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管的《缸》


有一口燒著古典花紋的缸在一條曾經走過清朝的轎明朝的馬元朝的干戈唐朝的輝煌

眼前卻睡滿了荒涼的官道的生瘡的腿邊

張著大嘴

在站著

 

為什麽這口缸來這裏站著看

是那一位時間叫這口缸來站著看

是誰叫這口缸來站著看

 

總之

官道的荒涼上

被站著

一口

孤單單的

張著大嘴

看你的缸

 

這缸就漸漸被站的不能叫他是缸

反正他已經被站的不再是一口缸的孤單

如同陶淵明不止叫陶淵明

他敦煌不止叫他是敦煌

 

有人去叫缸看看什麽也不說

有人說缸裏裝満東西

有人說什麽也沒裝進缸

有人說裝了一整缸的月亮

 

一天有個傢夥走來

打破了這口缸

也是一個屁也不放

 

不過

這口破缸

卻開始了

歌唱

 

(選自《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詩卷 臺灣九歌出版社1989年版)

 

【賞析】

 

在臺灣現代詩壇,管管以呼嘯之姿,以快動作與夫“荒野大鏢客”的粗獷,以一種滿不在乎的醉態,橫掃所有詩人的“門前雪”,凡是其它詩人不適宜的帽子都扔給他好了。

管管詩作的明顯特微,就是語言的活潑和豐富,打破語言自身相互阻隔的藩籬。這首《缸》,一開頭,他以散文詩的形式,說出它是從清明元唐走過來的,“他張著大嘴,看”,其實這只是前奏曲,第二節“為什麽這口缸來這裏站著看”,或許是官道的荒涼,它只是孤單單的張大嘴看著你的缸,讓讀者的興味漸漸浮現。第二節四句是反語,“你看這缸被站的不能叫他是缸,就如同陶淵明不止叫陶淵明,敦煌不止叫他是敦煌”,作者把缸的意蘊藏擴大了,引人玄思。第四節,有人去叫缸看,有人說缸裏有東西,有人說啥也沒有,有人說他裝了一整缸的月亮。突然使整首詩非常超現實。第五、六節,一天某人打破了這口缸,一個屁也不放。於是得出結語“這口缸開始了歌唱”,這一非常戲劇性的轉折,產生了十分驚詫效果,或許稱它是“管管式的幽默”,亦無不可。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