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銀河:虐戀是世俗生活的奢侈品

《五十度灰》雖然是一部一般的商業片,但是在幾個著名的國際影展上風頭蓋過了正兒八經的藝術電影,原因在於它商業上的成功。而它商業上的成功有幾個原因:一個是制作精良,中規中矩;另一個是小說原作已經擁有一億讀者(是書賣出了一億冊,如果一本書有兩個人讀過,其讀者還會更多);最後,當然是電影中的虐戀情節吸引了觀眾,這是這部電影與一般愛情故事最大的區別:它寫的是虐戀類的愛情故事。

我這一立論還有一個依據,就是在小說暢銷的時候,五金店裏的棉繩一度脫銷,全都是這本小說的讀者模仿書中情節玩虐戀遊戲所致。在電影中,虐戀元素以視覺影像呈現出來,顯得更加直觀、刺激、奇詭,因此,說這部電影的成功主要來自人們對虐戀這一獨特的性活動方式的好奇、欣賞和追捧,一點也不誇張。

由於專門做過虐戀研究,並出版過我國唯一一部研究虐戀的專著《虐戀亞文化》,我想從這個角度對這部電影做一些評價。

虐戀與愛無能無關

有人認為,這部影片的一個潛台詞是:虐戀是愛無能的表現。電影的男主人公格雷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隨隨便便就可以送女友豪車、價值連城的珍本書,還可以用私人直升機接送她,帶她享受開滑翔機這樣高級的運動項目,女主人公安娜也愛上了他,可惜,由於格雷不會愛,不能愛,不跟人做愛(格雷語:我不做愛,我只會狠狠幹你),最終安娜還是跟他分手了。

這大致是影片的故事線,但是,能夠由此得出“虐戀是愛無能”的推論嗎?不可以。為什麽呢?因為虐戀只是一種與眾不同的性取向或曰性活動方式,它跟愛情屬於兩個不同的論域。簡言之,就像只參與尋常性活動的人們當中有些人是有愛的、有些人是無愛的、有些人有愛的能力、有些人是愛無能一樣,參與虐戀類性活動的人們當中也有這樣的區分。而這部電影只是描繪了其中愛無能的一類人,而沒有描述既懂得愛又喜歡虐戀的那一類人。

主人公格雷是個棄兒,幼時缺愛,在青春期時正好結識了一位虐戀女主人,兩人之間有六年時間是主奴關系,或者如影片中用語,是統治者與屈從者的關系,這段特殊的經歷為格雷成年後的性活動方式確定了一個虐戀的基調,是他所唯一喜歡的性方式。影片中,雙方簽訂關系模式合同,格雷的遊戲室,格雷喜歡對性對象捆綁和鞭打,格雷要求安娜每次性活動前都要跪在遊戲室門邊等待主人到來等等情節,都是非常典型的虐戀遊戲要素。安娜出於對格雷的愛,答應嘗試,但是結果是安娜不能喜歡虐戀類的性遊戲和性方式,她在一次被正式鞭打之後(此前曾被格雷按在膝頭遊戲式地打屁股,只是有些尷尬,並未真正反感),痛苦地發現,自己並不能接受虐戀類的性方式,她對格雷說:以後再也不能對我做這樣的事。然後就跟他分手了。

從電影情節看,這的確是一個喜歡虐戀的男人和一個不喜歡虐戀的女人之間的不成功的戀愛故事,然而我們並不能由此得出“虐戀就是愛無能”的推論,因為真實的社會生活中,有很多施虐男人愛著受虐女人、施虐女人愛著受虐男人的案例,他們之間愛得如火如荼,如醉如癡,哪裏有什麽愛無能的問題?由於這部電影的男主角喜歡虐戀而且是愛無能就得出“虐戀是愛無能”的推論,就像從一部描寫一對普通的異性戀男女(其中男人恰巧是愛無能)的故事即得出異性戀就是愛無能這樣的推論一樣的荒謬。

虐戀與政治立場無關

正如影片中所表現的那樣,施虐者和統治者是男人,受虐者和屈從者是女人,除了被指為愛無能之外,虐戀遇到的最大非難來自激進女權主義者,他們認為,虐戀屬於政治立場錯誤,罪名是“政治上不正確”(politicalin correctness)。肯定虐戀的自由主義女權主義者與這種指責展開辯論。這場論爭曠日持久,被稱為性戰(sex war)。

在我看來,對虐戀的這一指責完全是以偏概全,他們只看到虐戀活動中女性淪為男性的奴隸,被鞭打,被欺淩,沒有看到虐戀愛好者人群中其實有更多的男人願意成為女人的奴隸,更不必說還有許多男男之間的奴役關系和女女之間的奴役關系。我們絕不可以認為,男主女奴的關系就是政治上不正確,而女主男奴的關系就是政治上正確;我們也不可認為,只要是奴役的不平等的關系,就一定是政治立場錯誤。因為在虐戀活動當中,雙方的權力關系是自願的和遊戲性質的,與政治立場和現實生活中的關系平等與否基本無關。

虐戀是世俗生活的奢侈品

虐戀有一個容易招致反感的社會學特征,那就是它的愛好者大多是社會中上層人士,就像影片中所表現的那樣,格雷是一個有錢人,大企業家,大老板。社會學調查顯示,虐戀的確為上流社會中人和中產階級人士所偏愛,而工人階級社會下層人士則對它嗤之以鼻,指為變態。

聽上去很奇怪,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一個孩子從小生活在粗糲的環境,爸爸天天痛打媽媽,他是絕不會對虐戀中的暴力美學有一點點感覺的,他厭惡還來不及。而精致的生長環境才能造就對性欲的這種精致的感覺,所以虐戀中蘊含著真正的優雅。但是從此次《五十度灰》的擁躉來看,虐戀的這個社會分層偏好特征有被打破的可能,那一億小說讀者和電影觀眾可不是什麽上流社會人士啊。

有一種觀點認為:情色是貴族生活方式的產物。我以為虐戀也是如此。它不僅是在溫飽不成問題的情況下才能有的,而且是在自由不成問題的情況下才能有的。如果一個人處於溫飽不得保證的情況下,你就不能拿他的貧困狀況開玩笑、做遊戲;如果一個人處於暴力關系的威脅之下,你就不能拿他遭受暴力侵犯開玩笑、做遊戲;如果一個人處於奴役狀態之下,你也不能拿他在奴役狀態下受欺淩開玩笑、做遊戲。

換言之,對於那些做主人奴隸遊戲的人來說,現實中的奴役關系必定已不存在;對於那些做暴力遊戲的人來說,現實關系中的暴力必定已不存在。這就是虐戀活動的精華所在。它是貧乏的俗世生活中的奢侈品,是性感的極致,是人類性活動及生活方式的一個新創造,是少數最懂得享受生理與心理快感的人們的一個遊戲,是人類感官的極限體驗。

福柯對虐戀的一個想法很值得關註,他說:“我不認為這一性實踐運動是泄露或暴露出深藏於我們無意識中的虐戀傾向什麽的。我認為虐戀遠遠超過了這個;它是對快感的新的可能性的真正創造,這種快感的可能性是人們以前從未體驗到的。”福柯一直在糾正人們對性的一個看法,那就是從19世紀性學出現以來,所有的人在談到性的時候都把它僅僅看做人類的無意識的生理欲望,而且把這些欲望細分為正常的和反常的,常態的和變態的。

虐戀當然早就上了心理分析學中反常和變態的名單。福柯對這一性學理論的顛覆性思考在於:他把欲望置換成快樂(快感)。他不認為虐戀是性欲的一種偏離了正常軌道的變態,而僅僅把它視為人們追求快樂的一種方式,一種風格,一種對身體快感和人際關系的創造。如果我們按照福柯的想法來看待虐戀,將會是多麽輕松和釋懷啊。

總之,從社會學角度來看,電影《五十度灰》的成功不僅是一個商業電影的成功,也表明了一般觀眾對於虐戀這一有趣的性活動方式的認可和喜愛。這是一種來自人性深處的好奇和驚喜,人們從中發現了一種快感的新的可能性。

來源:《電影世界》2015年4期(愛思想網站2016-09-26)

Views: 1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