思鄉之情。一個“又”字,說明了詩人漂泊在外,時時縈回在心頭的“家鄉”的情景,不曾揮去。接下來所描寫的都是詩人所想像中回到家鄉的情景,“仍舊一般新鮮”的家鄉,詩人一步步走近,在從“溪荷”到“田隴”、“井欄邊”到“稻場”,詩人輾轉各個場景,在空間的婉轉中又由“悠揚的笛聲”所延伸,讓人沈浸在興奮和激動的夢境中。但是詩到此卻一頓,詩人旋即意識到,這些都並非真實的存在,而只是“心頭的幻影”,於是,在結尾又重新回復到“前面就是我的家鄉”的抒寫,詩人也意識到了這家鄉的不可企及,它總是在“前面”,卻無法親臨,這更加深了詩人思鄉之情及有家不得回的痛苦,放在整個社會背景中,也具有了更深層次的意義。

此詩詩風比較淳樸,詞語平白,句子暢達;追求新意,講究韻腳,顧及平仄,格調和諧。饒孟侃本身也是新詩理論家,他在新詩音節研究上有突破性的貢獻。他的《新詩的音節》是繼新詩誕生早期胡適、錢玄同、陸志韋等關於新詩形式格律理論之後,為建設新格律而提出的創見,第一次提出新詩的格調問題:“(節奏)一方面是由全詩的音節當中流露出一種自然的節奏,一方面是作者依著格調用相當的拍子組合成一種混成的節奏。”“最妙是用第一種方法去做第二種的工作”在這種理論指導下,饒孟侃努力實踐,此詩每句均由四個音節組成,句式排列十分工整,又以雙句叠韻,以“ang” 做韻腳,更顯悠揚而開闊,讀來瑯瑯上口。開頭和結尾的回環,在建築上本身就形成了愈飛翔之鳥狀,深有美感,而詩句的重復,也增添了音樂感的律動,整首詩在均齊的格律中體現了和諧優美的意境,不失為一首好詩。

Views: 1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