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下)

袁郊是晚唐小說家,作有小說集《甘澤謠》。而《甘澤謠》原本亦已佚,今流傳本系明人楊儀的輯佚本,收小說九篇,其中有《聶隱娘》。

袁郊《甘澤謠》中有《聶隱娘》一篇,未能引起研究者的注意,或許,這是由於今流傳的只是個輯佚本。而且,有人還對這個輯佚本一口否定,如清人周亮工,說:“或曰《甘澤謠》別自有書。今楊夢羽(按,楊儀字夢羽)所傳,皆以他書抄撮而成,偽本也。或曰夢羽本未出時,已有以鈔《太平廣記》二十餘條為《甘澤謠》以行者,則夢羽本又贗書中之重儓也。”(《書影》卷一)楊夢羽的《甘澤謠》輯佚本既被說得如此一無是處,人們又過於信從周亮工的說法,於是,對《聶隱娘》為《甘澤謠》中一篇的事實,也就不予注意了。

周亮工上述的說法,是不是有何種根據?曰:不見得。

《甘澤謠》原本狀況,宋代文獻學大家晁公武和陳振孫,於各自的著作中都曾有所著錄。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卷三下)載:

《甘澤謠》一卷,唐袁郊撰。載譎異事九章。咸通中久雨,臥疾所著,故曰《甘澤謠》。

又,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載:

咸通戊子(按即唐懿宗咸通九年,公元868)自序,以其春雨澤應,故有甘澤成謠之語以名其書。

晁公武和陳振孫目驗並著錄的,當是袁郊的原本。晁陳二氏為南宋人,其書為中國目錄學史上公認的權威之作,後世稱目錄學為“晁陳之學,”亦正因為二人之作的準確嚴謹。晁志謂《甘澤謠》九章,今楊儀輯本,包括小說九篇,篇數與之完全相符。楊儀輯本所缺的,是袁郊的“自序”。沒有於他處發現,即以付闕處之,這也是輯佚的正規作法。

周亮工說的話,且不說都以“或曰”打頭,那完全是“道聽塗說”的口氣,沒有任何切實的文字依據。而仔細推究,所謂“抄二十餘條”云云,說明他連《太平廣記》收《甘澤謠》幾篇,都不甚了然。至於《甘澤謠》原書究竟多少篇,他更一無所知。可見,周亮工的說三道四,純粹是想當然的信口之語。因此,他對楊儀輯佚本持否定態度,有多少可信成分,須得打個大大的折扣。

楊儀其人,是明嘉靖五年進士,官兵部郎中,山東按察副使,晚年退居原籍江蘇常熟,以讀書著述自娛。他也是明代的著名藏書家。葉昌熾《藏書紀事詩》引《常熟府志》曰:

儀字夢羽,嘉靖五年進士,山東副使。移病家居,惟以讀書著述為事,構萬卷樓聚書,其中多宋元本。

又陶貞一《虞邑先民事略》曰:

楊儀字夢羽,家居以讀書著述為事。構萬卷樓,聚書其中,多宋元舊本及名人墨跡,鼎彜古器之屬,不可勝數。

楊儀是這樣一位擁有“萬卷樓,多藏宋元舊本”的藏書家,出於他之手的這個輯佚本,當亦有所本,應該是比較可靠的。在文獻學史上,還沒有輯佚本是無中生有的先例。歷代的藏書家中,將自己所收藏的善本珍本付梓,以與天下讀書人共,也是藏書家的優良傳統。浙江寧波天一閣的范欽,山東聊城海源閣的楊紹和,江蘇常熟汲古閣的毛晉,許多大藏書家,都是於此中作出貢獻。楊儀藏書規模,雖然不及上述幾位大家,奉行這一優良傳統,當是一致的。所以,今人沒有理由忽視楊儀的輯佚本。

楊儀的這個輯佚本,共九篇。而《太平廣記》收《甘澤謠》,即篇末注“出甘澤謠”的,一共才八篇,除《聶隱娘》外,二者完全一致。而《聶隱娘》系於裴铏,又有上述的諸多不協處,就楊儀個人狀況看,他的輯佚本中有這一篇,而且文字與《太平廣記》本有明顯差異,蓋當別有所本。如說是為一空傍依,憑白拉到《甘澤謠》中來,亦不合常理常情。因此,後人惟周亮工了無文字依據的誤說是從,完全置楊儀輯佚本於不顧,實非治學的客觀態度。

那麽,袁郊是否就是《聶隱娘》作者?只能說最大可能而已。疑點也是存在的。這倒不在於今天流傳的《甘澤謠》只是個輯佚本,更不是周亮工那些想當然的否定,而是另有疑問。

幾年前,我指導一位學生寫畢業論文,選題是《一位音樂家的小說》,說的就是袁郊的小說。今楊儀輯佚本中的小說九篇,八篇都談到音樂,唯獨這篇《聶隱娘》不及音樂問題。說《聶隱娘》為袁郊之作,僅此一異,雖不能為否定的絕然依據,但亦不能說不是個疑問。

總之,《聶隱娘》的作者是誰,楊儀輯佚本吾人應重視,但亦非百分之百的鐵定。而一向流行的說法裴铏,則更為不可能。這篇小說作者究竟是誰,僅陳如上歷來諸說及疑問,以待博雅君子深入探究之。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