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不喜歡見記者

回國以後,免不了被記者們包圍。尤其是開頭那些天,幾乎天天接到要求采訪的電話。我是能推就推,實在推辭不了,才見一下。 

我不喜歡見記者,是因為他們總是想從我這里追問出什麽了不得的經歷和體驗,我難免會讓他們失望。朋友們是不問我這種生硬的問題的,他們看見我平安地回來了就很滿意了。不過,既然這次行動早已通過媒體宣傳開來,記者們的關注似乎也無可非議。只是我在出發前就已表明了態度,一切順其自然,決不制造任何戲劇性效果。收獲當然是有的,而且我自己覺得不算小。對於我來說,這段經歷最寶貴的是兩點,一是得以欣賞那里大自然的美麗、奇特和原始,二是能夠在一個遠離塵囂的環境中安靜思考。因此,我在此期間所寫的文字就很自然地分為兩類,一是南極的景物描寫,二是孤島上的思想劄記。在這兩類文字中,各有一些是我自己喜歡的。一個寫作者寫出了自己喜歡的東西,這當然是收獲。可是,聽到我這樣的回答,記者往往覺得不過癮。他們也許聽說過以前到了南極的人,在世界觀人生觀方面會發生偉大的飛躍,現在我說不出類似的飛躍,他們便認為我是白去了一次南極。唉,我怎麽對他們說清楚呢,對於所謂的偉大飛躍,我基本上是不相信的,同時我不認為沒有飛躍就等於沒有收獲。

 

也有一些記者對我的態度表示理解。《北京晚報》記者要求采訪我,我說我的基本想法已經在《南極無新聞》一文中表明了,請他們刊載,他們就痛快地照辦了。北京電視臺晚間新聞的記者來家里采訪,很和藹地與我的不到三歲的女兒玩,並不問我那種沈重的問題。節目播出時,我的女兒驚奇地發現,她在電視里伸著手遞石頭,話外音問:“這是什麽?”她答:“石頭。”問:“是哪兒的石頭?”答:“南極的。”這是多麽可愛的鏡頭呢。

 

可是,今天,我啟程去德國參加一個會議,剛上飛機,空姐在分發報紙,一個同伴發現了什麽,興沖沖地拿給我一份。我一看,是某報對我的采訪,有照片,有文字,佔了一整版。坐在座位上瀏覽,我立刻感覺味兒不對。我是因為那個記者一再打電話給我,才同意接受采訪的。我們約定,她寫完稿子後要發給我過目。但她始終沒有發給我,現在看了報紙,我也就明白她不敢發給我的緣由了。這篇采訪稿用旁敲側擊、斷章取義的手法暗示了兩點,一是我去南極的收獲不大,令人失望,二是收獲不大似乎可以歸因於也證明了我的平庸。那天晚上是在我家里采訪的,我和孩子之間的親熱,因為客廳鋪著兒童地毯而委屈客人換了拖鞋,在采訪稿里這些都被用譏諷的口吻提到了。 

飛機起飛了,我望著窗外的白雲,心中想:我對媒體還是太輕信了。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