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短篇小說選》危險的打賭(上)

大家知道,人在一帆風順,稱心如意的時候,會產生過分的驕氣,因而不知道力量往哪兒使。有如初生牛犢的大學生,就有一種習慣,在假期成群結隊下鄉旅遊,肆無忌憚地開玩笑,往往鬧出一些事情來。他們的性格各不相同,年輕人的生活樂趣把他們聚集起來,結合在一起。雖然出身和家境、思想和修養各不相同,但所有的人都愉快地交往,互相促進。他們常常選我入夥,如果我承擔的責任比他們中的任何人都重,他們還奉獻給我一個“惡作劇大師”的榮譽頭銜,因為我很少開玩笑,但一開玩笑就很厲害。下面的事就是一個證明。

在郊遊中我們到達一個風景宜人的山村。這個山村雖然偏僻,但適合作郵政驛站,雖然冷清卻住著幾個漂亮的女孩子。大家都想休息一下,消磨時光,跟姑娘們調情,過一陣子少花錢的生活,沒想到浪費了更多的錢。


剛剛吃過飯,一些人興致勃勃,另一些人無精打采。一些人醉醺醺地睡大覺,另一些人則想隨便想個辦法醒醒酒。我們佔了幾個大房間,房間一側朝庭院。一輛漂亮的輕便馬車由四匹馬駕駛轔轔開過來,把我們引到窗前。仆人們從駕駛座位上跳下來,扶著一位相貌堂堂、威嚴的先生下車,那位先生雖然年歲已高,卻精力充沛。我首先看到他臉上有一個漂亮的大鼻子,不知道是什麼惡魔附體,我立即想出一個極大膽的方案,沒有多加考慮就開始去實施。


“你們對這位先生印象如何?”我問我的同伴們。“看上去,”一個人說,“他是個不准跟他開玩笑的。”“對,對,”另一個人說,“從外表上看,他的老虎屁股摸不得。”“管他的。”我非常得意地回答,“你們賭什麼,我要捏住他的鼻子,我非但不會引起他的惡意,而且會賺他一個尊敬的先生稱呼。”


“只要你幹成了,”一個叫“斗士”的說,“我們每人給你一個金路易。”“您幫我收錢吧,”我提高嗓門說,“我信得過您。”“我寧願從獅子嘴邊拔一根毛。”小個子說。“我必須抓緊時間。”我說完,就往樓下跳。


我一見這位新來的人,就發現他長了一臉連鬢鬍子,估計他身邊沒帶修面師傅。這時,我正好遇到一個堂倌,便問:



“新來的客人沒有問起修面師傅?”


“問過了!”堂倌回答,“真難辦,這位先生的貼身仆人已經遲到兩天了。先生無論如何要把鬍子刮掉,可是我們唯一的理髮師不知跑到哪個鄰居家里串門去了。”

“那麼我來吧,”我說,“你只管領我去見先生,就說我是剃鬚師。你會沾光的。”我拿起從屋子里找到的理髮工具,跟著堂倌走了。

這位老先生極為隆重地接待我,從頭到腳把我大大打量了一番,好像是揣摸我的理髮技術。“您有這門手藝?”他問我。


“比得上我的還沒有找到。”我答道,我對我做的事是滿有把握的。我早年幹過這種高貴的手藝活,特別是用左手使剃刀,很有名氣。


先生當盥洗室用的房間,朝著庭院,我的朋友們正好可以清楚地看見里面,特別是在敞開窗子的時候。理髮工具是備齊的。主人坐下來,圍好理髮圍布。我彬彬有禮地走到他面前,說:“閣下!我幹這個手藝活的時候,有一種特點,那就是我給平民百姓修面,總比給貴族豪紳修得好,更令人滿意。這種事我考慮了很久,原因總捉摸不透,後來終於找到了,原來我修面時在空氣流通的地方總比在關閉的屋子里幹得好。閣下如果允許我打開窗戶,您會感到滿意的效果。”他表示同意,我打開窗子,跟我的朋友們打了個手勢,就開始非常舒服地往那些濃密的大鬍子上塗起皂沫來。我敏捷地刮去了他面部的鬍子,輪到刮上唇的鬍子時,我毫不遲疑,一把抓住我這位恩公的鼻子,並且引人注目地把它扭來扭去,我故意這麼做,是讓我的賭友們高興地看清楚,並且不得不承認,他們一方輸了。


老先生莊重地對著鏡子看,看得出,他是帶著幾分滿意的神情在端詳自己,說實在的,他是個美男子。然後他轉過身來,用他那神采奕奕的黑眼睛友好地望著我說:“我的朋友,和你的許多同行相比,你是值得稱贊的,我發現你比別人的不文明動作少得多。你從不在一個地方刮兩三次,而是一刀完成,你不像一些理髮師那樣剃刀在手掌上抹來抹去,並把刮下來的髒東西暫放在鼻子上。特別值得稱贊的是你的左手使刀。這是給你的一點辛苦費,”他一邊說,一邊遞給我一個古爾登,“只有一樣請你記住,給有身分的人修面,不要捏鼻子,以後要改掉這個粗俗的習氣,你在理髮界定會走運的。”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