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七寶池上的鄉思

彌陀說:“極樂世界的池上,

何來淒切的泣聲?

迦陵頻迦,你下去看看

是誰這樣猖狂。”


於是迦陵頻迦鼓著翅膀,

飛到池邊一棵寶樹上,

還歇在那里,引頸下望:

“咦,佛子,你豈忘了這里是天堂?

你豈不愛這里的寶林成行?

樹上的花花相對,

葉葉相當?

你豈不聞這里有等等妙音充耳;

豈不見這里有等等莊嚴寶相?

住這樣具足的樂土,

為何盡自悲傷?”


坐在寶蓮上的少婦還自啜泣,合掌回答說:

“大士,這里是你的家鄉,

在你,當然不覺得有何等苦況。

我的故土是在人間,

怎能教我不哭著想?

“我要來的時候,

我全身都冷卻了;

但我的夫君,還用他溫暖的手將我摟抱;

用他融溶的淚滴在我額頭。

“我要來的時候,

我全身都挺直了;

但我的夫君,還把我的四肢來回曲撓。

“我要來的時候,

我全身的顏色,已變得直如死灰;

但我的夫君還用指頭壓我的兩頰,

看看從前的粉紅色能否復回。

“現在我整天坐在這里,

不時聽見他的悲啼。

唉,我額上的淚痕,

我臂上的暖氣,

我臉上的顏色,

我全身的關節,

都因著我夫君的聲音,

燒起來,溶起來了!

我指望來這里享受快樂,

現在反憔悴了!

“呀,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止住他的悲啼。

我巴不得現在就回去止住他的悲啼。”


迦陵頻迦說:

“你且靜一靜,

我為你吹起天笙,

把你心中愁悶的壘塊平一平;

且化你耳邊的悲啼為歡聲。

你且靜一靜,

我為你吹這天笙。”

“你的聲不能變為愛的噴泉,

不能滅我身上一切愛痕的烈焰;

也不能變為無底深淵,

使他將一切情愫投入里頭,

不再將人惦念。

我還得回去和他相見,

去解他的眷戀。”

“呵,你這樣有情,

誰還能對你勸說

向你攔禁?

回去罷,須記得這就是輪回因。”


彌陀說:“善哉,迦陵!

你乃能為她說這大因緣!

縱然碎世界為微塵,

這微塵中也住著無量有情。

所以世界不盡,有情不盡;

有情不盡,輪回不盡;

輪回不盡,濟度不盡;

濟度不盡,樂土乃能顯現不盡。”


話說完,蓮瓣漸把少婦裹起來,再合成一朵菡萏低垂著。微風一吹,它荏弱得支持不住,便墮入池里。

迦陵頻迦好像記不得這事,在那花花相對、葉葉相當的林中,向著別的有情歌唱去了。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