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昌英《成都、灌縣、青城山紀遊》(2)

十六號早晨,八位同伴,聚在一堂,吃早飯的時候,都各將一夜與坦克車周旋的戰訊報告了。在那談虎變色的渥然歡笑中,都共慶天雨乍寒不受飛機侵擾的幸事。突然中張先生離餐桌數步,右手反向背心,撚住衣服,不動聲色地說著: “咦!沒有放警報,怎麽發高射炮?我這背上仿佛有不少的高射炮在那兒亂開咧!”這一陣笑,不是相當西化的我們當之,一餐早飯怕是白吃了的!

車子剛剛停在春熙路口,蘇王等三四位,下車去找旅館。在車上的人,正在議論夜飯的地點。說定我做東,因為我一直是做客,最後總該做一次漂亮的東了。正是姑姑筵?不醉無歸小酒家?四五六?鎮江樓……議論紛紜,莫衷一是……嗚—嗚—……警報來了。顧先生素有臨事不亂的本領,一聽警報,即知姑姑筵等今夜均無緣見面了,連忙買了兩磅面包,以備充饑。蘇王各位趕回汽車之後,車子即向城外奔,不料在某街上被軍警阻止了,因為空襲警報中,汽車不準行動,以免有礙群眾的逃避。可是因為我們是外來客人,不識成都方向,終被有情軍警通融了這一次。我們直向某城門外奔,到了一個相當遠的所在,即停下來,以為可以躲避,不料下車一問,始知正停在飛機場!這一下把我們嚇住了,只嚷: 快開走!快開走!大約又飛奔了十餘里,才停下來。我和三位男先生及周夫人躲在一座土墻根下。旁邊有捆稻草,我們搬至墻根,覆在上面靜候著。不到十分鐘,隆隆!隆隆!……飛機來了,在我們頭上經過。我們的探照燈把飛機九架照住在薄雲上面,只見銀翅斑爛,在白雲里漾來漾去。我們的飛機早已上去,與之周旋。那夜月雖如水,卻銀雲,飛機不易低飛,且因我們自己的飛機在上面與之搏鬥,恐有誤傷,故各色不令放高射炮的信號滿天飛舞。一時彩色飄漾,機聲隆隆,槍聲劈拍,頗為美觀。最後飛機仍擲下來一些燒夷彈。轉瞬間,只見煙火沖天,紅光四射。我們當時一陣心酸,痛心同胞的苦難,以為去年八一九嘉定的我們所身受的慘劇,又遭遇到成都人身上了。可是不到數分鐘,煙消了,火熄了,一輪明月照天空,大地靜得如夢樣的甜蜜。我們不得不欣感成都救火隊救火的神速!


第二天張先生見形勢不佳,飛機不免還要光臨,趕著替我們找了便車,把我們送回嘉定了。我們回家之後,一連是五次夜襲與無數次的日襲。我們在這些無止息的威脅之中,還是繼續苦鬥著,忍耐著,努力自己的職務。我在上課改卷以及喪失愛妹的悲哀與其他種種憂慮里面,而能在警報聲中寫完這篇遊記,亦可謂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的明證。

不錯,那綿綿的春雨把內地旅行所不免的三種摩登武器的侵害,減少了一種: 飛機的刺股; 可是原定上青城山的計劃不得不因之而有拖延了。在陰雨無聊的下午,一部分的我們竟去看了一陣子平戲。三毛錢一座,我們趕上了馬蹄金(即宋江殺惜,通名烏龍院)及雁門關(即陸登死守潞安州的壯烈史事)兩出戲。戲做得不太好。有一處,我大約表示要叫倒彩的神氣,張先生微笑地說道: “三毛錢,你還要求更好的貨色嗎?”我才始恍然大悟自己的苛求!可是反轉來說,三毛錢在這地方這時節,能買得幾聲平調聽聽,總算不錯,況且這還是朋友的惠賜咧!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