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2)

不久,武士停住腳步,芳一仔細聆聽左右,感覺好像是到了一扇大門前。他有點奇怪:方圓百里,除了阿彌陀寺正門外,怎會另有如此巨大的門呢?真是蹊蹺。 

「開門!」武士喊道。跟著傳來了門閂拉開的聲音。武士牽著芳一走進門裡,穿過寬闊的庭院,好像又在某個門口停了下來。武士大聲喊道: 

「裡面的人,還不快點出來迎接?我把芳一帶來了!」

 

登時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屏風滑動聲、門禁開啟聲,以及女性交頭接耳的談話聲。從女子的言談中,芳一判斷她們肯定都是大公卿府裡的女侍。但到底自己身處何地,仍然不知。不過也沒時間容他多想了,他被攙扶著走上石階,一級又一級,到了最後一級時,被命令脫掉草鞋。一名女侍牽著芳一的手,引領他走過一長段精心灑掃過的光滑地板,繞過曲折的轉角走廊,通過數不清的隔扇門,終於,來到了一個地鋪柔席、異香不絕的地方,似乎是一間寬敞的大廳。 

芳一感到眾多貴人正聚集於此,因為他聽到只有高級絲綢才會發出的沙沙摩擦聲,就像森林中風拂葉落的聲音。四周有很多人在低聲交談,說的都是宮廷裡的文雅敬語。

 

有人在芳一面前鋪上一張柔軟的坐墊,芳一坐了上去,調好琵琶的音弦。一個蒼老的女聲說道: 

「現在就開始彈,唱一段平家的故事吧,這是我們主人最想聽的曲子!」 

芳一聽這口吻,心想可能是府邸中的女侍長。就恭恭敬敬地欠身問道: 

「平家的故事很長,全部唱完恐怕得花好幾個晚上,不知尊上想聽那一段呢?」 

「就《風雨壇之浦》這一段吧!那是平家諸曲中,最為哀怨的一節。」女聲答道。

 

芳一領命,手挑琴弦,口中放歌,緩緩彈唱起來。弦音淒切、歌聲悲涼,宛若此役重現眼前。琵琶在他手裡彈出了搖櫓聲、船隻前進的破浪聲、箭矢橫飛的嗖嗖聲、兵士廝殺的呐喊聲、踐踏慘呼聲、刀劍砍在兜鍪上發出的脆響聲、被殺者墜入海中的撲通聲…… 

芳一周圍時不時傳來陣陣讚賞的低語:「多麼出色的琴師啊!」、「我在自己的領地內,還從未聽過如此動人的彈奏呢!」、「普天之下,再沒有像他這樣優秀的歌者了!」

 

受到鼓舞,芳一大為振奮,彈唱亦漸入佳境。周圍的貴客們大氣也不敢出一口,四周又寧靜了下來。 

終於,芳一唱到了平家悲劇的最高潮──二位尼【注五】懷抱安德小天皇投水自盡的那一幕。歌曰: 


「戰焰滔天,血染波痕。尼懷幼帝,哀訴諸源,再三拜饒,聲聲淒絕。可憐孤寡,膽寒心裂。

諸源如狼,持械以脅:『刀兵碧波,爾可擇一』

尼乃靜默,轉擁幼帝。安德稚言:『攜朕何去?』

池禪老尼,淚似雨落:

『攜汝共赴淨土極樂。』

幼帝之母,建禮門御,手捧神器,聲聲淒切:

『傳國神劍,勿入於賊。』

語畢湧身,共赴洪波。平氏一門,於焉族滅。」

 

和著唱詞,芳一的琵琶彈得如泣如訴,時如萬丈狂濤怒吼,時如銳利刀劍交鋒,周圍的聽眾都聽入了神。當芳一唱到安德小天皇跳進萬丈大海時,周圍的人一齊發出了啜泣聲,其中還夾著痛苦的呢喃。慢慢地,啜泣和呢喃變成了撕心裂肺的悲切慟哭,貴客們失態地大放哀聲。芳一嚇壞了,手一顫,琵琶聲戛然而止。

 

過了好一陣,哀哭聲才漸漸停息。一片死寂中,芳一聽到那蒼老的女聲讚道: 

「唱得真好。儘管我們事先都已知道你是琵琶名手,並且在吟唱上的功夫也十分了得,但今日耳聞之下,方知你的技藝比傳言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你真是世上首屈一指的琴師啊!」 

「敝上對此相當滿意,令我重重酬謝於你。芳一,敝上還想聽其他唱段,接下來的六天,請你每晚都來為他演唱,直至敝上起駕為止。因此,明天晚上,你務必要在同一時間前來此地。今晚引領你的武士,將繼續負責去接你。」 

「不過,一定要記住,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其他人!因為敝上是微服出遊來到赤間關,他不想別人知道。那麼今晚辛苦你了,請回吧!」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