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我的讀報法(下)

現在我看看接下來是什麽。“墨索里尼對抗鮑德溫。”他對抗,是嗎?那條意大利小狗!他怎麽能指望英國這麽一個愛和平的偉大民族贊同那一類東西呢?哈!同一欄里能夠找到答案。“財政大臣說英國將花一百億英鎊做和平準備。”墨索里尼,你意識到我國的富強的排山倒海之力了吧!“將向美國貸款。”一點兒沒錯,我們甚至不用花我們自己的錢,他們會給我們的。

然後,我承認,我突然把報紙翻過一頁,去看報上傑拉布礦的股價。我從一開頭就在想著看股價,但我不喜歡那麽急。什麽是傑拉布礦呢?它是我目前持有股份的那個礦業。我是以兩毛的價格買的。它在哪兒呢?在最後一頁的經濟部分,在“經紀股礦業”名下。噢!你問的是礦區本身在哪兒嗎?我也不知道。在弗林弗龍附近?也許吧。或是在霍林格爾周圍?很可能。假如它剛好位於這兩地之間的話,我決不會大驚小怪。我唯一關心的是我是在兩毛的價位買的。

聽我說。我不想教任何人去從事投機買賣。投機生意意味著破產,對年輕人尤其如此。即便是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幹這一行當都會輸得不能再輸。但我還是要明言這一點,有沒有道德教益也就隨它去了。我知道,在為沈悶的生活增添刺激方面,沒有比把你輸得起、丟得掉的錢財拿出來投到“毛錢”礦業上更速效的了。這是玩撲克牌的唯一方法,也是做人一生中很多事的唯一方法。正因為有這一基礎,所有國家才能發行大量的彩票和獎券,除了讓民眾樂一樂什麽也不給他們。要是我們夠聰明多好啊!在現代條件下,對少數幸運者以外的大多數人來說,生活已變得前景暗淡,一切在發生之前已被看清——無非是走過一條日常工作的長廊,那一個個小時的操勞早已是意料之中的事,往前還有那麽一丁點兒工休的閑暇,但在兩邊的樊籬之間你沒什麽可折騰的,那條漫漫長路上沒有金發的仙女,沒有突然冒出來的風險或好運,也沒有阿拉丁寶窟的洞口藏在灌木叢里。——正因為如此,才有那麽多國家參加戰爭,才有那麽多男人拋棄妻子,才有那麽多劫匪綁架銀行家!所有這一切與傑拉布相比不值一提,也許它便是通往那寶窟的一道門。想想看,兩毛的價位!我們加拿大的很多股票的原始股價都是兩毛錢,這一價格上揚的高度只有上帝知道!你想想看。

我在兩毛的價位上買了傑拉布礦,昨天它已升至兩毛五分——至少報紙上說叫買價是兩毛五,好像沒人敢開價……

在讀完有關傑拉布礦的內容之後,我總是把其他消息留到好長時間以後讀,也就是在吃早飯的時候讀,把報紙靠著咖啡壺豎起來讀。我就是這樣讀報上所有的瑣碎內容——也就是那些真正有人情味的內容的。這種有人情味的內容好像大多來自美國。報上諸如此類的東西可多啦。你明白我指的是什麽,瞧:“劫匪從國家銀行劫走保險箱。”——“芝加哥教授聲稱人類是猿猴的一種。”——“愛荷華[註]一男孩體重六百磅。”——

這類東西你可以整欄整欄地和著果醬吞下肚去,用不著費多少腦筋。唯一讓我為這類有關人情世態的新聞擔憂的是,有很多新聞好像是沒完沒了的。你永遠不會知道它最後的結局如何。也許是報紙沒說,也許是我忘記看了,我不知道到底是哪種情況。比如說,那個叫“三指頭傑克”的男人,他在蒙大拿用薩克斯管砸死一個女孩,據報道他將被從佛羅里達引渡來蒙大拿——那案子現在全了了嗎?再舉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比如說澳大利亞板球大賽——它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的報紙擅長於突然大肆哄擡起一場澳大利亞板球大賽——顯然不是一場價真貨實的競賽,而是一場他們所謂的“檢驗”賽——然後就置之不理,隨它去了。澳大利亞人玩板球,玩出了七百二十分的成績;然後是英國人,全英國的人都玩板球,他們一天接一天地玩——得了好多好多分,但有些分失掉了——他們玩了又玩,沒完沒了——請注意,全英國都在玩,報上是這麽說的。整個欄目有一半的篇幅講的是他們如何不斷地快速扣殺,如何慢慢地左右開弓玩曲球,如何一板再一板、一場又一場地打過來打過去。然後,報紙就忘了繼續往下報道了——或是我忘了這事了——結果我從來不知道結局如何。三十年以來,我從沒聽說過一場板球比賽的結果。

現在我該停筆了,該下樓去了。沒錯,這一回呀,我要——我要首先看看傑拉布礦的股價。說不定它價格上揚了哩,呃?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