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僧璨懺罪

慧可來到江淮之地,江淮之地奇絕的高山為他的藏身提供了最好的場所,於是,慧可往來干司空山和天柱山以及太湖之間。而更多的時間,他居住在司空山的一間臨時搭建的石屋里。站在石屋前的空地上,可以俯瞰遠處的平疇沃野和連綿起伏的群山。當如絮的白雲從他的石屋上空浮遊而過的時候,慧可忽然意識到,他似乎應該結束自達摩祖師以來行無定居的頭陀行,從而在這里為禪的開展辟出一塊專有的基地來。於是,他在石屋後開辟了一塊荒地,他在荒地里種下芋頭和蔬菜,他相信要不了多久,達摩祖師的禪法就會在這里生根開花,從而結出最自然的果實來。 在這座峭拔的山頭上,很少會有人前來問津,偶爾會有一兩個人爬上山來,他們多半是附近的藥農或是當地的獵戶,看著慧可在那座石屋中長時間地打坐,他們會覺得,這是一個頭腦有毛病的人,要不然,一個人怎麼會那樣長時間地一動也不動地坐在一個地方呢?有時候,他們會看到慧可在門前的菜地里勞作,藥農們會走上前去與慧可搭訕。

“點蘿蔔籽嗎,現在還不到下種的時候啊。”

“沒事,該發芽的自然會發芽的。”慧可頭也沒擡地繼續著自己的活計。

“聽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你究竟是哪兒人呢?”

“生在武牢,長在龍門,現在到了司空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兒人了。”

於是這些當地人覺得這個看上去有些古怪的人其實並不難接近,他們又問:“你來此地,一定有什麼原因吧。”

“呵,原因倒是沒有,不過總想尋一個兒子。”

“兒子丟了嗎,你該下山去找才是啊,住在這里,兒子幾時才能找到呢?”

“沒事,”那人又說,“到時候,他會自己找上門來的。”

這一天終於來了,這一天,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來到他的石屋前。

“長期以來,我一直生活在苦悶和徬徨之中,總覺得自己身上有著無爆的罪業。大師,你能幫我把這罪業消除了,好讓我從此在輕松和愉悅中打發以後的日月嗎?”

慧可說:“將你的罪業拿來我看看吧,讓我看看那是怎樣的一種罪業。”

來人怔了一下,說:“呵,我要是能將罪業拿給你看,我也就從此開悟了。”

“那麼,為了你的開悟,讓我來替你把這罪業取出來吧。”慧可向來者招了招手,示意他向自己走來。於是,來人果然向慧可靠近了。慧可伸出雙手從來者的頭上撈了一把,像是撈取了什麼沈重的物件,接著,慧可將那沈重的物件用力拋向遠處的山坳。

“行了,我已經替你將這無量劫以來的罪業全部取出來了,而且,你都看見了,我已將那所謂的罪業拋向山谷,從現在起,你該是一身輕松了吧。”

豁然開悟的來者撲地一聲跪倒在慧可的面前說:“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所謂的罪業是自己的心所造成的啊。大師,我請求您為我剃度。”

當下慧可便為來者進行了剃度,並為這第一位弟子取法名“僧璨”。

剃度完畢,僧璨紅光滿面,他感慨萬狀地說:“現在,我終於知道,大師您就是真正的高僧了。那麼,請問什麼是佛,什麼是法呢?”

慧可滿意地看著僧璨說:“看蓿你的心,解脫的心就是佛,解脫的心也就是法,記住,佛與法,原是不可分的。”

憎璨說:“師父啊,我現在終於明白,所謂有罪業既不在內,也不在外,更不在中間,如果讓心同到它原來的位置,那麼,心與佛、與法,也就是如同一致了。”

兩年之後,慧可決定重新同到鄴都弘法,臨行前他把從達縻那里得來的農缽傳授給弟子僧璨,慧可語重心長地說:“國難當前,佛法衰微,你可依你原先的方式隱於皖公山一帶,不可急於行化。”慧可說著,將傳法偈一首付於僧璨:

“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

從此慧可不知去向。

Views: 9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