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日

這兩日的天氣,跟同一個版面印出來的兩頁書一般,大概都是半夜過後,雲氣盡收,讓子夜的太陽(月)帶著涼光把這片田野照得透徹的涼,再讓溫熱的太陽照耀同樣長久的時間,中午截然雲氣瀰漫而起,整個下午天色是不透明的灰,勻勻的,好像只換了個灰色的天幕,一樣是沒有雲的大晴天,而這樣的晴天是白日與黑夜的混合,因此沒有日也沒有月。 

今天的曉音給伯勞搶了先,此君入宿喈鳴是例行公事,出宿則未必盡行。只聽得牠劃破一切的鳴聲,便知道曉天破出的是怎樣的景致。過了片刻,時鐘方纔敲半點,看了看,是五點半。

 

這連日來,每當上半晡陽光將藍天晾透,將綠地晞鬆,那隻觱橛就漂起在半空中歌唱。今天熟睹牠的飛鳴,令我吃驚,牠簡直就是雲雀,漂浮像雲雀,翅羽的寬葉和顫動全像雲雀,鳴聲也像雲雀,斂翮突降更像雲雀。也許牠在這雲雀之鄉待久了,不覺就習成了雲雀的模樣。從今天起,牠應贏得另一個新名,該叫牠藍雲雀了! 

撿了雞卵,算一算一共已經生了九個,大概最多再生五個就要孵了,這一、兩天內得將雞滌造好。想了想,木條欠通風,竹片好些,最好是四面圍鐵紗。現時家裏沒有鐵紗,總歸要造,不如上街市去剪幾尺回來,再砍一枝熟刺竹,夠造間架、偃瓴、覆瓦了;並且也好去看看番薯交貨的情形。

 

剛將腳踏車踏出去,便遇著車隊回來。族親們雖是辛苦,精神卻顯得格外好,個個嘴邊眼角都自然的掛著笑意。 

到了潮莊,先到交貨場去,正趕上大卡車在裝載。跟司機談故鄉的種種、番薯的行情。偶然談到了番麥,說是故鄉幾乎沒人種整塊地的,有之一壠半壠,大概都種在田畔,孤單的一行,幾十株而已。司機答應回去問問番薯商,是否一起收番麥,有的話,多少價錢,出貨量多少等等。看著今早出的貨,全數裝上二大卡車上運走了,心裏面很覺得愉快。

 

費了一個下午將雞滌造好了。三尺半高,四尺寬,二尺半深,四腳離地一尺半,屋頂是剖半的半竹,一仰一覆交連而成,棲棚是竹片疏縛,雞屎可直接落地。看來相當好,一股生竹味,很是好聞,而又青青的很好看。搭造中曾經一段時間,心裏覺著極端矛盾,只怕將來成了天雞之鄉,怎麼辦?可是一想起到處是紅紅的雞冠,耀人的羽色,雄壯的啼聲,以及雌雞溫馴的形體與色澤,就教我快樂起來。反正只要我肯吃蛋,繁殖量還是操之在我,是不是?於是我便熱心而無虞的將雞塒一口氣造好了。 


放在那裏好呢?牛滌東嗎?雞屎味卻不比牛尿牛屎。想了想,還是放到牛滌西去,那裏上午有牛滌遮日,下午有灌木叢遮日,也許母雞還更樂意在西面呢?

一切弄停當,在暮色中打掃竹屑,猛一擡頭,纔記起小斑鳩來。我一直佔著老楊桃樹下,小斑鳩怕不敢來停宿了。不知道牠今夜棲寄何處?不免有一絲絲的掛念! 


【音注】上半晡:上晡即上午。上半晡,大約十點鐘以前,日出以後那一段時間。晡,臺音ㄅㄛ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