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神會北上定宗旨

唐先天二年(715年),在中國佛教史上出了一件大事,這一年的八月三日,一代佛教大師、禪宗六祖慧能在向他的眾多弟子作別之後安詳圓寂。慧能在臨終前其大弟子法海問道:“大師去後,衣法將付於何人?”慧能說:“20年後,有邪法擦亂,惑我宗旨,至時會有人不顧性命定我宗旨,至時你們會知道,他就是接我衣法之人。”

慧能寂滅後20年中,曹溪頓悟法門也隨著大師的離世而漸漸沈廢,與此同時,被稱為“兩京法主,三帝(天帝、中宗、睿宗)國師”

的神秀大師的漸悟法門卻開始熾盛於整個北方大地。神龍二年(706年),神秀終於也走完了他90余年的人生之路。神秀寂後,中宗特為他在嵩山嵩嶽寺建造靈骨塔,並追謚為“大通禪師”。至此,神秀的人生以一個最圓滿的句號而告結束。

神秀寂後,他的大弟子普寂禪師繼續受朝廷和民眾的熱烈的尊崇。普寂利用神秀的“備極哀榮”以及自己的聲望,開始在北療大造聲勢,公開稱自己為禪宗七祖。普寂宣傳說:“達摩祖師傳法於慧可,慧可付法於僧璨,僧璨授法於道信,道信再傳於弘忍,弘忍遺法於神秀,神秀則將七祖的彈法傳之於普寂。”依著神秀、普寂師徒當時在北方的聲望,北方的信眾幾乎沒有人敢懷疑這樣的事實,於是,北方的漸悟法門越來越成為人們注意的焦點,北禪宗也大有取代曾經顯赫一時的南禪宗,而成為禪門正宗的趨勢。

然而就在這時,在河南洛陽的一所寺廟里,一位慧能當年的弟子終於召開了一個非同尋常的無遮大會,他以雄辯的事實和論辯的才能駁倒了“北禪正宗論”,宣告只有慧能創立的南宗在中國佛教史上的正統地位,確定南宗的主要宗旨。這位非比尋常的僧人就是慧能的弟子之一的菏澤神會禪師。

菏澤神會是慧能晚年的弟子,雖然他原來自北禪宗的神秀門下,但卻得到慧能的特別器重。神會在曹溪住了幾年,為了廣為參學,慧能讓他前往江西青原山參見另一位禪門巨匠青原行思。景龍年中(707~709年),神會再次回到了曹溪,慧能知道他的禪法已經達到純熟的地步,於是在自己臨示寂前秘授印記。開元年間,神會被敕配河南南陽龍興寺出任住持。在此期間,與他交往的名人很多,其中既有南陽太守王弼,更有大詩人王維等。神會的聲望也越來越高。

神會親眼目睹了自神秀寂後北禪宗的日漸盛行,心中自然會有一種奠可名狀的感受。於是,他決定召開一次空前的無遮大會,以確定南禪宗的正統地位。

開元十二年(724年)正月十五日,河南滑臺大雲寺里人頭攢動,五彩的旗幡在北方的寒風中獵獵作響。參加這次無遮大會的既有各界僧眾,更有本地的官員及當今的名士,而南陽太守王弼和大詩人王維的參加,更是給這次無遮大會增添了濃重的色彩。主持這次無遮大會的是南禪宗的領袖慧能晚年的弟子神會禪師。此時的神會已是78歲高齡的老人。只見他一上來就高聲地說:“神會今設無遮大會,只為莊嚴佛法道場,不為個人功德,神會今已78歲,去日無多,當在有生之年為天下學道者定宗旨,為天下學道者辨是非。這些年來,北方的大地上流傳著一個顛倒歷史的謊言,那就是禪宗的世系問題。我在這里只想公布一個事實,那就是,真正的六祖是韶州曹溪,慧能大師才是達摩禪的第六代傳人。”

神會的話音未了,會場內一片騷動。包括太守王弼以及大詩人王維,誰都沒有想到神會會提出如此大膽的論斷。而那些擁護普寂為禪宗七祖的人更是感到氣憤難忍,他們大叫著說:“謊言,謊言,真正的謊言,誰都知道,神秀大師是禪宗六祖,秀大師的北禪宗才是禪門正宗,你今何來南禪正宗之說,說出你的理由來!”

神會環視了一下會場說:“大家都知道,我曾是神秀大師的十大弟子之一,久視元年,神秀大師應則天武後召請前往京城說法,臨行之前,秀大師囑我前往韶州曹溪慧能處參學。秀大師說,韶州有大善知識,原是黃梅東山弘忍大師傳法之第六祖,你可前往他處參學。秀禪師還說,禪宗六祖傳法袈裟在韶州曹溪,達摩禪法盡在他處。大家知道,神秀大師在世時,從來就沒有口稱自己為第六代,而今大師既去,普寂禪師卻自稱第七代,這不是很滑稽的事嗎?”

“神秀七祖,北禪正宗”,這些早就被北方人接受的事實,今天竟然被神會公然推翻,大膽駁斥,神會的挑戰無不令人震驚。趁著人們震驚之際,神會繼續說:“今天,我要正式向各位大德公布禪宗的世系,那就是,達摩傳袈裟以為法信,授與慧可,慧可傳僧璨,僧璨傳道信,道信傳弘忍,弘忍傳慧能,六代相承,連綿不絕。若有人問,七代又為何人?慧能大師臨寂前,也曾有人問起此事,能大師說,衣缽不過是傳承的信物,本無實際意義,從茲以後,再無衣缽傳承之說。”

當時座下有一位名叫崇遠的和尚站起來質問神會道:“普寂禪師名字蓋國,天下知聞,眾口共傳,不可思議。你今如此相非斥,你不要命了嗎?”

神會侃侃答道:“我只為判明是非,定南禪宗旨,我既為弘揚大乘佛法而來,為建立正法,令一切眾生知聞,豈惜身家性命?”

神會的這種氣概,深深地震懾著人們的心魄。至此,滑臺大會以神會的先聲奪人占取了絕對的優勢。接著,這位70多歲、須發盡白的禪師迎著北方的寒風繼續侃侃而談,他引經據典,口惹懸河,那具有號召力的演說讓在場的人們無不對頓悟學術懷有深深的正信。即使有少數懷疑的人,也被這氣勢所震懾,終而不敢再作申辯。

滑臺大會是南宗重興的一聲號令,是北宗消滅的先聲,也是中國佛教史上的一大革命。趁著滑臺大會的勝利,神會又接著請他的方外好友、大詩人王維撰寫《唐曹溪能大師碑》,將這次滑臺大會的內容刻於碑上。

一次勝利的滑臺大會,再加上大詩人王維的碑文,從茲以往,誰還會對慧能法系的正統地位以及頓教的優越有絲毫的懷疑呢?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