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些話後,兩人默默無語,緩步同行。可是正如諺語所言:「若是有情時,眼睛也會說話。」他們四目交投,眉目傳情,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等到回到村裡時,兩顆心已被情絲緊緊相連,彼此難捨難分了。巳之吉邀請雪子去家裡坐坐,雪子猶豫了一會兒,嬌羞地答應了,便和巳之吉一起回家。

巳之吉的母親熱情地歡迎雪子,還煮了熱騰騰的可口飯菜招待她。雪子舉止得體,老母親相當滿意,對她愛憐不已,就極力勸說她莫去江戶,不如留在這裡。在此情勢下,雪子也就順水推舟,應承了下來。之後,她就自然而然地入了門,嫁給了巳之吉。

婚後的雪子真是個好媳婦,將裡裡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條,小倆口恩愛異常。五年後,巳之吉的母親臨死前,還留下遺言對雪子讚不絕口。


雪子為巳之吉生下了十個孩子。無論男孩還是女孩,皆膚色雪白、容貌俊美。令人驚奇的是,雪子即使生過十個小孩後,容顏仍然嬌嫩,絲毫不見老態。許多村民的妻子都衰老、去世了,雪子卻和剛到村裡時一樣年輕,大家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一天晚上,孩子們都睡下了,雪子就著燈光在補衣服。巳之吉盯著雪子,突然說道:「你這副低頭做針線活兒的模樣,還有妳在燈光中的臉,讓我想起了十八年前發生的一件怪事。當時,我曾見過一個身穿白衣的美貌女子──實在是,實在長得太像妳了。」

 

雪子頭也不抬,問道:「哦,能詳細告訴我關於那個女子的事嗎?你是那裡見到她的?」 

於是,巳之吉就把那個雪夜裡,發生在渡口小屋的駭人之事──包括白衣女子俯身望著自己、淺笑著發出警告,以及老茂作離奇的死亡等等──全都一股腦兒告訴給了雪子。最後他說: 

「除開那時以外,之後不管是睡是醒,我都沒再見到那麼漂亮的美人兒。仔細想想,她定然不是人。我非常害怕她,特別是她渾身的雪白,令我一想起就顫慄不安。可是,這到底是我在做夢呢,還是真的看到過那女子,我至今仍無法確定。」

 

雪子猛地丟下針線,站起身,走到巳之吉身邊,俯下腰,悲傷地貼近丈夫的臉,幽怨地說道:「那個白衣女子,就是我啊!……就是現在的雪子啊!我曾經警告過你,如果你對任何人說出了我的事情,那我一定會殺了你。如今,你已違背了誓言,但是看在孩子們的面上,我就饒你一命吧!自今而後,你要好好照顧他們,疼愛他們,如果孩子們受了委屈,我將讓你立刻得到報應!」

說完,雪子厲聲尖叫,聲音在風中宛如哀怨的哭泣。隨後,她的身子逐漸透明溶化,變得像白霧般朦朧模糊,飄上屋頂的椽樑,顫抖著越窗而去。從此,再也沒有人見到過她。

【注】 武藏國,屬東海道,俗稱武州。領域大致包括今之東京、崎玉縣東部、神奈川縣東北部。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