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帶著女兒去參加一項鋼琴比賽,比賽完了在等成績公布時,突然有一個參賽者的家長,沖著我說:“啊,你是那個名嘴對不對?名嘴你好!”我不自覺地低沈了臉,很不高興地搖頭回應:“我不是,我不是什麽‘名嘴’。”

就在那里,就在那一刻,我心里有一個再強烈不過的感覺: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要被人家視為、稱為“名嘴”。被用“名嘴”稱呼,讓我極度地不舒服,更重要的是,我看看身邊的女兒,她慢慢長大了,等她更懂事,她一定也不會要自己的爸爸是個“名嘴”。

“名嘴”不是個尊稱,甚至不是個正式的工作職業。倒不是說別人講起“名嘴”往往語帶嘲諷意味,也不是一些會被叫成“名嘴”的人有多壞,我真正最在意的是“名嘴”這個稱呼的來源,那背後有著徹底違背我的信念的東西。

“名嘴”是個新鮮東西。現在大家講“名嘴”,指的是在電視上參加政論節目、公開談論政治議題的人。不過並不是有政論節目就有“名嘴”。政論節目有各式各樣來賓,來賓也就有各式各樣上節目的身份與理由,這是原本的情況。政論節目會有政治人物,從“部會首長”到“立法委員”到縣市長。政論節目也會有跑政治或社會線的記者,提供他們在線跑來的新聞並幫忙鋪陳新聞背景。政論節目還會有學者或專欄作家,負責解讀新聞並提供了解政治的觀念。

這樣的政論節目里,每個人都有他的身份,也就都有隨職業身份而來的功能,彼此對話、乃至彼此辯論,讓看節目的觀眾因而得到了對政治多角度的理解。這樣的政論節目里,沒有“名嘴”,也不需要“名嘴”。所以那時候,沒有任何人走在街上會被叫“名嘴”。

曾幾何時,電視政論節目產生了奇怪的變化。先是出現了一種人,他們上節目講的話,跟他們的專業身份沒有什麽必然的關係。不是政治人物,不是記者,也不是學者,他們或許沒有掌握什麽比一般觀眾更廣泛或更深入的政治訊息,但他們很會說、很能說,就是靠著“說政治”,讓他們在節目里占了一席之地。

再來與此相關,但方向相反的,有了另一項發展:很多有專業本職的人,慢慢不能或不願上節目了,於是留下來繼續上節目的,往往都是“前××”。“前立委”、前縣長、前部長、前記者、前教授,他們比現任職業的人少了許多拘束、多了許多自由,也就比現任者更敢講、更能講。敢講能講就換來收視率,就換來制作人的青睞,這些人在節目上出現的幾率自然就愈來愈高。他們不方便再掛以前的工作身份與頭銜,就籠統地成了“資深媒體人”,“資深媒體人”很長、很不口語,於是一轉就轉成了更容易稱呼的“名嘴”了。

“名嘴”取代、淩駕了原來的工作頭銜,變成在政論節目講話的人最突出的共同身份。現任“立委”很多,但只有少數幾個具備“名嘴”資格的,才會常常受邀上節目。選擇的標準,當然不是誰問政比較認真,也不是誰比較有想法,而是誰比較敢講、比較會講。甚至就連“立法院”里某個新聞的當事人,都不見得一定受邀上節目,制作人往往寧可邀不在場但立場更明確、口才更刺激的其他“立委”上節目。

更特別的是新聞專業人士的變化。很多人本來是記者,一邊跑新聞一邊上節目,但是隨著節目競爭,記者里同樣出現了“名嘴化”現象。變成“名嘴”的記者,通常就離開了記者工作,專心當“名嘴”,可是他們本來之所以能上電視侃侃而談,不就靠在線跑新聞累積的經驗和得到的訊息嗎?離開新聞工作、不再跑新聞,他們不可能再講那些記者專業的內容,只有轉型靠二手傳播的內容來做文章。人離新聞現場愈來愈遠,可是在節目的收視率需求下,對於新聞、尤其是新聞內幕的說法,卻要愈來愈聳動、愈來愈激動。這里面藏著最大、最嚴重的問題。

“名嘴化”的政論節目里,原先的多角分工架構消失了。不再是某些政治人物表達立場、某些新聞記者補充訊息與內幕、某些學者提供分析角度觀點,現在變成只有一種單一角色——“名嘴”,清一色“名嘴”對“名嘴”講話。沒有人要“名嘴”中立客觀,沒有人要聽“名嘴”理性分析,也沒有人要聽“名嘴”來解釋政治政策立場,“名嘴”的角色、功用愈來愈清楚——用激動、誇張的口氣,講述大量別人不知道的內幕,並義正詞嚴地譴責被拿來當作討論焦點的人與事,想出最刻薄惡毒的方法把人與事說得愈不堪愈好。

激動誇張、惡毒刻薄成了“名嘴”這一行的基本條件,不管是藍是綠,甚至不管是資本主義或勞工立場的信徒,都得先具備了這樣的說話風格,才會“升級”成為“名嘴”,才會變成電視上的常客。同樣地,不管什麽立場什麽主張,要做“名嘴”就得顯示出對於自己知道的事再確定不過的態度,即使講的是人家閨中最深的隱私、最黑暗不可告人的陰謀或最關鍵的企業機密,“名嘴”講來都斬釘截鐵,沒有一點猶豫、沒有一點保留:“就是這樣!”若是稍露懷疑,對自己說的內幕沒那麽強烈的信心,很快就會被從“名嘴”行列里除名了。

並不是說“名嘴”個人有多壞有多惡劣,而是“名嘴”這個身份產生在這種特殊的環境里,就必然形塑出這樣的身份特色與個性來。“名嘴”整體身份,有太多的憤怒激動、太多的自以為是,太少的自我懷疑、太少的冷靜分析、太少的耐心說理。他們“太多”的,剛好是我反復自我警惕的;他們“太少”的,剛好是我長期自我期許追求的。在這種情形下,我不能不讓自己明確地和“名嘴”、“名嘴身份”及“名嘴性格”劃清界線,保持距離。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