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後望書》花型街燈風波:不可忽略的“細節”(3)

誰在克隆巴米揚大佛?

2001年早春,在中亞荒涼的巴米揚谷地,騰起了一陣陣煙霧,在劇烈的爆炸聲中,兩尊舉世聞名的大佛被塔利班炸毀。

伊斯教是反對偶像崇拜的。如同西天如輪的落日,佛教在阿富汗早已衰落。但巴米揚大佛作為人類文明的遺產,一直受到保護,旅遊業也成為當地的主要產業。巴米揚大佛被徹底破壞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同聲譴責。在大佛毀滅前後揪心的日子,各國文物保護和佛教界人士,也曾熱議過如何修復或者復制巴米揚大佛——但最終這些議論都歸於沈寂,因為重建工程不但費用巨大,而且易地復制出來的巴米揚立佛,與真實遺存無關,其宗教文化、歷史科學價值都不再存在。


從這年7月開始,四川樂山一家公司神秘地趕造巴米揚大佛。地點是在樂山大佛左側約一公里處的連心山。這家公司為什麽不計成本敢於投入?

商業投入需要市場,要有回報。任何人造和仿制的景觀,都需要遊客的認同。如前些年各地一哄而上的大觀園、西遊記宮,不少就門可羅雀。但樂山的“巴米揚立佛”卻不愁。因為近傍就有一個“寄主”,即世界最大的坐佛樂山大佛,借佛造“佛”,風生水起,甚至無須進行炒作宣傳。每天到樂山大佛的遊客如雲,假如能把一半“吸引”到復制的“巴米揚立佛”上來,也有可觀的門票收入。

從東方佛都公園大門進入,有一條小路通往復制現場。施工期間,路口有專人把守,所有遊人均被拒絕走近。連心山腳下就是岷江、青衣江、大流河(疑為大渡河,請作者確認)的交匯處。施工一開始,山坡上就被遮得嚴嚴實實的,工程顯得神神秘秘,就連江上的船工都不清楚立佛是個啥模樣。

樂山“巴米揚大佛”的下面山腳邊,有一段圍墻。翻過圍墻才能看到大佛的“克隆”現場。距大佛足下200米遠的緩坡上修起了臺階,大佛是在山腰處依山開鑿的。巴米揚大佛被炸毀的那些日子里,國際社會試圖復制巴米揚大佛的一些設想也見諸報端。這時,樂山市一位領導建議在當地“打造”巴米揚大佛。樂山有世界上最大的坐佛,在樂山大佛腳下的江面上乘船,遠遠望去,江畔起伏隱隱的山形,還能辨出臥佛的身影,如果最“請來”一尊世界最大的立佛,“借佛生財”,二加一就大於三了。不知是在什麽場合,宴請、聚會還是座談,領導這個想法與老板一拍即合。有錢,說幹就幹,出資委托四川美術學院有關專家按原比例設計復制巴米揚大佛。


還是說說被冷落了千年的巴米揚大佛吧。


阿富汗中部巴米揚險峻的河谷,是連接中亞東亞的交通要道,自古就是佛教徒朝拜之地。巴米揚大佛依山而鑿,一尊鑿於公元一世紀,高36.5米,披藍色袈裟;另一尊鑿於公元五世紀,高52.5米。

唐代玄奘法師西行取經,翻過蔥嶺之後,途經巴米揚河谷,瞻仰了雄偉莊嚴的佛像,崇敬虔誠。“王城東北山阿有石佛立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曜,寶飾煥爛。東有伽藍,此國先王之所建也。伽藍東有鍮石釋迦佛立像,高百余尺,分身別鑄造,總合成立。”(唐玄奘:《大唐西域記》)

玄奘是貞觀元年,即627年從長安出發的。貞觀十九年回國。《大唐西域記》是按照唐太宗的旨意,由玄奘口述、協助譯經的辨機紀錄完成的。這兩尊立佛和寺院,都屬“國家寺院”,當時為了建造立佛,阿富汗國王傾盡了國力,用光了國庫銀兩,還演出了國王及妻兒賜舍進寺院,又被群臣贖出的鬧劇。這國王有些像南朝的梁武帝。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