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鬼话,鬼都不相信。

     老爸約了Uncle黃喝早茶,出門時,他提醒我說:“待會兒說話,少來憤世嫉俗。美國最近因為經濟不景氣,倒了幾十家銀行,Uncle 黃的一位美國買家也跟著倒了,欠了他幾十萬,他的心情大概不會很美。”

        老爸子永遠是老爸子,我都一大把年紀了,他仍然當我是當年那個口無遮攔的小夥子。“好吧,我多表示關懷好了,打溫情牌。”

        去到茶樓,Uncle黃也到了。月餅剛上市,兩老站在攤子前看了看價錢,不約而同的說:“又起價啦。”

        老爸說,我們以前買一部機械馬幣十余萬,原料每公斤兩快錢,做出來的東西賣一件賺五角;現在,機械和原料的價錢已經漲了五六倍,做出來的東西還是每件賺五角。

       他又說,“那些紅毛鬼就是懂得壓我們的價錢,起一點價就把訂單轉到中國、越南。還是馬來西亞消費者慷慨,廠家起多少錢,我們都照舊吃、照舊用。”

       這個老爸子,教我少說泄氣的話,自己倒是先開口說了。我知道自己憤世嫉俗的DNA來自父親,所以從不怪自己改不了那德性。算是一種家庭的傳承吧。

       當然,我爸爸並非孤軍作戰。很快,Unlce黃也進入了狀況,剛吃了第一碟蒸排骨,他就說道:“那天,我家阿妹給我看一系列從網上下載的短片,說是一群深愛馬來西亞的男女向政府致敬的。

      老爸提提眉毛,邊倒茶邊等待好戲的問道,那一定很精彩,他們肯定下足本錢去拍。

Uncle黃說:“我看了一小段就不看了,我家阿妹說,我就知道連你們怕事的人都不看,這種東西拍來給誰看?

      “我跟她說,這種東西不是拍來給人看的,是拍來給制作公司賺錢,給政府自己爽的。”

      老爸好像還沒看到好戲,不甘心又問道:“究竟是什麼內容?”

      Uncle黃:“我看到的那一段,說今天的通貨膨脹,是敵對黨和華人頭家串通好的,把樣樣東西都提高價格,讓人民受苦,這樣他們才會反政府!”

      “這樣的鬼話,鬼都不相信。”老爸好像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說下去,可是,我有一點不明白,那個什麼醫得你死栽臘,說是負責經濟轉型、政績交付的部長,明明就是個招搖過市、滿口謊言的老千,敵對黨為何不拆穿他。

       對於這位被主流媒體捧為管理奇才的部長,我倒覺得老爸子有慧眼,一眼就看穿他是2仔底。有一回,他在施政成績報告會上宣布,政府“將”在經濟轉型計劃下,在沙巴的加拉布乃地方,興建全世界第一個生態度假村,“以新加坡的金沙賭場、菲律賓名勝世界和越南占湖海濱賭場為藍本。”

      這新聞經過媒體炒作,當地一家搞度假村的公司股票,一夜之間漲了近四倍。“建賭場啊,穩賺的,趁它現在股價低可以買。”多情的故友越想越興奮,看到一道金光閃亮得連眼都張不開,就搶著把積蓄都掏出來。

       後來,大家才發現,政府“將”建的度假村,和這家現有的度假村是沒有關系的,屬於一個“宏願”,時髦一點叫VISION,是的,大寫的VISION。而股友的投資縮小又縮小,縮到一股只有幾分錢。

       當時,很多人鼓勵老爸進場,趁低買進啊,報上的股市分析家都是這麼苦口婆心說的。爸爸淡定的說,這錢你們去賺吧,我不想給當官的送去競選基金。

       Uncle黃回答爸爸說:“這位拿督斯裏醫得你死栽臘,以前聽說拯救過馬航,現在給人爆出來,他當年所謂的拯救行動,不外是把馬航的產業變賣掉,有大筆的收入,帳面上馬上就出現好看的數目字,沒有赤字了。

      “你以為政府不知道他的把戲嗎?政府是需要一個懂得敲鑼打鼓的非馬來人、非回教徒,去搞政治布道會,搞包裝、形象的本事。他有沒有救到馬航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相信他救過馬航,那就夠了。

       “你上次說的,有沒有加拉布乃賭場度假村並不重要,會建不會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以為那裏會建賭場度假村就夠了。結果,不是有一大票的傻瓜,把自己袋裏的錢送給別人做競選基金?”

       老爸重提,那敵對黨為什麼不揭穿他們呢?

       Uncle黃拿出他茶樓時事分析員的本事說:“唉,他們怎麼說也是四個州的政府啊,兩邊都有一大堆對方的把柄,你做我初一,我做你十五,現在割地為侯,官官相護不是很好嗎?

       “你看,前天,敵對黨的黨總部在檳城給人潑紅漆、甚至縱火。你看那頭頭,以前沒做首席部長,沒事要設法找事、鬧事,有事更要無限誇大、鬥濫,現在為何那麼乖,輕輕說幾句做個樣就算了?

        "要留一條後路啊,誰知道下一次大選後,大家會不會為了國泰民安、林蒼佑先生精神不死,來個真正的‘一個馬來西亞’大團結?”

        老爸擔心我憤世嫉俗,他們其實才是兩個不折不扣的憤怒老年。我無聊,沒插嘴的機會,只好玩我的ipad。唉,美國插圖家Skottie Young 早就看出,這世界往往是那麼的正邪不分、黑白一家;兩老口裏的這些“政治家”,早就讓人看透了。

       當蜘蛛俠和小醜是一幫的時候,我們分不出誰是小醜、誰是蜘蛛俠;或說,小醜只是穿了小醜服飾的蜘蛛俠;蜘蛛俠是穿了蜘蛛俠服飾的小醜,他們都是一家子的,偏偏他們控制了所有資源與科技,無辜小民還有得救嗎?

        忽然,我覺得嘴裏的燒麥味道有些怪怪。


     

        面对两边都很会操弄工艺(例如媒体),制造并散播谎话,无辜小民像是面对一群巫师、巫婆,连蝙蝠侠都变成黑暗骑士,永不超生,那个坐在那摇摇欲坠的垃圾上的小孩,就是我们平民了。真诚说出真相者,肯定让两边的巨形恶犬撕个碎尸万段。

Views: 18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Bleach on August 30, 2011 at 9:14am

       蜘蛛侠和小丑同谋,小丑是穿了小丑服饰的蜘蛛侠;蜘蛛侠是穿了蜘蛛侠服饰的小丑,各据山头,割地分赃;说的鬼话连鬼都掩耳朵。我们会死得好看才怪。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23, 2011 at 11:33pm

 

 

 

醫得你死加蠟是在2005年從Shell加入馬航的吧?我對這個年份記得很清楚,因為在那一年,馬航在沙巴的許多內陸航線,因為馬航的重組計劃而停止服務,帶給我們多少的“難忘記憶”?

偏偏在那我們都很關心馬航動向的一年,虧損累累的馬航鬧出了內部滥权、浪费与奢侈的丑聞(後來好像也沒下文了): 

一,是马航购买3幅价值155万令吉名画,来装饰马航主席办公室。

二,是马航以高达7千525令吉的日薪,聘请一名外籍高级总经理克里斯安德鲁來“重整”這家公司。

我覺得老天很公平的是,賣了祖業的收入,當是賺進來的盈利,蓋得了當年買畫、巨款聘請外籍專才的“小丑聞”,終是沒法子長長久久掩蓋掉所有的大問題,而落得今天要與亞航結盟的凄涼境地。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