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昌英《成都、灌縣、青城山紀遊》(1)

由青城山嶺乘滑桿一直回到灌縣,為時不過一二個鐘頭。在路上是同樣舒服而靜穆。在灌縣與劉先生一家會齊了,在公園里用了午餐之後,我們回成都。到了成都郊外,劉家下了車,回到他們的鄉居; 我們就趕著向城內奔進,因為日已西沈,為時不早了。

十五日的清晨,我們從灌縣出發。在城門口遇著了約定同去的劉先生。劉先生也是我們愛丁堡的老同學。豪爽磊落,仍不減於昔日,可是無由的添上了滿腮腭的黑鬍鬚,加上了他無限的尊嚴與持重,大約也是要表現他已是兒女成行的老父親了吧!趕到灌縣公園,已是午牌時分。在公園里,一餐飽飯後,去找旅館,不幸新式清潔的四川旅行招待所客滿了,只得勉強在淩雲旅社定了幾間房子之後,大家就出發去參觀灌縣的水利。


隆隆!隆隆!第三批又由我們頭上飛過了。我方的探照燈,驅逐隊,把他們逼住在雲間。他們一時逃不出圈子,就放下十二個照明彈,把一個偉大的成都照得明如白晝。十二盞照明彈散掛在天空中,與我機所放的各色信號,混然雜然飄動著,簡直是一幕壯麗奇美的戰舞,而隱隱在雲端里飛機相互搏鬥的機槍聲,可謂是陪舞的音樂了!慘絕人寰的空戰竟有如此之幽麗,是亦老天爺特與人類的惡作劇嗎?這一批雖然投下了許多炸彈,卻大都落在荒邱,城內毫無損失。

到了三蘇的發源地: 眉山縣,就在原為東坡祠,現改為公園的綠蔭深處度過了正午的酷暑。“四川偉大”一言,是不錯的。任你走到那個小市鎮,你總看見一個像樣的公園,一座像樣的中山堂。眉山的公園,也許因為它是三蘇父子祠堂所在之處,也就來得特別寬敞,清幽而潔凈。浸在優美的環境里面,而又得沱茶與花茶的激刺,談笑也就來得異常的熱鬧了。一餐清爽的午飯後,吐著灰雲的汽車把我們一直送到成都。


我們參觀此橋時,適逢大雨,張先生病腳,頗以不能一試其勇氣為恨。只有蘇王二先生曾來去的走過一趟。女子里面,只有周夫人還有那番雄心壯志,在上面蹣跚了一二丈遠,其餘的均只得厚顏站住腳,默默憑吊那對遠古的賢夫婦的卓絕的精神與功垂萬世的遺德。

由索橋往上,再一些距離,地勢更高,水流更急,也就是都江堰的所在地。堰者就是一種活動的堤。冬季儲水於堤內,來春清明時節,開堰為水,以滋農事。每年開堰典禮是全四川認為最鄭重的一種儀式,由縣政府主持,各縣及省政府均派重員參加。百姓觀禮者總以萬計,人山人海,道常為之塞云。

不知若干年後,這鄉人的幼子,又遇病魔侵擾。在同一情形之下,也因渡船艄公不肯救急,一條小性命竟冤枉送掉。鄉人在悲憤填胸,痛定思痛之餘,推想到天下同病者的愁苦,乃發宏願,誓必以一生精血來除此障礙。他以熱烈的情感,跪拜的虔誠,居然捐募得一筆相當醵金,在不久時間中,果然在洪流之上建起了一座索橋。

可是“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天意,實在有點不可捉摸!據說這初次嘗試的索橋造得不甚牢實,也許是醵金有限,巧婦做不出無米之炊的緣故,索橋好像有些過分的簡陋。

1940年6月10日完稿於四川樂山城郊警報聲中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