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馬克·斯特蘭德:狗的日子

葛洛佛·巴列特和他的妻子翠西躺在他們那張特大號的床上,蓋著填滿絨毛的淺藍色棉被。他們瞪著天鵝絨般溢著芳香的黑暗。後來,葛洛佛翻了個身,看著他的妻子,她金色的頭髮環繞在臉旁,使得臉孔看起來小了些。她的唇微微張開著,他想告訴她一些事情,但他想說的事是那麽駭人,以致他有點猶豫。這件事藏在他心中很久了,現在他覺得必須說出來,不管冒什麽險。

“親愛的,”他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翠西憂郁地瞪大雙眼。

“葛洛佛,拜托,如果是會讓我生氣的事,我寧可不聽……”

“我只想說,在我遇見你之前,我不是這個樣子。”

“'不是這個樣子'是什麽意思?”翠西注視著他,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親愛的,我以前是一隻狗。”

“你騙我。”

翠西說。

“不,我沒有。”

葛洛佛說。翠西驚恐無比地看著她的丈夫。因寂寥而益形凝重的沈默充塞了整個房間。表達親密的時間到了;翠西的目光軟化成關懷的注視。

“一隻狗?”

“是的,一隻柯利狗,”葛洛佛肯定地說。

“我的主人住在康乃狄克州的一幢大房子里,那兒有一片片草地,屋後還有一座樹林。所有的鄰居也都養狗,那是段快樂時光。”

翠西的眼睛不再瞪那麽大。

“你說'一段快樂時光'是什麽意思?那怎麽可能是段'快樂時光'?” “確實是,尤其是秋天。我們在黃昏的夕陽下跳躍,樹枝斷裂的聲音和陣陣香味令我們興奮不已,那陣陣氣味使得每一道空氣都像夢幻一般。而燒樹葉、烤核桃、烤派、大地冰凍前的最後一絲氣息,都叫我們發狂。秋天的夜晚更是迷人:月色下石頭的藍色光澤、幽靈般的樹叢、閃閃發光的草地。我們的眼睛閃著不同的色澤。我們吼叫、咆哮、低嗥,一次又一次試著找出那個正確的音階,一個能追溯至我們數千年前的源頭的音階。一旦準確地抓住這個音階,即是我們犬類淬煉出來的號聲,會為我們全體的命運帶來勝利。我們的尾巴豎立在迫人的氣氛之中,為我們失去的祖先、野生的自己而高唱。親愛的,我懷念那些夜晚的一些事情。”

“你是在告訴我,我們的婚姻有問題了嗎?”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說,那些日子里,我的生命有極悲慘的一面。你必須想像,我和一兩個朋友站在刮風的小山丘上,為我們已失落的機敏與驕傲而哭泣乞求,這些特質在我們被俘、被放逐到文明之中、被馴養的期間內,全失去了。那時我曾經從最粗獷的吠吼聲中,覺察出一絲我所不知道的徒然。我想到我的朋友小花;它的頭昂得高高的,脖子脹得粗粗的。它的聲音具有歌劇的味道,並夾著一點悲傷,它叫的時候,令人不寒而栗,嗥著嗥著,它一身的黑色便溶入夜色之中。”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